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宝典 > 第292章尸体
    “没事,这伤对我来说很容易治。”云清扬道。

    “那就好,我到外面看看。”高复说着就出去了。

    乐天真在院子里等着他,刚好出来的高复也是找他的。

    高复问:“这砍伤是怎么回事?”

    乐天有些气愤地道:“今天在街上一个疯子拿着一把刀就乱砍。”

    “那疯子是何人?查清楚了吗?”

    “清楚了,他叫冯大海,前些年,他的妻儿三人一夜之间死在火灾里,家产也全毁,他接受不了,就疯掉的,他也没有亲人,时而又正常,因此就在哪烧掉的房子住,平时虽然疯疯癫癫的,但是没有什么攻击力。”

    “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发起疯来,砍伤这么多人,这些伤口都很大,没有大夫能救治得了,幸好弟妹救了他们,不然就是十条性命。”

    乐天感慨地说道,这弟妹的医术还真是了得啊!

    高复点头,“你最好查查,他如何得来的刀。”

    “这有什么问题?”乐天问。

    “那把伤人的刀在哪里?”高复没有回答,而是问道。

    那把刀刚好是一个捕快拿着,还没来得及送回衙门,于是乐天连忙叫人把刀拿了上来。

    高复看了看,道:“这把刀是新的,而且极为锋利,在外面买也不会便宜,起码也要二两银子到三两银子,这刀也算是比较珍贵的,所买之人一定会好好放好,这疯子是如何得到这把刀?你最好查下,以防万一。”

    乐天神情有些凝重,点头,道:“你也觉得这不对是吧,我刚才看到这把刀就很奇怪,看来还真的要查查,我就先查这刀是何人所打,看能不能找出有谁买这把刀。”

    这是乐天的事情,高复把自己怀疑的问题也说了出来,也没把这事多放心上,送走乐天,他又再度回到房间。

    云清扬虽然没有出去,但是他们就在门口外说,她耳力好,自然也就听到了,见他进来道:“你觉得这事有问题?”

    “嗯,我想不是简单的疯子伤人事件。”高复回。

    云清扬点头,也没有再问什么。

    她心里却是想着,这事看来真的要查查,但是不能和高复说,这些日子,他已经不能专心读书了,他要是知道这事情隐藏的真相,肯定很耽误他读书,这乡试很快就要到了,她不想他操心太多。

    虽然这事高复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他并没有想到别的问题。

    接下来,他也没有继续去诸葛府。

    又是新的一天。

    高复往诸葛府走去。

    “高公子。”一道声音响起。

    高复看去,真是吴文才,他带着小厮走来,高复微笑着拱手,“吴公子。”

    “我刚好要找你呢?”吴文才笑道。

    “有事吗?”

    “过两天,有不少人去狩猎,你也去吧?”吴文才微笑着邀请。

    “我没马。”高复道。

    “没事,马多得是,到时候给你备一匹。”吴文才一副这不过就是一件小事的模样说道。

    “那就麻烦吴公子了,刚好那天我不用上课。”高复笑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吴文才道。

    高复点头。

    于是两人就把这事给定了下来。

    高复目送吴文才走远了,他才继续往诸葛府走去。

    高复出门后,云清扬带着帷帽也一人出门了,她到了疯子伤人的路段徘徊着,在这里,她还能看到一些没有完全清理去的血迹。

    一阵风吹来,帷帽的纱布拂动。

    不远的乐天刚好看到这一幕,虽然没有完全看清云清扬的容貌,但是也看到一点,再看身影,于是上前问道:“高弟妹,是你吗?”

    “是我。”云清扬回。

    “你怎么在这里?”乐天问。

    “我刚好路过。”云清扬回。

    乐天点头,“我这是要去冯大海家看看,告辞。”

    “不知我可否去看看。”云清扬道。

    “不好吧,那地方是冯大海的家,被烧后,也没有重新盖,破破烂烂的,冯大风也就那样住着,没什么好看的。”乐天道。

    “没事。”云清扬道。

    “那好吧!”乐天也没有再坚决。

    于是两人往冯大海家去。

    乐天有些好奇地问:“高弟妹,你去哪里做什么?”

    “我有自己的事情办。”云清扬回。

    自己的事情!自然是不想说的,乐天也没有多问。

    冯大海家在这附近的巷子里,很快就到了。

    这是一处被火烧过的房子,长了荒草,风吹雨打,透出一股荒芜的感觉。

    “高弟妹,这冯大海也死了,这地方会卖出去,所得的银两会把你的诊金给付了的。”乐天道。

    云清扬点头,没有推辞。

    她在屋里徘徊,耳边却听着乐天朝邻居问话:

    “这些日子有谁找个冯大海吗?”

    “我没注意过,应该没有吧,我也没有见过有人来,再说这地方谁会想来啊,就是我们这些邻居都没去过。”

    “是啊,铺头大人,我也没见过,不过真是太危险了,这冯大海居然会砍人,我们作为邻居的最先遇害啊!想想我就做噩梦。”

    乐天在周围忙活一阵,没有任何收获,于是他就走向云清扬,“高弟妹,可否要走了。”

    云清扬朝乐天道:“我能看下死者的尸体吗?”

    “这死者的尸体不好看。”乐天道,他觉得高复有些奇怪,难道这弟妹也是很奇怪?居然提出要看死人的尸体,这有什么好看的,看到了还不得被吓到。

    云清扬:“没事。”

    这不是没事的意思啊!这弟妹听不懂话吗?

    乐天想着,只是看着对方立在哪里,他也看不到她的神情,不知为何,他居然不敢去拒绝,犹豫着。

    “走吧。”云清扬的声音又响起。

    对方又是两个字,乐天也不知为何,听了这话嘴上就本能地道:“请。”

    他回神后,深深地觉得,这弟妹比高兄弟还诡异。

    衙门。

    那尸体被白布盖着,云清扬刚要伸手去揭开,突然停了下来。

    一旁看着乐天感觉好笑,刚才说要来看尸体的,这会知道害怕了吧!

    “弟妹,这尸体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我们离开吧?”乐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