骑士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468章 废立天子的打算
    徐增寿是磕得头晕眼花,脑袋大了三圈。

    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柳淳这孙子太不地道了,你干的事情,凭什么让我背锅啊?你瞧着吧,这笔账四公子记下来,早晚要找你算账,咱们俩没完!

    而严震直这老头有什么了不起的,值得你这么下本钱?

    徐增寿愤愤不平,怒目而视。

    柳淳根本不在乎徐增寿的怒火,他转身对严震直,恳切道:“严老,如今各种证据指向了吕氏,懿文太子很有可能死于吕氏陷害,包括先帝……”柳淳顿了顿,“我们身为臣子,没有注意到朝中有这样的奸邪集团,没有发觉他们的阴谋诡计,实在是失职得很!该如何补救,老先生可有主见?”

    严震直淡淡一笑,他冲着柳淳拱手道:“柳大人,你现在提兵江山,燕王举旗靖难,大势所趋,昏君的日子已经不多了。老夫想请教,假如能打入金陵,你打算怎么办?”

    “自然是安律处置!一定要查清楚真相,给死者和天下人一个交代,也给煌煌史册一个交代!”

    严震直深深吸口气,面色严峻,“柳大人,那朱允炆呢,你想怎么办?”

    “废除他的皇位,如果他牵连其中,论罪处死,如果仅仅是吕氏所为,可以将他放逐海岛,囚禁至死!”

    严震直沉吟片刻,“柳大人,朱允炆身为天子,只怕他宁死也不肯受辱吧?”

    “那就要看天意了。”柳淳淡淡道:“我不是迂腐之人,凡是能按规矩办最好,就算不成,也要经得起检验。我们奉天靖难,最大的道理就是朱允炆等人违背遗训,误国害民,如果我们不分青红皂白,岂不是和他们一样了。”

    严震直听到这里,老脸之上露出了笑容。

    “柳大人,老夫再冒昧问一句,你们会不会牵连无辜?”

    柳淳也笑了,“无辜的人毕竟会有的,我能承诺的是不大开杀戒。而且不是死罪,尽量流放,绝不杀人,老先生还满意吗?”

    满意!

    当然满意!

    严震直问朱允炆的处置,其实谁都知道,臣子有退路,天子没有退路,朱允炆不管怎么样,都是一死而已。

    严震直关心的是其他人,或者说,其他的朝臣。

    此老手握着要命的证物,一年多,隐忍不发,其实他大可以派人送给朱棣,增加靖难军的筹码。

    可严震直没这么干,而是作壁上观,直到柳淳杀到了江上,他才拿了出来。如果说老头是一颗公心,也未必尽然。

    他身边还是有一些人,而这封书信,就是这帮人保命的关键。

    柳淳给予了承诺,严震直感到了欣慰。

    他探身道:“柳大人,实不相瞒,京中上下,还有许多正直臣子,还有忠义之士。这一年多以来,朱允炆醉心铲除异己,接连用兵,不恤民力。已经是天怒人怨,万民沸腾。燕王大军,即将南下。柳大人又提前杀来。老夫愿意站出来,联络京城义士,一同除掉朱允炆,捉拿昏君,尽快迎请燕王入京,改弦更张,恢复祖制……不知道柳大人以为如何?”

    听严震直的话,徐增寿都傻了!

    什么?

    这老头要废掉朱允炆,你有这么大的势力吗?

    换句话说,你们能做到吗?

    不过不管做不做得到,自己的头没白磕啊!

    柳淳也沉声道:“老先生,有些事情可开不得玩笑,你老人家隐忍了这么久,应该深知其中的道理,如果贸然行动,只会断送了无数人的性命,让大家白白牺牲啊!”

    严震直朗声大笑,“柳大人,你所言极是。可你却未必了解京城的情形。如今朝中大军悉数在外,京城只有几万禁军,另外朱允炆又从各地调入京城一批乡勇,而这些乡勇,恰恰就是我们的人!”

    “乡勇!”

    听到这两个字,徐增寿就是一愣,乡勇?这他娘的怎么回事?

    乡勇不是都听朱允炆的,专门给朝廷当走狗吗?他们怎么会反戈一击呢?徐增寿一脑门的问号。

    柳淳却没有追问下去,而是对严震直道:“老先生,你们真的有把握?这些乡勇能拿下朱允炆?”

    老头大笑,“本来是没把握的,如今柳大人陈兵江上,我们是信心大增,咱们里应外合,至少有八成的机会。只是……”

    严震直沉吟不语,老眼不时扫一下柳淳,似乎在等着他说什么。

    “哈哈哈!”柳淳突然大笑,“老先生,虽说本人很反对乡勇,但只要是有功之臣,燕王殿下都会重赏的,至于变法的问题,是不是可以补偿?比如扶助成立作坊,再比如土地置换,比如拿其他地方的田,进行交换……”柳淳笑呵呵道:“总而言之,法理不外人情,燕王殿下绝非死板之人!”

    柳淳又道:“老先生,我知道这么回答你未必心满意足,可我若是信口开河,胡言乱语,你怕是更加不会相信了,总而言之,一切还请老先生自己决断吧!”

    柳淳说完,就来了个战术后仰,靠在椅子上,默然不语。

    严震直老眼闪烁,过了许久,他哈哈大笑,“果然是柳大人的风采,不屑于说假话!既然柳大人坦诚相待,老朽也没有必要装蒜了。我们会出手废掉昏君,还请柳大人能在变法上通融一二才是!”

    柳淳颔首,严震直终于点头,“既然如此,那老朽就告辞了。”

    严震直走了几步,突然道:“那,那黄观呢?他没事吧?”

    柳淳笑道:“他可是文曲星啊,怎么会舍得杀了他!老大人可以放心回去,就说我们把黄观扣下了,为了双方沟通方便,随时传递消息。”

    严震直想了想,“也好!老朽一人回去足矣!”

    把这个老家伙送走,徐增寿的问号从头顶蔓延到了浑身,他傻乎乎盯着柳淳,简直跟个发傻的二哈似的。

    “柳淳,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老头子是好还是坏?你怎么答应他,在变法上打折扣,你,你怎么跟我姐夫交代啊?”

    柳淳呵呵两声,他的脸色变了,变得冰冷如霜。

    “你还没看出来,又一个叛徒出现了!”

    “叛徒?”

    “嗯!严震直就是文官当中的叛徒!难怪茹瑺等人会落败呢,原来竟然是这个家伙!”

    “我,我还是听不大懂!”

    柳淳冷笑道:“严震直原是粮长出身,是一个循吏。不过从他的作为来看,此人应该属于地方豪强那种……他不是尊奉孔孟的迂腐文人,他是属于谁给他好处,他就给谁干活。”

    徐增寿渐渐明白了,说穿了,严震直就是那种地头蛇。

    他既不属于清流,也不属于变法派,而是左右逢源的骑墙派。

    “柳淳,朱允炆不是准许设立乡勇,还答应征收厘金,对于地方豪强来说,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严震直还要背叛他?”

    “哈哈哈!”柳淳朗声大笑,“这些地头蛇啊,他们都鬼着呢!除了要看利益,还要看风向。现在朱允炆倒霉,四面楚歌,如果抛出弑杀懿文太子的事情,没准就能扳倒朱允炆。这样一来,他们就是靖难最大的功臣,到了那时候,就算是燕王殿下,也没法轻易损害他们的利益。”

    徐增寿这回听明白了。

    “我特么的白感动了!”徐增寿气得爆粗口,“就这么个老阴货,你让我给他磕头,你,你简直太欺负人了!”

    柳淳两手一摊,“假如他真是那样的忠臣,我亲自给他磕头,也是应该的,只是可惜啊……所以只能请你代劳了!”

    “我呸!”

    徐增寿简直想捏死柳淳,你这家伙简直越来越阴险了。

    而就在此时,严震直已经重新上岸,返回了京城,到了奉天殿。

    “陛下,黄观黄大人暂时留在船上,替双方传递消息,老臣回来,带来了柳淳的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这个逆贼有什么敢询问朕的?”

    严震直迟疑片刻,为难道:“陛下,柳淳说,他经过彻查,发觉懿文太子之死……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