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弃少 > 第一卷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世家,寒门
    鬼手陶星渊看着上去的三人撇撇嘴:“周老头越活越回去,竟然和年轻人争这个冠军。”

    顾源长呵呵一笑:“此言差矣,如海这也是为了我们中医啊。如果老辈之人谁都不参加这个节目还有什么含金量?好不容易有个面向大众宣传中医的节目,可不能浪费了。”

    “中医不需要这样的关注。”陶星渊冷哼一声,“从古至今医道国手都出自世家,他们关不关注都不会让中医有什么改变。”

    “这话倒是不假。”李元林笑眯眯地道,“但如今已经不是古时,古时世家垄断知识,寒门难出贵子。现如今寒门状元数不胜数,即便不是状元,优秀学府的寒门子弟也是极多。教育面相全国,涌出的人才之多超乎想象。若是那些中医世家不再敝帚自珍,愿意将医术展现给大家,以同样的教育方式普及全国,那中医国手将会如雨后春笋般涌出。”

    “哼!”一直不说话的药王孙郎闻言冷哼一声,“一派胡言。”

    孙郎只说了四个字,却没有反驳的话语说出。李元林笑了笑没有过多争辩,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孙郎是医药世家出来的国手,他代表的是世家,对于他破坏世家基础之语孙郎自然不同意。

    李元林低眼,中医变成现如今不为大众青睐的模样,医药世家得占一大部分原因。他们敝帚自珍,宁肯失传、世家破落也不愿将手中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积累下的自家医道圣典拿出。若是他们愿意拿出自家医书,何至于各方各面都比不过西医?

    华夏纷乱,由古至今战乱无数,如此混乱的社会即便是强大世家也有陨落风险,君不闻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家族覆灭,家中医书圣典尽皆流落民间,小部分被收藏,大部分消失于历史舞台。当年惊艳了一个时代的神医易不全同样没有留下任何医书,导致易家沉寂多年。

    一是敝帚自珍之举,二是战乱所致,流传至今的医术已然没有曾经风采。诸多医术已经失传,中医沦为常人口中的树根烂叶巫师之举。

    李元林暗自冷笑,虽然中医式微,但顶上那些人依旧风光无限,秦妙心就是例子,而那些人都是医道世家之人,无寒门医者一席之地,一如古时世家,垄断了知识,寒门难出贵子。

    医道世家为了保证自己尊崇的地位,垄断了最宝贵那部分医书,故而医药世家的子弟出来便是妙手回春,便是药到病除,便是国之圣手。谁可见寒门国手?寥寥无几。

    他李元林是寒门出来的医者,如今依旧称不上国手,相比陶星渊孙郎差之甚多。心中明白很多道理,却什么都不能说,他个人没有能力与世家相对抗。

    “哎……”李元林无声叹息,想要改变中医如今的局面不是一个节目就能解决,再怎么样宣传让更多人了解也无用,根源处不解决中医依旧不会有未来。而根源处出自世家……

    若想改变,那是一场反抗世家的战斗。可那是中医世家啊,还是一大群的中医世家,如何斗争?

    中医世家不同于一般世家,受益于他们的都是各大世家的子弟,他们面向的群体就是其他世家。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若是与中医世家斗争,等同与那些受益于他们的各大世家斗争。即便是凌家,也没有能力与那么多世家相匹敌。

    这条千辛万苦的路,没人能走,也没人敢走啊!

    李元林内心苦涩,身为寒门的他能如何?顶多就是在这样的节目中发挥他的余热,让更多人关注中医,聊胜于无。

    “听说那个叫凌飞的医术不错?”陶星渊问道。

    “绝佳。”顾源长眉头一挑。

    陶星渊听到绝佳二字心头不自觉不舒服:“是么,那我可要瞧好了。”他看了眼孙郎,两人倏地默契颔首。

    他们两人来这,可是有使命的。目标:凌飞!

    凌飞几人在二楼进了第一个房间,床上躺着一位面色青紫的中年人,嘴唇泛着深紫色,一看便知是中毒颇深的样子。

    凌飞周如海两人一进来便捂住口鼻,空气中弥漫一股恶臭,让人几欲作呕。凌飞心中一动,莫不是沙罗坨?味道很像。不经意瞥过莫临芪,凌飞神色怪异,莫临芪神色坦然,对于这股恶臭毫无感觉。

    见状凌飞心思流转,目光变冷。沙罗坨的味道正常人接受不了,除非是长久接触才能保持淡然。周如海和他都接受不了,可莫临芪却如此淡定只能证明他习惯了这种味道。

    沙罗坨是一味剧毒之药,时常用作毒药,莫临芪经常接触说明了什么?他必然是时常接触毒药的人。如此一来足够让凌飞推想很多,他完全确定了上回是莫临芪下的毒,再加上上回的猜测,几乎可以得出他就是给展老下毒之人!

    凌飞目光幽冷,不仅是给展老下毒,还是给他下毒之人!这一瞬间他脑中忽地闪过展天啸说过的人名,想起来了,言家的那位先生就叫莫临芪!

    莫临芪,不能留!

    “是沙罗坨么?”周如海的声音透过衣袖传出,朦胧含糊。

    沙罗坨是一种花,根茎称淡紫色,花身通体呈妖艳紫色,花蕊红艳欲滴。凌飞清晰记得易不全医书中所说,色艳,味臭,毒性极强,以手触之麻痒难忍。视觉系极美的花,可味道却让人难以接受。

    沙罗坨如果不直接用手触碰,也不接触它的汁液并不会中毒。放在那里事倒是没事,关键是味道太臭了,正常人能接受得了吗?

    不过……为什么这里会有沙罗坨?

    “谁脑子有病,屎一样的玩意儿竟然放这。”周如海忍不住吐槽。

    导演也捂着口鼻,苦笑道:“这位病人家人四处找人看病,也不知道哪里找的偏方,说是以毒攻毒,可以用这个来压制毒性。”

    “胡闹。”周如海指责,“沙罗坨哪有这样以毒攻毒,要么就是稀释汁液喝下去,这么做有什么用?除了当致臭剂。”

    导演苦笑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莫临芪却是扫了眼周如海,不屑撇了撇嘴。

    忍着巨臭三人走近病人仔细观察,病人已然陷入昏迷状态,除了脸色,全身上下也是泛着怪异的肤色。暗沉中带着些许紫意,处处生着黑斑。凌飞还特意将病人翻了个身,看了看身后。

    三人出来后导演让三人下楼,在摆好的沙发上坐下。五位评委坐在对面,看着三人。

    “都看过了吧。”孙郎道,“写下治病之法,由我五人判定是否通过,再决定开始治疗。”

    过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写出药方,判断你的方法是否大致可行。即便是评委也不能打包票一定可以,只能判断大致。若是可行,才能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是治疗,以你的药方为准进行治疗。若是第一个阶段都通过不了,更别提第二阶段。你施救有危险,谁敢放心让你施救?

    “有个问题。”莫临芪突然开口。

    “说。”陶星渊道。

    “如果第一个上前治疗就治愈病人,后两人就没有病人可治,如何判断输赢?方才主持人没有说清楚。”莫临芪道。

    罗大哥看了眼导演上前道:“这一点是我的疏忽,确实会出现这种情况。若是出现这种状况,另外二人自动往后推,治疗第二个病人,如果还出现这种情况,再往后推,相当于三个人分别治疗一个病人,获胜的判断自然是治疗的时间和效果。前面我们也说过了,三个病人的难度各位评委判定是相差无几的,不存在难度差异。至于救治病人的先后顺序,由评委决定。”

    罗大哥又罗列好几个情况,详细说了该怎么办。

    大家听后颔首,大致清楚了。

    “没有疑义就开始吧。”陶星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