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高冷老公驯妻上瘾 > 第1933章 来,给你补一下语文
    第1933章 来,给你补一下语文

    吃过晚饭,莫楚瑶的那点小郁闷早就烟消云散了,本来就不是个记仇的性子,一顿饭就能让莫楚瑶完全忘记之前的不愉快了。

    “快去上课吧。”葛诗晴推着莫楚瑶的后背,催促道。

    “妈妈,你急什么呀?”刚吃饱就开始让她补课,都不让人休息一下的吗?

    “还不急!”葛诗晴板起脸来,“只有三个月了呢!”

    莫楚瑶低叹了一口气,好嘛,最后三个月!

    跟着白子遇走进自己的房里,莫楚瑶就开始做题了,白子遇则是在旁边看着自己今天自习课上做的一张文综试卷。房间里一时间很是安静,只有笔在草稿纸上滑动的‘沙沙’声响。

    “白子遇,这题我怎么也不会。”莫楚瑶做到第七道数学题的时候,解析了半天,还是算不出来,反而还把自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里出不来了,光这一题就已经用掉了两张草稿纸。

    白子遇从试卷里抬起头来,看向莫楚瑶那边,就见她皱眉咬着笔头,看得出来她已经很努力了,草稿纸都快被她写穿了。

    “我看看。”白子遇凑过去一看,这么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莫楚瑶就已经做到第七题了,做题的速度有进步嘛。

    “这里不是用这个公式吗?为什么我求不出来?”

    “公式没错,但是你掉进陷阱里了。”白子遇只是看了一眼,就看出了她的问题所在,“从这里开始,你就走入了一个误区……你要这样……然后……”

    白子遇才刚刚提点了两句,莫楚瑶便茅塞顿开,大眼睛里闪过了一抹了然的神色,“噢,我知道了!”

    “嗯,那后面的我不说了,你自己重新做。”白子遇是放下了笔,让莫楚瑶自己做。

    莫楚瑶又花了半小时,把剩下的三道题做完,这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来,“白子遇,你很适合做老师嘛!”重点真是一抓一个准,讲解起来也完全不复杂,可比课堂上听老师讲课要容易的多了。

    “我对做老师,没什么兴趣。”

    “可我看你做家教做的挺上手的啊。”白子遇嘴上说对做老师没兴趣,可是给她补习起来还是很认真的。

    “只给你一个人做家教。”白子遇低头说道,“……不会再教第二个了。”

    莫楚瑶闻言,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后开始思索白子遇话里的意思,一分钟之后,她明白了!

    “你什么意思啊!”莫楚瑶一拳捶在白子遇的肩膀上,“看不起我是不是?”

    白子遇:“???”

    “你是想说教我一个人学渣太辛苦了,再也不做家教了吧?”莫楚瑶觉得自己的中文理解能力特别好,已经能听出白子遇话里嫌弃她的意思了。

    “……”白子遇无言。

    “你得承认,其实我并没有那么渣渣的,只是数学方面,很多女生都不太好。”莫楚瑶为自己辩解。本来嘛,女生在逻辑思维方面就要弱于男生啊,所以她才选择文科的,文数至少要比理数简单一些。

    “……”白子遇的神情更加微妙了。

    “我数学现在已经能在及格线徘徊了。”这三个月下来,到高考的时候,肯定是可以及格的,其实莫楚瑶的要求也不高,数学要是能考及格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一直默默不语的白子遇,在听见莫楚瑶这一大堆自夸的话之后,终于开口了,“我觉得你的语文也需要再补一下,你的语文书呢?”

    “诶?”为什么?

    “我们不学文言文,就先从白话文补起。”白子遇面无表情的开始翻莫楚瑶的书包。

    “……”莫楚瑶看见他已经把自己的语文书给拿出来了,她回过神来,连忙一把按住白子遇的手,小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白子遇,你……认真的?”

    白子遇还是面无表情,“嗯。”

    ……

    第二天

    莫楚瑶有些疲惫的坐在椅子上,刚坐下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精神看上去不是很好。

    “莫楚瑶,你怎么了?”前桌的尚源的目光是从莫楚瑶一进门就开始关注着的,见她精神萎靡的,立刻就关心的问道。

    “累。”莫楚瑶有气无力的吐出一个字来。

    “累?不应该的啊。”尚源很是意外,“你怎么可能会累啊?我们才累呢!”

    讲道理,不用上晚自习的莫楚瑶应该是最轻松自在的一个了,虽说家里有个补习老师,但是总归是不用被逼着晚上还要考试的吧?而且回家的早,还能吃到家里的饭菜……这,委实不该累啊!

    应该说是他们一班最幸福的一个了。

    “心累。”莫楚瑶瞥了他一眼,撑着下巴望着窗外。

    “怎么啦?不会你的家教老师也很严苛吧?”

    “不,他不是严苛。”莫楚瑶摇了摇头,思索了一个更为贴切的词,“是变态。”

    尚源一惊,脑海里顿时就想到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痴汉家教贪图少女美色,房间内动手动脚……“他对你做了什么?”要真是那种家教,得赶紧报警啊!

    “他给我补习语文。”

    “……”尚源微张着嘴,脑子有那么一刻是瓦特的,好不容易消化了莫楚瑶的话,尚源的语气有些僵硬,“补习,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作为一个家教老师,不补习才奇怪吧?想来,应该是补习了文言文,才让莫楚瑶觉得变态吧?毕竟那些文言文,别说是从国回来的莫楚瑶觉得难了,就连他们这些文科生都觉得有些不好理解,尤其是那些通假字,很费脑筋的。

    “他……”莫楚瑶难以言喻,“昨晚给我补了鲁迅的文章。”

    “啊……”这个就……

    “补了一个晚上的白话文。”莫楚瑶其实很想说,那些白话文她又不是不懂,但是……白子遇那货还是坚持给她讲解。

    尚源的表情也有些一言难尽起来,“你没有跟你的家教老师讲,高考的时候很有可能不考白话文吗?”

    高考那当然是以文言文为主了好么?既然是家教,那好歹我也是高考过的人,这点常识都没有的么?

    莫楚瑶捂脸,所以她才心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