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史上最强手机地图 > 第1104章 杀机
    钱如怀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他经历的世界太多,这种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了,所以他并没有什么感觉……

    “妈的,这几个垃圾,把老子战马差点给毁了!”三个公子哥居高临下的坐在战马上,朝几个死去的小贩骂骂咧咧的说道。

    虽然周边那些平民们都露出了仇恨的目光,但却丝毫不敢出声,也不敢说些什么……

    只有那些特工们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这尼玛的,周副局长的儿子周绍竹怎么这时候跑这儿来了,大哥,您长点眼啊,不然的话,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爹也得跪了……

    当那些特工僵硬着回过头去,看向钱如怀时,一颗心瞬间提起来了,因为他们发现的目光已然看向那个公子哥。

    不过。

    让特工们松下一口气的是,只是淡漠的看了两眼就没有再多关注。

    “这种人怎么不从马上摔下来摔死。”蓝胭脂狠狠的说道,但她也有心无力。

    虽然可以帮她,但蓝胭脂却不想因为这些事去麻烦,虽然她知道以钱如怀的身份不会有什么麻烦,但她就是不想因为自己,从而让钱如怀惹上任何一丝麻烦。

    因而蓝胭脂只是狠狠的说了两句后,就没有再看那边了。

    然而!

    世界总是这么奇妙,在蓝胭脂刚转过头时,那三个公子哥中间的那一个,也就是军统副局长的儿子,周绍竹他正好也看向这边,一眼便看到了蓝胭脂,眼睛顿时就是一亮。

    “胭脂,没想到这么巧,居然在这看到你了,你不是回上海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啊?”周绍竹立马调转马头,骑着战马,趾高气昂的来到胭脂面前,换上了一副笑容满面的脸说道。

    变脸速度可真快……

    而这时候,那些刚松下一口气的特工们,看到这一幕时,瞬间瞪大了眼睛,惊恐无比、浑身颤抖不止,心中咆哮着喊道:“我艹!”

    “快去把那白痴给打晕拖走,我的天!!”一个特工吓得浑身打了个哆嗦。

    另外几个特工随即反应过来,当即朝钱如怀跑去……

    然而。

    砰砰砰……

    几个身着青衫、戴着天神面具的人忽然出现,直接踢飞了那几个特工,冷冷的说道:“不得踏入大帅三十米范围内,否则格杀勿论!”

    “那个人要找你们大帅麻烦,我是去帮你们大帅解决麻烦的啊。”几个特工忍着疼痛喊道,心里是那么的憋屈,你们这群人怎么不长眼啊?

    闻言,几个身着青衫的青衣队员完全没有反应,有反应才怪了,那几个公子哥在他们看来就是个垃圾,怎可能威胁的了大帅,再说了……大帅身边最少有上百个青衣楼保镖特工在守护,没有任何一丝造成威胁的可能性……

    他们之所以没有提前出手把那几个垃圾公子哥清理掉,是因为他们有过吩咐,一般而言,不允许出现,不允许打扰大帅的心情。

    而像这种情况,对其他人而言或许是个天大的事,然而在他们眼里……还不如一个小偷在接近大帅三十米范围内呢。

    就在那周绍竹献殷勤的时候,蓝胭脂脸色很是不好看,俏脸上满是厌恶的说道:“周绍竹你能离我远点吗?你在这,熏臭了这边的空气!”

    本来还满是笑容的周绍竹脸瞬间僵了,尴尬无比,眼珠子转了转,随后赶紧向钱如怀开口说道:“这位兄弟面生的紧,不知尊姓大名啊?”

    “呵呵……”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周绍竹,不咸不淡的笑了两声,便自顾自的吃着油条,一点也没有搭理这脑残的意思。

    蓝胭脂给他冷脸看也就罢了,毕竟是他想要获得的女人,而且还是世家之女,他也不敢怎么乱来,但钱如怀是个什么东西?看起穿着都是普普通通的,也敢在这里对他这么放肆?

    想到这里。

    周绍竹眼神都冷了,不知死活的东西,还真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呢,哼,蓝胭脂,既然你还在,那你就别想走了,世家?算个什么东西,在这里是龙给他盘着、是虎给他趴着。

    钱如怀的无视,直接让周绍竹蛋疼了,人生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你装逼的时候,别人对你爱理不理的。

    当即。

    周绍竹就打定主意了,教训这小子后,就把蓝胭脂给抢走,然后当着这不知死活的小子的面,好好教训下蓝胭脂……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周绍竹当即翻身下马,提着马鞭朝走去,言语之间,有种莫名的优越感。

    轻叹一声,朝蓝胭脂开口说道:“胭脂你说的没错,有些人稍微靠近一些,就会污染了咱们周边的空气,是那么令人恶心。”

    说完后……

    随手端起那碗豆浆,直接泼了毫无防备的周绍竹满脸豆浆,脸上、头发上、衣服上,全是豆浆……

    “小子,你找死,你居然敢这样对待我!”周绍竹懵逼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脸色顿时很难看难看,手中马鞭猛然朝甩出。

    啪嗒。

    鞭子抽爆空气,猛地抽向了钱如怀,蓝胭脂下意识的瞪大了眼睛,随后闭上了眼睛,毫不犹豫的挡在了的身前,眼睁睁的看着鞭子朝自己抽来。

    砰!

    一声闷响。

    虽然很意外,但钱如怀的反应速度何其之快?一手揽住蓝胭脂,与此同时,猛地一脚踢出,砰,甩来的鞭子直接被踢得倒回去,啪嗒的一声,反甩在周绍竹自己脸上。

    一道血痕深深的印在了周绍竹的脸上,让他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尖叫声,痛痛痛,火辣辣的疼痛……

    没有理会倒在地上捂着脸惨叫打滚的周绍竹,而是有些怜惜的看了一眼怀中的蓝胭脂,刚才鞭子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怀中的女孩浑身一颤,那是恐惧……

    然而。

    在那足以让女孩子一辈子都会被毁了的场景下,蓝胭脂竟然还是能够勇敢的站在自己面前,情愿来替代自己挨那一鞭子,这是得有多大的勇气。

    “傻妞,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厉害,干嘛要给我挡?好了好了,没事了!”钱如怀笑着拍了拍蓝胭脂的脑袋。

    蓝胭脂这才敢睁开眼,轻呼一口,当看到满地打滚、脸上一条血淋漓伤痕的周绍竹时,便立马不高兴了,跑了上去,砰砰砰,气狠狠的踢了好几脚才罢休。

    周绍竹被踢得惨叫不已。

    而这时候,剩下本来在看热闹的公子哥也变了脸色,都愤怒不已,翻身下马朝这边走来,其中一个竟然还拔出了手枪,朝指去。

    砰!

    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只见那拿枪的公子哥此刻右肩已然中单,鲜血飙射而出,整只手都断了……

    “啊啊啊……我的手……”那公子哥惨痛无比的喊叫着,鲜血飙射,整条右臂好似被硬生生撕裂般的疼痛。

    而此时在不远处,一个穿着青衫、带着天神面具的男子缓缓的收起一支狙击步枪,随后走入巷子里,消失不见。

    青衣楼准则之一,永远不允许别人用枪指着楼主!

    “完了!出大事儿了。”

    “大魔王估计生气了!”

    “……咱们军统麻烦大了。”

    “那周绍竹是不是犯贱?是不是找死?就算是犯贱找死的话,也不要拉上咱们啊。”

    军统特工们面如死灰,一个个在哀嚎着喊道,充满了悔恨,愤怒,与郁闷,好像谁死了似的。

    “啊啊…痛死我了,你个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你死定了!”周绍竹这时候从地上挣扎站起来,一边忍着痛,一边怒吼着。

    然后……

    喊完后,周绍竹当即转身想要骑马逃走。

    钱如怀嘴角撇了撇,这画风不对啊,随手在桌子上抽出一根筷子,直接朝周绍竹坐下的战马丢去。

    噗嗤。

    筷子好似尖锐的刀锋,整根直接刺入了正准备奔跑起来的战马健壮的后腿里,得嘞嘞~~~战马发出痛苦的嘶吼,整个都蹦了起来,疯狂乱蹦着。

    坐在马背上的周绍竹这下遭殃了,整个直接都被疯狂的战马给摔在了地上,最惨的……还是下身被马蹄给踩了一脚,嘭、噗嗤,爆了!直接被马蹄给踏爆了下身。

    “嘶,这下可真疼!”倒吸一口凉气说道,但眼神却是没有丝毫波澜,随后朝对面,最后剩下的那个公子哥说道:“给你个机会,你可以把这家伙老爸叫来,让他来带这家伙回去。”

    这简直就像是天籁之音,那个唯一没有受什么伤的公子哥闻言大喜,连忙骑着战马朝外面奔跑而去,心里想着待会特么的,一定带人来救出周少爷,然后再把钱如怀给碎尸万段。

    街道已然被清场,一个又一个特工从暗处走出,成了站岗明哨,封锁了整条街道,除了钱如怀等人外,再无他人。

    而这时候……

    一个瘦高个、脸色阴狠的中年男子开着车从远处而来,停在街道口便下车,徒步走到这街道中央,当他看到自己儿子周绍竹的惨状时,脸色一片狰狞与狠毒。

    这人正是军统副局长、周绍竹的父亲,周义群!!

    而此时周绍竹还在不断的翻滚惨叫着,脸色苍白无比,下体血肉模糊,鲜血在不断的飙射……

    据说一个人可以承受45del(单位)的痛楚。但是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大概就是碎了20根骨头的样子,可以称之为突破了人类承受痛苦的极限了。

    但!

    还有一点,那就是,如果一个男人被踢到蛋了,那种痛楚是9000del,换算过来就是同时分娩160孩子或者断了3200根骨头。

    而若是一个男人的蛋被踢爆了的话,那这痛苦显然就得翻倍,完全就是生不如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惨叫声极为凄厉,周绍竹的声音都沙哑了,嗓子都快要喊爆了……

    看着自己小儿子这般痛苦,周义群心中同样很痛苦与怨恨,脸色满是狰狞与怨愤,但想到对方是钱如怀时,竟然硬生生的收起了狰狞与怨愤,换上了满脸笑容朝着走去。

    忍常人所不能忍,不是枭雄就是伪君子!

    “大帅!您好您好,我是军统小周,周义群!”周义群满脸堆着笑容朝走去,一边走一边鞠躬,把自己的姿态放得无限底下,甚至都没有看向痛苦无比的周绍竹一眼。

    这演技,放到二十一世纪,影帝非他莫属了!

    但对钱如怀而言,却是完全没有用,不说神识的探查功能,就说刚进街道的时候,周义群那阴沉的脸就明白了,只是周义群这傻吊以为他看不到,自以为是的在演戏罢了。

    这种人。

    完全就是一个伪君子,但没有资格称之为枭雄。

    “周义群是吧?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你自己掏出枪把你儿子给毙了!第二,连你在内,诛你家九族!”懒得跟周义群废话,不咸不淡的说道。

    对付这种人,霸道直接了事,省得浪费时间。

    本来还想着求情的周义群脸色瞬间僵硬了,眼神中满是怒火,平日里的演技再也绷不住了,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大帅是不是有些逼人太甚?犬子已然受到教训了,还请大帅绕过犬子这一回。”

    “十三,带上十几个人,去把周义群他家九族诛了!”钱如怀眼帘微微抬起,不慌不忙的说道,似乎在说一件很小的事。

    话音刚落,十几个穿着青衫、带着白色天神面具的神秘人出现,向躬身行了一礼后,便当即准备离开,去执行任务……

    “等等!!”周义群怒吼着,他神色满是不敢置信与惊怒,这钱如怀果然和传言中的一样,是个大魔头,一言不合就是杀,而且还是诛九族。

    果断无比的一幕,瞬间让周义群本来还因为自己身份,而尚存侥幸的心理彻底破灭。

    周义群有三个儿子,两个妻妾,以及上有老父老母,而周绍竹是最小的儿子,虽然平时最为宠爱,但……面临现在这道选择题,周义群极为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如刀绞,他发誓以后一定要找机会把千刀万剐,把所有的亲人都抓起来扒皮抽筋扔油锅!

    钱如怀微微眯起眼睛,周义群的想法,他怎么可能不会知道,他神识都没有放出来,便探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