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男神撩妻:魔眼小神医 > 第七百六十章 惊喜(1更
    妙妙丹站在车厢座通道间,看着黑头发黑眼睛的东方少女岿然不动,对身边人来往有视无睹,心头思绪纷纷,为什么药剂独对少女无效?是她发觉了什么,还是她的抵抗能力超强?

    少女有多清醒,她的内心就有多失望。

    在国内,有修士家族和门派要保她,有国家部门护她,让人无从下手,她追来欧洲只为手刃她,本以为到了欧洲能轻而易举的杀掉她,却因为欧洲地下黑道杀手组织横插一脚,令她有力无处可发,只能再次借血族的力量。

    在欧洲,杀手组织不接暗杀任何有关少女的任务,她找不到普通的街头杀手,只能借奥斯顿的手帮忙,

    为了等机会,她逗留欧洲长达一月之久,就只为等她再至欧洲,等一次落单的机会,好不容易等到她真的落单,有机会出手,奥斯顿仍铩羽而归,少女轻松的躲过一劫,让她再次白白错失一次机会。

    少女毫发无损,妙妙丹的心中恨意涌动,少女杀了她的哥哥们和侄儿,让哥哥们尸首不全,侄子尸骨无存,凭什么她还活得好好的?

    她要杀了她为哥哥们报仇!

    心头仇恨涌动,妙妙丹情不自禁的抓紧手中的包,盯着少女,眼神带上浓烈的情绪,杀了她!一定要杀了她!

    仇恨冲上头脑,妙妙丹猛然又醒悟,将自己心头的杀机给隐藏好,镇定!一定要镇定。

    目前,她知道少女是杀她哥哥们的仇人,少女并不知道她是谁,她在暗,少女在明,就算她在少女面前经过,少女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这是她对她最有利的优势,就算这次不成功,以后还有无数机会,一旦少女对她有防备之心,以后她便不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她面前。

    将刚生出的杀机隐藏于心底,妙妙丹笑容微微,以友好又不显刻意亲近的目光打量着少女,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少女抬起头来,脸上和眼底闪过愕然,瞬即露出灿烂热烈的笑容:“你好,女士,我是华夏人。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华裔?我觉得我的东方脸型特征非常明显。”

    少女年少,还学不会掩饰情绪,看样子她还没察觉她的目的,在国外对陌生人的防备之心也不大,妙妙丹放松心情,浅浅的微笑:“你的脸型是东方人特征,皮肤比白种人的皮肤还细腻,无论走到哪,你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存在,在y国生活过的人最爱看书,你也爱看书,让我差点以为你是英籍华人,旅行的人在休息,你没睡觉,不觉得累吗?”

    女士跟自己说话,甚至有想长聊的意向,乐韵并不拒绝,报以微笑:“我的睡眠时间是十一点到三点,我刚睡醒不久。”

    “小姐是来旅游还是探亲?”

    “我出来旅行,增加社会生活经验。”

    “哦,看起来你好像是一个人是吧,你胆子真大,一个女孩子敢独自一人出来旅行。”

    “这不算什么呀,欧洲的治安挺好,人也热情,出行安全问题不用太担心。我出来这些天遇到的本地人和旅途上遇到的人非常友好,没有感觉到危险。”

    “欧洲国家福利好,生活安逸,治安是挺好的,我和朋友们经常出来旅行,也从没有遇到麻烦,你要去米兰还是罗马?”

    女士问自己的旅行目的,乐韵毫无心机的答:“我目前还没确定旅行目的,我的目的是长见识,觉得那里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会停留几天,先在都灵逛一逛再确定去哪。”

    “走到哪就是哪,也挺好的,我不打扰你看书,希望下次在旅途中能再次遇见你。”

    女士拿着东西离开,乐韵挥挥爪子:“再见,也祝你旅途愉快。”

    “再见。”妙妙丹笑着回说再见,就像路上和同游者说了几句话一样的平静,走向车尾。

    当女士带着淡香走过,乐韵回头目送,心中默念:第五次了。

    这个女士在她上车至今,共从她坐的车厢往返五次,之所以记忆犹深,是因为女士的身上有熟悉的味道——她的血液里有在z省遇到的飞头降血液的味道。

    也就是说女士和在z省深夜追杀她的飞头降有血缘关系,女士的血液味道比几个会飞的飞头的血液味道更淡一些。

    她去东南亚的缅国和y南的大街上没有遇到与飞头降师有血缘关系的人,在欧洲的火车上巧遇,不得不说世界真的很小。

    女士来回往返五次,每次皆拿点不同的东西,嗯,当扒手当得也真够称职的。

    香水味儿远去,乐韵泰然自若的吸吸鼻子,扭回头继续看书,女士的香水味有安神作用,在她闻来跟加浓的花粉味差不多,离让她瞌睡的量还远远不够。

    妙妙丹没有回头,经过少女坐的车厢往后走过二节车厢,从手包里拿出一瓶香水,往车厢之间的洗手池里倒些香水,再往车尾走,到一个车厢时随手将顺来的包塞在行李架上又继续走,每隔三到两个车厢倒一些香水。

    走回到倒数第二节车厢,同样去洗手池里倒香水,再回到座位,安安静静的坐着,性感的红唇轻轻的抿合着,不出一声。

    妙妙丹表情不高兴,奥斯顿也不问,妙妙丹见过少女,说明是她的药不灵,她不开心。

    香水的香气在车厢里飘逸,渗透空气,十几分钟后,各个车厢有人相继从小睡中醒来,有人看时间发现自己坐过站,只好准备到下一站下车,也有人发现自己的行李丢失,忙找列车员或四处寻找。

    乐小同学安静的扫描书本,在同车厢的人清醒前将一本书扫描得只余一部分,余下的慢慢翻看,很快要到都灵,所以可以扫描啦。

    火车11点从里昂市发车,在差十余分钟到凌晨五点时分进入yi国与f国相邻的都灵市,当车进市里的车站停稳,差不多到五点。

    五点时分,yi国还没天亮,除了城市有灯的地方,其他地方黑麻麻的一片,下车的乘客需转车的转车走,到目的的只能等天亮。

    乐小同学随人流下车,走出入境的通道去车站设立的入境口岸去给护照戳章,申报入境携带的财产。

    yi国的都灵是边境大城,每年有大量人员乘飞机或从陆路出入境,尤其乘火车和巴士车出入境的游客多,机场和车站有出入境口岸点。

    yi国是欧洲的申根国,一般难得拒绝人入境,何况乐同学拿本来是该国的签证,不管是从她自己的国家直接入境,还是从其他申根国再入境都没问题,工作人员戳个章,以记录哪天入境就行了。

    做了入境登记,乐韵背着自己的大背包到车站大厅购买去佛罗伦萨的火车票,车站有人工售票或机械售票,大晚上的,人工也休息,只有机械售票,她懂意语,购票轻松无压力。

    购票的时候遇到两来自非洲埃及南部的青年,因为英语不咋的,又不懂意语,只会他们本国的语言以及一点阿拉伯语,想买罗马的车票,完全不认识文字,在那急得团团转,乐同学顺便跟他们交流,协助两人买票。

    两个埃及青年看着亚洲面孔的女孩儿操着一口比较生硬的埃及语言巴啦巴啦的解说,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依着解释操作,买到两张票。

    当了一回活雷峰的乐同学,找对象练习死记硬背背下来的最基本的一点埃及语,有所收获,带着行李兴高采烈的找站台候车,等到六点后坐上去佛罗伦萨的车。

    都灵的气温有点冷,天色也到六点多后才亮,南来北往的旅行者或匆匆忙忙的转车,悠闲的去游玩,百人百态。

    妙妙丹和奥斯顿在车站坐等到天亮,再去吃早餐,乘另一班去佛罗伦萨的火车。

    乐同学和宣少华少一行人于华夏时间10月20日凌晨飞f国,于当地时间早上到,在波尔多市呆几天,去瓦省共一天,来来回回也花去数天,当天时间已是10月26日。

    当欧洲新一天来到,华少晃上街游玩,宣少和家族青年们也没闲着,早早出发去挖松露的小镇,他们出发早,花费一个多钟赶到小镇,找到预订的民居,愉快的入住。

    放妥行李,宣少兴冲冲的找本地人带路,去侦察挖松露的树林和农牧场,跑去踩点,然后租条寻松犬,精神百倍的挖松露。

    华少收到宣少说带着寻松犬挖松露,暗中鄙视,那家伙是闲得蛋疼,所以才喜欢亲力亲为,挖松露所付出的花费比直接去买松露还多,宣少干的就是吃力不省钱的事儿。

    当然,他只鄙视宣少主,小萝莉么,那只小萝莉鼻子比狗还灵敏不知多少倍,她去挖松露必定会赚得腰包鼓鼓,钵盆满地。

    宣少主已经到达f国小镇的树林里满世界的寻找松露,乐同学还在开往佛罗伦萨的火车上欣赏沿途的风景。

    火车行程三小时到达目的,其时佛罗伦萨的上班族们才刚上班,太阳则已升起,照着有些湿气的城市万物,古老的、保留着罗马时期与哥特等风格的建筑闪烁璀璨的光芒,大街上的商店很多开始营业,生活惬意而悠闲。

    佛罗伦萨,世界艺术之都,时光也格外的偏袒这座城市,让它好像还停留在古罗马的文艺复时期,青春不老,无论走在哪条街都能感受到浓厚的文化艺术气息。

    火车进的中央车站,乐韵下背着自己的背包,面前一只小背包,怀着无比愉快的心情走出车站,乘坐公交车,一边去目的一边欣赏艺术之都的街景,感受城市的美丽。

    路上换三趟公交,过了贯穿全市的阿诺河,到河对岸,再沿临河的大街步行,欣赏河岸风光,慢慢的走向目的。

    yi国进入冬季,人们穿的是秋装,很多树木叶子被时光染成红或黄褐色,和着建筑的颜色,常常分不出是树还是建筑的墙,河水还是那么安静的流淌,仿佛感觉不到季节的变化。

    米罗躺在四楼的露台上,内心很幽怨,他的东方小朋友明明已经到yi国,竟然不给他打电话,也不通知他去接车,她究竟是先来看他呢,还是先去找她的在艺术学院的姐姐?

    他知道小朋友昨天晚上乘夜车从f国到yi国,知道她早晨入境,知道她乘火车从都灵到佛罗伦萨来,知道几点到站,可惜,在她没通知他之前,他要当作不知道,不能去接车。

    小朋友自他连续给她寄布偶之后,她大概不开心啦,也不理自己,说不定就是如此她来佛罗伦萨也不告诉他行程。

    那么问题来了,以后,他要不要再寄几个布偶给她?

    想象着小朋友收到布偶娃娃的表情,米罗不厚道的笑出声,不说别的,仅想想小朋友的表情就能让他每天有个好心情。

    正开心着,久没人联系的手机号唱起歌来,赶紧拿来看,赫然发现正是小朋友来电,而且——对方的位置正在自己家楼下!

    看到显示出的对方位置,米罗腾的跳起来往书房内跑,冲进书房才接电话:“哈罗,小乐乐,上午好,你终于想起你的朋友米罗啦,我感到非常开心。”

    “米罗,我就在你家楼下,准备到你家做客,欢迎不欢迎?”乐韵站在大街上,看着眼前一排三栋紧紧相挨的、全是红色外墙的房子,目光落在其中一栋楼,那栋楼是经营酒馆和住宿的,主人真懒啊,门口标着写有住宿、酒馆字样的牌子,大门的圆形拱门头贴写有酒馆字样的字母,然后啥都没了,干干净净。

    “小乐乐,你等着我,我马上下来!”米罗喜之不尽,拿着手机向外跑,刚跑几步听到小朋友按了通话结束传来的“嘀”音,他跑出书房,朝楼下飞奔。

    他一口气从四楼跑到一楼,冲出与酒馆相连的过道,跑出门,就见对着他家的街道的道旁站着自己的东方小朋友,小家伙大包小包将她挤得就只见一颗脑袋两条腿,让她显得更小,唯有一张圆脸上的笑容暖暖的,像地中海的阳光那么明媚。

    “小乐乐!”看到自己的小朋友,米罗心中被巨大的惊喜冲击着,张开双臂飞过去,他还以为小朋友生气不理他,会先去找她姐姐玩耍然后才会联系自己,再去看教父,没想到小朋友给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乐韵挂断电话后顺手又关手机,等着米罗帅哥,当看到帅哥冲出来,眨了眨眼睛,嗯,米罗又变帅啦!

    米罗穿着无领的白衬衣,米色西装,绅士的装束,配上他的蓝眼睛,像晴天一样美好。

    帅哥那么热情,她不能躲,张开双臂与帅哥朋友礼节性的拥抱一下,帅哥立即又是贴面礼,左右左的贴三次面,她也表示理解,因为米罗帅哥的母亲是f国人,贴面礼是f国的贵族礼仪。

    与小朋友行了见面礼,米罗摸摸小家伙的脑袋:“小乐乐,你来了怎么不提前打电话给我,我去车站接你呀。”

    “想给你一个小惊喜呀,就问你意不意外,开不开心。”乐韵呲牙,搞突袭什么的也很不错噢。

    “很意外,很开心,我差点以为你骗我呢,小乐乐,背包我帮你拿,我们上楼喝茶。”米罗开心的帮小朋友摘背包,这个惊喜让人太开心啦。

    帅哥要帮自己拿行李,为了不抹他的面子,乐韵让他帮提走大背包和一包东西,自己只背着面前的小背包,跟着走向酒馆。

    走进门,能看见去酒馆喝酒用餐的大厅和去楼上的楼梯,楼有几百年历史,是罗马风格,楼梯的墙壁上绘着画,让简单单一的楼梯道也显得生动明媚。

    米罗陪来自遥远东方的小朋友登楼梯,一直爬到四楼,再沿圆拱形的走廊往前,到私人生活的客厅,将行李放一边,请小朋友坐,他煮水泡茶。

    米罗帅哥的家标准的欧式装潢,简约,家具精美,窗口是朝背着河的面,有露台,能看到后院的树,还有远方别人的屋顶。

    坐在欧式客厅,乐韵觉得吧,这种地方有高大上的感觉,必须得淑女优雅,不能像在她家那样随意,也不能像在师母家和晁哥哥家一样滚成一只球,总体感觉是有束缚感,她还是喜欢接地气点的地方。

    米罗煮着开水时,打电话给丹特老管家请帮送些点心上楼,再从厨柜里拿出茶具和茶叶罐,洗好茶具端桌面上。

    他刚准备好泡茶的用具,丹特老管家带着两个青年侍者送点心上楼,老管家听少爷说东方小客人来了,那可是相当惊讶的,立马就拿出自己家做的最好的点心往楼上送。

    敲了敲门才进内,向东方少女行点头礼,再带青年将送来的丹麦卷和面包甜点放桌面,老管家亲和的向小女孩弯腰行礼:“欢迎您的到来,可爱的东方小姐。”

    在老管家带人进厅时,乐韵先礼貌的站起来,听米罗说他父母在他很小时就去世,是老管家帮他打量酒馆,照顾他起居,老管家就是他的另一个长辈。

    老先生太有绅士风度,弯腰表示敬意:“谢谢,接下来的几天麻烦老先生您照顾了。”

    丹特老管家非常开心,请小客人品尝点心,带青年侍者下楼去为少爷和客人准备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