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 第296章:没人敢娶四人组
    秦广和秦泽一听说周小安被绑架的事,立刻动用自己的关系和人手开始暗中盘查,最后得出的结果是,周小安很有可能不在帝都。

    帝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藏人的地方要真查起来,也没多少。

    永定公主初来乍到,根本没什么势力,而他们却找不到周小安的踪迹。

    所以他们怀疑,周小安很有可能被带出了帝都。

    白子衿柳眉一皱:“我虽然也有这么怀疑过,但郝姨去看过,等等……”

    假永定能易容,那郝姨看到的小安和令珞,就未必是真的。

    糟了,是她大意了。

    白子衿脸色瞬间巨变,十分不好看。

    “子衿,你也别担心,如果永定到时不履行承诺,鬼王都不会放过她的。”秦瑶安慰着。

    话是这么说,但秦瑶不知道永定是假的,真永定或许会因为凤惊冥,将周小安放回来。

    但永定公主已死,现在这个假永定的真实目的他们还不知道,会不会把小安放回来也是不一定的。

    白子衿深吸一口气,暗斥自己大意了,道:“瑶瑶,你说得不错,他们可能不在帝都了,你回去告诉秦伯父,请他帮我盘查一下,多注意一下。”

    “好,我会回去和我爹说的。”秦瑶答应下来。

    因为心里想着事,白子衿也没继续逛下去的心思,但她又不想回去面对赢若风,索性和秦瑶找了一个酒楼,吃起饭来。

    他们或许是找了个好时间,酒楼十分热闹,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白子衿等人一靠近酒楼,小二就招呼起来,低声对她们说:“今天是王老爷的喜事,大家进来吃,不用花钱的。”

    白子衿和秦瑶面面相觑,然后明了。

    先帝刚去世,最近大家都不敢大肆操办喜事,便没有挂上红灯笼和喜绸,免得被人找麻烦。

    “子衿,我还从没参加过这么有意思的喜宴。”秦瑶左看右看,有很多百姓都走进来吃,大家都是冲着不要钱来的。

    花钱换祝福,秦瑶觉得很新奇。

    白子衿倒是见过许多这样的人,有许多大善人都会这么做:“既然你没见过,那我们进去看看?”

    “好啊好啊。”秦瑶点头,欢喜的拉着白子衿的手走进去,她还从没这么“蹭吃”过呢。

    里面已经人山人海,好的位置被占去,因为是来蹭吃,白子衿和秦瑶也没多大要求,随便找个角落就坐下了。

    大约一柱香后,桌子坐满了人,就开始上菜了,菜还不错,都是肉。

    “子衿,怎么菜都上了,还没看到主人。”秦瑶对吃的不在意,她比较在意那个王老爷。

    白子衿夹了一个猪肘子给她:“不知道,吃你的就好。”

    听到两人的讨论,同桌的人都笑了起来,一个妇人道:“王老爷正沉迷于温柔乡呢,估计等会儿才会出来。”

    “听说王老爷这次娶的妾,如花似玉,让人看了都挪不开眼睛。”

    “嗨,哪次不是这样,这都第九房了。”

    秦瑶正津津有味的啃着猪肘子,听到这话忽然就没了胃口。

    她还以为是什么大喜事,原来是娶妾。

    秦瑶将猪肘子一放,哼唧一声:“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见一个爱一个。”

    “我男人不是。”白子衿补充。

    秦瑶:“……”

    这狗粮,她不吃!不吃!

    秦瑶又拿起猪肘子,愤愤的啃,不知道是啃王老爷,还是啃白子衿。

    白子衿粉唇轻扬,笑看着秦瑶愤愤不平,她本来就没说错,凤惊冥可和其他人不一样。

    想到凤惊冥,白子衿脸上的笑容都多了许多,温柔了许多。

    “得了,你别笑了,我知道你现在是春天,但能不能考虑一下是冬天的我。”秦瑶那个郁闷啊,还好她们四个里只有子衿一个人有未婚夫,不然她准得被狗粮毒死。

    白子衿微微一笑:“不行,他就是这么好,独一无二。”

    秦瑶翻了个白眼,恋爱里面的女人都没有智商,她不说话了。

    不过,旁边倒是有妇人开口,以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白子衿:“小姑娘,你现在不要这么想,要看以后,那位姑娘说得没错,男人都不是好人。”

    白子衿怪异的看了一眼这妇人,这都是经历了什么,才如此感慨沧桑。

    貌似,男人有钱才变坏,而这些妇人的丈夫,应该是普通人吧。

    “那是您没碰到好人,我相信我的未婚夫。”白子衿微微一笑,自信十足。

    那妇人却不乐意了,她觉得白子衿这是太乐观,她作为过来人得给白子衿提个醒:“姑娘,我和你说吧,没出阁的姑娘都这样,大娘给你打个比方,就好比这王老爷,以前也是和他夫人恩恩爱爱,羡煞旁人,可后来呢,还不是变心了,小妾一房一房的抬,把夫人气得都病了,他却还在这里办喜宴。”

    其他妇人也都深有同感,在旁边点头。

    秦瑶已经将猪肘子啃完,她默默的抬头看了这些人一眼:“既然你们那么看不起王老爷,为什么还来参加喜宴。”

    白子衿差点没笑出来,她看着对面原本叽叽喳喳的妇人,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看她们这熟捻的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了,来几次都无所谓,关键他们还一边吃人家的一边吐槽。

    “你们不也来了吗?”一个妇人憋出一句。

    秦瑶看了她一眼:“我们是不知道,要是知道,我们就不会来了,而你们是知道的。”

    秦瑶对于这种娶很多妾的人本来就很反感,尤其是这种宠妾灭妻的人,要不是误打误撞进来,现在大家也都坐下了,她们起身会很奇怪,她早就离开了。

    而白子衿,则是更不喜这种宠妾灭妻的人了。

    放现代,这种人早被打死几百回了……

    “我们,我们知道又怎么样,我们是好心和你们说,让你们别对男人抱有太大希望。”一个妇人道。

    秦瑶又嗤笑一声:“那你们就别嫁啊,或者和离,和离多好,眼不见心不烦。”

    那妇人脸立刻涨红,然后怒道:“哪有说和离就和离的,看你小小年纪,心思怎么如此狠毒,以后也必定和那秦瑶一样,是个无人敢娶的悍妇!”

    白子衿挑眉,然后不禁感到悲哀,男权说到底,也有女人的因素。

    秦瑶则整个人都惊呆了,她虽然自知自己名声不怎么好,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秦瑶怎么了,喜欢秦瑶的男子多了去了,只是她看不上而已。”秦瑶就不乐意了,喜欢她的人那么多,怎么就没人敢去了。

    比如,比如有,比如有……

    凤子宣!

    没错,还有凤子宣!

    那妇人嗤笑一声:“你就在这里瞎说吧,帝都的八卦都逃不过我们的耳朵,秦瑶哪里有人喜欢,还有她的那些闺中密友,你看看,除了白子衿命好,先定下了婚约,还有谁有人敢去?”

    白子衿:???

    你们说你们的,怎么无缘无故就扯上她了?

    怎么这话说的,好像她没有和凤惊冥的婚约,就嫁不出去了似的。

    “也就绮罗夫人有先见之明,不过现在鬼王已经是个健全人了,也要娶永定公主了,白子衿也成了下堂妻。”另一个妇人道

    白子衿无语的瞥了那人一眼,她虽然知道女人最大的天赋是八卦,但这些人的天赋也未免太强大了吧。

    她这嫁都没嫁,怎么就成下堂妻了。

    而且,她们怎么就那么笃定,她已经凉了呢?

    “你们。”秦瑶怒,但又不知找什么话来反驳。

    毕竟她们四个,除了子衿,其他的确没嫁人,她是远近闻名的悍妇,姣姣沉迷赚钱无法自拔,而烈歌是公主。

    还有子衿,现在外面的确传子衿是下堂妻。

    见她无法反驳,一个妇人自得:“我们怎么了,我们虽然嘴碎,但说的是事实。”

    秦瑶默默无言,看向白子衿。

    子衿,她貌似战斗力不如她们强。

    白子衿安慰的看了她一眼,习惯就好,要知道这些都是大娘,战斗力堪比巧舌弹簧的文官……

    “哼,你们大部分都说对了,但我相信鬼王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喜欢白小姐的人可多了。”秦瑶努力为白子衿正名。

    一个妇人哈哈大笑:“男人都一个样,鬼王都要娶永定公主了,还不是那样的人。”

    白子衿对秦瑶微微一笑,不用和她们说这么多,她们只想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那一面而已。

    只有用行动,彻底击破谣言才有用。

    “两个单纯的小姑娘,不说了,王老爷出来了。”

    白子衿和秦瑶都看去,只见二楼的走廊上,走出了穿着喜服的一男一女,男的揽着女的细腰。

    男的胡子已经发白,明显年龄不小了,却带着得意的笑,而女子则才十几岁,长得确实娇媚。

    秦瑶和白子衿当场就愣住了:“你们怎么没说,这王老爷这么老了。”

    “老爷老爷,自然是老的。”一个妇人见怪不怪,然后附和着说着恭喜。

    白子衿和秦瑶无语至极,话的确是这个话,但她们以为最多就四五十岁,谁知道这么老。

    这么老还娶妾,腰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