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衍明陷入沉思。

    这件事情没头没尾的,他了解的太少,很难帮到外孙女

    为了能让姥爷更清楚的了解事情始末,等黄欣欣回来短暂休息时,元奚就让黄欣欣把早上她没看到的经过说了出来。

    黄欣欣详细说完早上的经过,短暂的休息时间就到了,她和木子手挽着手,再次离开寝室。

    苏衍明在电话那头沉默很久,半响才缓缓开口。

    “奚奚,你周围有没有其他人”

    “没有。”元奚顺手在周围放下一道隔音的术法。虽然周围无人,隔音没什么用。但在说秘密之前,补上隔音的术法,已经成了习惯。

    苏衍明斟酌着开口,帮元奚分析情况。

    “首先,萧钰的这件事情,不排除对方错估你的符箓上的实力,导致偷鸡不成蚀把米。

    虽然符箓比赛不是对方提出来的,但不代表对方没想着提出来。

    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局势就非常明显,不用我多说,你也应该清楚吧。”

    元奚点了点头,这种猜测她也想过。

    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事情就非常明显了,萧钰是刘家派来的人,仗着自己会几手符箓,做事不够低调,能力上差了些。

    就像黑凤凰一样,由于一方面技能太过于独特或者强大,而导致其他能力差了些。

    “那还有别的情况吗”元奚虚心询问。

    苏衍明继续道:“另一种情况你也猜到了。萧钰的存在是为了掩护某些人罢了,所以做事才显得特别张扬。”

    元奚皱了皱眉头:“可是萧钰只是张扬也就罢了,她做事的漏洞太多。萧钰打了朱程京20多分钟,却只弄出来一些表面的皮外伤,是个人就能看出有问题吧。”

    “关于萧钰打人这件事,想分析起来更是简单。”苏衍明不仅仅是在告诉元奚一个分析结果,而是在教元奚分析的过程,“萧钰虚张声势的打朱程京,嘴上说着要把人打死,也有时间真的把人打死,却只是打出轻伤。原因不是在萧钰身上,就是在朱程京身上。”

    元奚心说,这说的不是废话吗,不过他还是耐心的听了下去。

    苏衍明继续道:“如果原因出在朱程京身上,很可能是萧钰忌惮着曾经背后的势力。虽然想通过朱程京吸引你的注意,却不敢对他太过出手。”

    元奚点头,这倒是有可能。

    朱程京家里的势力不小,虽然不是修炼世家。但灵气复苏初期,普通的大家族要比修炼世家强上不少。

    “如果原因是出在萧钰身上的话,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苏衍明反问原因。

    元奚能感觉到,姥爷在培养自己,想了想,不确定回答道。

    “有可能是对方良心未泯,不是真的想下杀手。也有可能是萧钰故意制造这种反差,让我发现不对。”

    苏衍明轻轻叹了口气:“如果真是良心未泯,也可以把朱程京打的伤势再重一些,不让你产生怀疑。”

    元奚点了点头:“那这个可能性就很小了,莫非真的是让我故意发现的”

    苏衍明点头:“很有可能。若对方这样做,必然有其目的。对方可能想获得好处的同时,还不想真的得罪你,”

    元奚觉得问题又绕了回来:“但除了我,真没别人获得好处啊如果没有别人获得好处,是不是就是我想多了可能萧钰只是单纯的恃才傲物,才导致做的事情显得有些愚蠢。”

    “我说过,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苏衍明的话锋一转,“刚刚听你朋友的讲述,怎么就没有别人获得好处了”

    元奚顿时也来了精神:“谁”

    苏衍明继续引导:“所谓的好处,可不仅仅是实物。你再想想,经过那件事,还有谁受益呢”

    元奚沉吟,想着黄欣欣刚刚讲述的过程。

    切实的好处,只有她一个人得到了。

    但论收益的话,好像也有几个人。

    最明显的就是,木子,陈科,白梓云三人主动站出来,特别讲义气的举动,获得了朱程京和黄欣欣的友谊。

    但幕后之人,不至于绕了一大圈子,就为了获得个友谊。

    元奚讲出了她的猜测。

    就听电话那头的苏衍明笑道:“这种可能性虽然不大,但却不排除。分析一件事情,就是要把其可能性全部想到。一些可能性虽然小,但也许就是事情的真相呢。”

    元奚点了点头,觉得这一通电话自己是有收获的。

    苏衍明又帮着元奚分析了几种小可能,不过一切都只是猜测,不是事实。苏衍明是人又不是神,他只是想的事情全面了些,却不能看透对方的想法。

    所以这件事只能暂时放到一边,先不去想。

    苏衍明千叮万嘱咐元奚,一定要注意安全,遇到问题找他帮忙,他手下的老头老太太多。

    元奚挂断电话,有一件事她没和苏衍明说。

    修炼者的世界中,阴谋诡计和绝对的实力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所以与其烦忧萧钰到底要干什么,担心对方会不会还对自己的朋友出手。不如直接釜底抽薪,让对方任何的阴谋诡计都付诸东流。

    萧钰基本上是刘家派来的人。

    无论萧钰是明面上的那个人,还是另有其人,只要刘家没了,对方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也没有用了。

    而覆灭刘家,靠元奚一个人还不够。

    再加上元奚不是个滥杀无辜的人,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刘家的小辈,所以想覆灭刘家,还要找一个了解刘家的人合作。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比元奚还想灭了刘家的刘卓。

    不过刘卓这人非常固执,元奚直接找他合作,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不如再找刘卓之前,先去刘家探探底。

    看看能不能找来刘曼文的母亲,了解一下当年刘卓身上发生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成为一个劝服刘卓的突破口。

    后天就要开学,留给元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立刻动身,抱着两只猫,走出了校园。

    在去找刘曼文母亲之前,元奚先要把两只猫安顿好。

    开学后,寝室里就不允许养猫了,哪怕是已经觉醒的猫也不行。

    前两天元奚拜托韩阳,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

    元奚先把两只猫放到出租房里,在一个人踏上前往刘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