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好官人 > 第九百二十八章:严正交涉
    “大桶张家”小官人又搞幺蛾子了!

    这是汴梁城中最可乐的新闻了,因为这个张小官人太接地气了,从来不自持做官了,就对百姓不屑一顾。反倒是一点架子都没,该出门锻炼跑步就跑步,该打招呼就打招呼,也会在路边摊吃小吃,甚至兴致来了,还亲自指点一下小吃摊该怎么做菜才好吃。出入酒楼菁楼,那是经常的事,甚至还能在茶馆一坐就是一下午……

    如此亲民的官,可谓是奇葩一个,文官们都以他为耻。在文官们看来,虽然亲民也是他们常常上演的戏码,可也不曾做到这等地步啊!这是真的不把自己当成官,反倒是像百姓一样,甚至还是底层百姓那种,聊天无忌,嬉笑怒骂都来,随性得像一个商贾——好吧,张正书本来就是个商贾。

    这会张正书鼓搞什么呢?

    不消说,自然是驰道了。

    这东西太罕见了,李县的百姓自然是把这当成了新闻,四处传播。

    要知道李县的科技水平,可以说是整个大宋最高的了。高到什么程度呢?遍地都是钢筋混凝土的房子,连砖木结构的都少见了。这还不算,家家户户都养了大量的家禽,还有集中的养猪场,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把排泄物都集中起来,供沼气池发酵成沼气燃烧。

    其实,李县的人口密度已经不低了。再加上李县建立了不少公立厕所,沼气的供应量还是足够的。这样的科技感已经不低了,再加上家家户户都用上了玻璃窗,穿上了棉布衣裳,县里都通了水泥路……就算是张正书,要是乍一看,张正书都觉得回到了后世的农村。

    这不,在一个这样的,没有城墙的县城里建造有轨马车,绝对是一件轰动的事。

    很多汴梁城百姓都兴致勃勃地来李县观摩,这一看不打紧,汴梁城的百姓有点自卑了。

    就好像后世欧美国家到了中国大城市一样,羡慕中国满地都是高楼大厦。而他们自己的国家,城市里多是上了年纪的建筑,甚至有几百年的。说起来,后世中国人羡慕人家的“历史底蕴”,而欧美那边的人则羡慕中国,能住在这样的高楼大厦里。按照他们的话,要是能住新房,谁愿意住几百年的房子?!看都看腻了……

    一样的道理,汴梁城的百姓看到李县满地都是两三层的钢筋混凝土小楼房,还带着一个小院子,县里还有专门的蹴鞠场,平日里都有专业的球队在踢球。而汴梁城中的酒楼茶肆,勾栏瓦舍一个不少。甚至因为批了地给张正书,张正书还专门鼓搞出了一个占地数百亩的休闲会所——其实就是养马场,里面养了几十匹蒙古马,还建造了不少《射雕英雄传》里的场景,甚至还挖了一个小湖。

    这个休闲会所,是汴梁城中的富贾豪绅最喜欢来的地方。

    无他,因为前和乐楼行首李师师,正式成了这个休闲会所的老板娘。

    为了追随李师师,这些人甚至买了四轮马车,专门到休闲会所里的。甚至休闲会所还经营住宿业务,除了不提供什么特殊服务之外,都能让你享受到在别处不一样的服务。

    超大的草场捶丸(宋朝版本的高尔夫),还有赛马关扑,甚至还有各种角儿唱曲,还有各式各样的新乐器……这都是别处不曾有的。更重要的是,休闲会所里会上演舞台剧,《射雕英雄传》等等“经典”剧目,都会在这里上演。当然了,这样的休闲会所入门的门槛挺高的,一次消费都在十贯钱以上。没钱的,只能在外面看看了。

    为了这事,曾瑾菡还跟张正书闹过两天别扭呢,说张正书肯定是有私心,才把休闲会所建在李县的。要不是这样,为啥不把大名府的养马场改造成休闲会所呢?

    张正书哑口无言,只能默认了这个说法。

    确实,张正书是有私心的。

    李师师在李县,张正书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不然的话,李师师被人拐跑了,张正书那才是欲哭无泪!

    最让张正书惊讶的是,李师师居然非常有演戏的天分。她第一次摘下面纱,出现在舞台剧上,扮演那个包惜弱,真的是我见犹怜,立马虏获了不少观众的心,舍得花大价钱去捧她。后来当知道“包惜弱”就是李师师,这就更不得了。于是,自此开始,休闲会所的生意好到不行。

    《笑傲江湖》也在改编成舞台剧了,这一次李师师更是主演鬼马精灵的“任盈盈”,已经不知道多少人爱慕李师师了,甚至迁怒到了张正书,觉得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但这些人也不看看,张正书取得了多大的成就,好歹也是一个官啊,他们这些富贾豪绅算得上什么?

    当然了,也有一些文官化妆前来观看的,只不过被“黑客”认了出来,给张正书捅了上去,立马被查了。不查不打紧,一查,呵呵,又是几个不干人事的官。没说的,立马遭到了训斥。

    你说说看,这样集天底下好事于一身的张正书,能不被那些文官记恨吗?

    这不,李县开建驰道的事,立即被这些文官们利用了起来,不仅在朝堂上大肆弹劾张正书,还在报纸上大肆抨击张正书“浪费民力,奇技淫巧,机变械饰”……张正书则充耳不闻,埋头做自己的事。外界发生什么,关他什么事,好好报道几个贪官,比什么都重要不是?

    于是,报纸业形成了一个奇观,几乎一半的报纸都在含沙射影怼张正书,而张正书则针锋相对地怼贪官。

    还真别说,张正书一怼一个准,但凡是贪官,最后的下场都是乖乖地自己上缴了非法所得。因为这样,大宋才能支撑得起两头开战。没办法啊,同时和辽国、西夏开战,实在是压力太大了。

    让张正书都不相信的是,大宋水师沿着渤海进入幽云十六州,居然真的把辽国吓到了。而且,大宋水师也不负众望,一举轰塌了霸州的城墙,把辽国的守城军队都杀了不少,一点都不比辽国的声势小。这一下,把耶律洪基都吓得够呛。更无奈的是,辽国水师等同虚设,根本不敢和大宋交锋。得知这个消息的赵煦,哈哈大笑,觉得终于找到了制衡辽国的办法。

    这不,辽国立即派出了使臣到宋朝严正交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