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天刑纪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迷乱征程
    感谢:纷封一十七的支持!

    …………

    寒风呼啸,夜色晦暗。

    曾经的千丈山峰与云端的小城,已消失不见,唯有弥漫的烟尘与浓重的血腥,在风雪中久久不散。

    远近四方,依然混乱不堪。有人忙着收敛族人的尸骸,有人四处乱窜寻找着同伴。

    还有一群人影踏空而立,神情各异。

    为首的两位老者,正是毕节与垓复子,低头俯瞰片刻,彼此换了个莫名的眼色。

    “贼人逃了?”

    “贼人逃了!”

    “就此西去?”

    “已逃往青龙郡的方向!”

    两位长老的对话,像是自问自答,又好似言不由衷,听不出沮丧、或是责备之意。唯有彼此凝重的神情,表明着围城之战的惨败。

    “此番代价,过于惨重!”

    “二十余万族人,葬身此地。我的玄鲲鼎,也彻底毁了。”

    “事已至此,但愿值得。”

    “是啊,否则前功尽弃……”

    垓复子与毕节点了点头,各自心绪莫名,忽又神色一动,双双转身看去。

    数十道虹光,由远而近。

    转瞬之间,夜空中多了一群人影。为首的老者,竟是赤蛟郡的普重子长老。只见他手持银杖,大袖飘飘,踏空盘旋,脸色阴沉。

    垓复子与毕节迎上前去。

    “长老……”

    “我二人正要前去相助,这是……”

    “哼!”

    普重子拂袖一甩,冷哼道:“贼人逃离此地之后,西行两万里,转而往北,使我伏击落空。”

    垓复子惊讶道:“贼人如此狡诈?”

    毕节也很意外的模样,催促道:“事不宜迟,你我务必要赶在贼人逃入青龙郡之前将其剿灭!”

    “哼!”

    普重子像是看破了两位长老的心思,又哼了一声。

    原界的修士闯入赤蛟郡之后,之鱼。前后似乎没有纰漏,谁料结果却是另一番情景。

    “不过是追杀两万贼人,两位竟然扶老携幼,带着三百多万之众,闯入我赤蛟郡。如此倒也罢了,重重围困之下,竟被贼人尽数逃离此地,不知两位如何交代?”

    面对普重子的质问,垓复子与毕节似乎早有所料。

    “贼人虽然为数不多,却极为狡诈凶悍,贼首无咎之强大,更是有目共睹。数位长老被杀与数十万族人的丧命,便可见一斑。”

    “我神族是有仇必报,扶老携幼而来,只为同仇敌忾,与贼人不死不休。”

    “云阙城之战,并非一无所获。”

    “我七郡虽然伤亡惨重,却也擒杀三位原界的天仙……”

    而普重子似乎无意计较,摆了摆手道——

    “且罢!守护玉神殿,九郡责无旁贷。既然贼人凶顽,我赤蛟郡亦当全力以赴!”

    垓复子与毕节点了点头,如释重负道——

    “我七郡听从长老吩咐!”

    三位长老竟然达成一致,或者说,彼此各怀鬼胎,而心照不宣。

    片刻之后,数百万的人影、兽影,如同一股疯狂的浊流,穿过风雪迷乱的夜色,就此往西而去……

    ……

    天色渐明。

    一座十余丈高的石塔,矗立在茫茫的雪原之上。

    “轰——”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震动四方。

    石塔随之崩塌,继而光芒扭曲,横亘天地的结界,从中撕开一个数十丈的豁口。

    与此瞬间,千丈之外冒出一位老者。他回头观望,感慨道——

    “哎呀,任凭你是高人、还是结界阵法,且一炸了之,神骸俱消啊!”

    另有一位老者就地等候,他身形消瘦、阴气环绕,彷如已融入风雪,使人难以察觉他的存在。他伸手抚须,漠然道——

    “万兄不负所托!”

    “呵呵,谬赞了!”

    万兄,便是万圣子,他得意一笑,又惋惜道:“一声大响,上千枚震元珠没了!”

    “震元珠虽好,物尽其用吧。”

    “鬼兄所言极是!却不知原界的同道,能否及时赶来!”

    “无咎他算无遗策,料也无妨!”

    “鬼兄莫要奉承他,他也有失算的时候。而那小子着实诡计多端,你譬如说……”

    鬼兄,则是鬼赤。他与万圣子奉命冲出重围,便是为了炸开此处的结界,等待原界同道的到来,然后前往青龙郡。而某人对于敌情的预判,未雨绸缪的精明,以及应敌之策的缜密,还有临阵的决断,即使老哥俩也是叹服不已。

    “他没有弄清毕节、垓复子与普重子的动向之前,并未轻举妄动,当他猜测到三位神族长老的企图之后,则当机立断。不过,你我已炸开结界,半个时辰内,他若是没有带人赶来,后果不堪设想啊!”

    “且稍候片刻!”

    “那便是青龙郡的地界。”

    “据说传过青龙郡之后,便是玉神殿。”

    “你我抵达玉神殿之后,又将如何呢……”

    老哥俩并肩而立,各自期待的神色中透着一丝惶然。

    就此往前,破碎的结界闪烁着凌乱的光芒。透过结界的豁口看去,依然是风雪朦胧……

    便于此时,半空中突然响起阵阵风雷之声。

    两人回首观望。

    一道道亮光由远而近,从天而降。随即两百多具战车,出现在雪原之上,紧接着几道人影冲出飞驰而来。

    “万祖师、鬼赤巫老……”

    是朴采子与几位原界的高人。

    “我二人已打开结界,诸位道友请——”

    朴采子无暇寒暄,抬手一挥,与几位高人率先往前。两百多具战车紧随其后,相继穿过结界而疾驰远去。

    “呵呵……”

    能够亲手打通去路,帮着原界摆脱困境,万圣子有些振奋,禁不住抚须微笑。而转眼之间,除了漫卷的风雪,与破碎的结界之外,唯有老哥俩杵在原地。莫名的荒寂再次笼罩四周,也使得他的笑声倍显寂寞。

    “那小子没来?”

    “他留下断后,故而来迟。”

    “哼,他又逞强。难道没了他,天便塌了?”

    “天是否塌了,无从知晓,而没有他,此行便也没了指望。”

    “他……他何德何能……”

    万圣子很想反驳,而话说一半,看向鬼赤,又摇头无语。

    某位先生曾经恶名昭著,四处树敌。而不知从何时起,他的兄弟遍天下,追随者甚众,便是月仙子也成了他的女人。他本人更是成了妖族、鬼族,乃至于原界家族的依赖所在。正如所说,只要他安然无恙,西行之路便也有了指望。否则的话,两个老家伙亦仿佛失去了主心骨。

    至于他何德何能,没人说得清楚。

    只知道他亦正亦邪、亦狂亦癫、亦痴亦真的性情,犹如雷火炼狱、或春风化雨,总是能够改变逆境而不断的创造神奇。

    便在万圣子感到落寞之际,一声叱呵传来——

    “老东西,又在背后诋毁本先生!”

    “咦?”

    万圣子微微一怔,猛然转身。

    数十丈外,冒出一道人影,没有半点征兆,而他头顶的玉冠,飘逸的长衫,率性不羁的神态,依然还是往日的模样。只是他嘴角的笑容,略显几分倦意。

    “鬼兄,那小子果然是算无遗策。他约定三个时辰,竟然一刻不差,哈哈……”

    万圣子放声大笑。

    鬼赤虽然神情淡漠,却也微微颔首,嘶哑出声道:“他独自断后,实属不易!”

    无咎离地数尺,脚步虚踏,飘然而至,含笑道:“两位及时打开结界,也是不易呢!”

    “哈哈,有老万出手,你尽管放心。”

    “此地不宜久留!”

    “嗯,神族长老已带人追来,你我边走边说!”

    三位老伙伴再次相聚,简短寒暄两句,直接穿过结界豁口,然后腾空而起。

    “毕节与垓复子现身了?”

    “倘若所料不差,应该还有普重子,他设伏落空,又岂肯罢休。”

    “你未卜先知?”

    “云阙城位于赤蛟郡境内,他不会袖手旁观,之所以迟迟没有现身,其中必然有诈。”

    “论起狡诈,你更胜一筹!”

    “原界折了三位天仙高人!”

    “啊,高乾他是否无恙?”

    “高乾七人与二十七位鬼巫,皆安然无恙!”

    “如此便好,你我速速追赶原界同道,就此穿过青龙郡,而直达玉神殿,哈哈……”

    三人没有施展搬运术,而是飞到云层之上,然后施展遁法,往西疾驰而去。

    依照无咎的计策,只要闯入青龙郡,便不作停歇,哪怕是遇到阻击,也要全力往前。要知道玉神界之行,已过去了一年多,其间横跨九郡之地,遭遇苦战无数回。不管是他无咎、还是原界弟子,早已是不堪应付。唯有早日抵达玉神殿,或许能够终结这场磨难。

    不过,云阙城之战,处处透着诡异。

    围三厥一的攻城之势,显得颇为拙劣。而毕节与垓复子又非寻常之辈,何必自欺欺人呢?

    还有赤蛟郡的普重子,他修为强大,不用施展诡计,便能轻易摧毁云阙城。他却偏偏躲在一旁,使得原界家族趁机逃出重围。他是徒有其表、愚蠢无能,还是另有阴谋,而有意为之?

    此外,垓复子的铜鼎着实厉害。遭难的三位原界高人,只怕是凶多吉少。而普重子与玉介子,同样持有宝鼎,若是被迫正面较量,他无咎根本没有丝毫的胜算。

    尤其是玉介子,更为高深莫测。

    如今已来到了青龙郡,与他的较量已无从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