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宠妃撩人:摄政王爷欺上门 > 第六百九十五章 野山菌袍子肉汤
    第六百九十五章 野山菌袍子肉汤

    “……不,不会的……怎么可能……那个时候他……”沈碧的指尖有些发颤。

    那个时候,萧洛卿明明就是昏迷不醒的,如果按照夏侯骁的说法,岂不是在说他从一开始就在欺骗自己?

    不不不……这样的假设太可怕了!

    “玥儿,其实你心里明白,本王说的就是实话!否则的话,你怎么解释忽然之间就能将本王跟你之间的感情摒弃得一干二净?”夏侯骁鹰隼般地眸子紧盯着她,声音冷若寒冰。

    沈碧浑身颤抖了一下,是啊!自从在东邑客栈昏迷醒来之后,一切都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就好像是一瞬间,就将以往对夏侯骁的感情完全拔了出来,不留一点痕迹。

    反而对萧洛卿产生了许多不该有的念头,简直犹如潮水一般,一波波袭来,令人无法自拔地想要沉沦。

    这种感觉太过强烈,也太过陌生,这是她之前从来没有对他产生过的。

    结合自己前后的种种变化,此时,沈碧心里其实已经相信了夏侯骁所说的话。

    “这件事情,我自然会找他问清楚!不过这也是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沈碧冷冷回道。

    就算是这样,她觉得自己也未必会跟夏侯骁在一起,因为他们的身份地位太过悬殊,他有他的身份地位,责任和使命,注定不可能跟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你刚才就是想进璃雪城见他?”夏侯骁淡淡问道,下意识忽略了她的下半句话。

    沈碧咬牙,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夏侯骁是这么会耍无赖的一个人呢?

    “是,我就是想要去见他!”

    “呵……你是不是也听说了萧洛卿已经被封为太子了?这么重要的时候,他居然没接你去太子府?”夏侯骁的声音带着几分揶揄,让沈碧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她狠狠一脚踩在了夏侯骁的脚背上,然后趁着这个时候,瞬间远离了这个男人。

    “夏侯骁,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本来她就为了这个事情心情不爽,偏偏这个家伙又在这个时候提到这件事情,真是找抽哇!

    “许久不见,本王的小猫儿果然是变野了许多!”夏侯骁倒退两步之后,嘴角勾起了一丝邪魅的笑容。

    这突如其来的笑容,恍得沈碧眼前一阵恍惚,好像这样的场景曾经出现过一般。

    其实在同心蛊的作用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夏侯骁的从前的记忆已经逐渐淡忘了,而且越是深刻难忘的事情,淡忘地越是快。

    只是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弦好像被拨动了一下。

    随后心口处便是一阵尖锐的刺痛袭来,让她疼得几乎昏厥。

    “玥儿,你怎么了?”夏侯骁一个箭步上前,搂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心中有些骇然。

    沈碧捂住自己的心口,疼得脸色惨白,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她才发觉自己的身体似乎真的有些不对劲。

    她躺在夏侯骁的怀中,艰难摇了摇头,咬牙道“没事……我……我只是心口有些不舒服……”

    夏侯骁握住了她的手,面色冷凝。

    一般的不舒服,玥儿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很明显,这可能是同心蛊在作怪。

    想到这里,他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你……你想干嘛?”沈碧紧张道。

    夏侯骁脸色紧绷道“先管好你自己再说!本王不会卖了你的!”

    说完,他就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木屋走去。

    好吧,沈碧顿时就闭上了嘴巴,形势比人强,总不能在这个时候再做争辩。

    踹开了小木屋的门之后,夏侯骁就大步走了进去。

    里面还是很干净的,这间小木屋就是猎户上山打猎的时候临时居住的地方,该有的东西都有。

    他将沈碧放在床上之后,就转身开始生火。

    山上的温度很低,如果这个时候不下山的话,晚上很有可能会被冻死。

    沈碧见到他的动作,不由有些急了。

    “喂,你生火干什么?我要下山!”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只是还没等她站稳,心口处的疼痛又一阵袭来,随后她重新跌坐在了床榻之上,她只觉得这股钻心的疼痛就好像有一根针在里面不停地搅动一般。

    夏侯骁听见了身后的动静,立即转身扶住了她“你就不能安份一点?”

    沈碧挣开了他的手,努力又重申了一遍“我说,我要下山!”

    “玥儿乖……”夏侯骁直接无视了她的话,揉了揉她的脑袋,随后转身继续生火。

    沈碧觉得自己的拳头好像打进了棉花里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看着夏侯骁挺直的脊背,顿时有些意兴阑珊。

    算了,他爱咋样就咋样,反正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她说了算的,想到这里,她转身朝里面躺下睡觉,决定眼不见为净。

    反正说又说不动他,打又打不过他。

    夏侯骁将火堆升起之后,察觉到身后的安静,嘴角渐渐弯起。

    沈碧其实躺下之后,很快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

    说是睡醒,其实是被一阵香味给弄醒的,将她肚子里的馋虫都给勾出来了,肚子也饿得咕咕叫。

    谁让她错过了用晚饭的这个点了呢?

    “你在做什么?”沈碧坐在床上冷着一张脸看着夏侯骁坐在火堆旁边,看着他不停地搅动着火堆上方吊着的一口锅。

    那诱人的香气就是从这个里面散发出来的。

    “饿了?”夏侯骁扫了她一眼,随后勾唇。

    “没有!”她否认。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低头认输。

    只是话才说完,她又忍不住暗暗吞了一口口水,肚子也不争气地再次叫了起来。

    沈碧的脸色瞬间僵硬,满脸的尴尬,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夏侯骁只是嘴角勾起,随后从一旁的矮桌上端起一碗已经稍微放凉一点儿的汤端了过来。

    沈碧看着他走过来,眼睛已经直勾勾盯在了他手中的碗上。

    “喝了暖暖身。”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暖意,不知道为什么,沈碧就是能察觉出来。

    只不过……

    她皱了皱眉“这是什么?”

    “野山菌袍子肉汤。”他从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