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殇陌剑狂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那边一堵高墙,高不可攀,可也没拦住奔水一刀的轻功,他看准高墙半腰的一块木质踏板,心里已有主意,身子一跃,已然跳了上去,借力在踏板上猛烈一蹬,已翻上了高墙之上,为防东郭鸢和龙且等借着踏板追将过来,一刀反卷,已将那块踏板削落下塌

    他面上泛起一股得意而诡秘的笑容,朝着正欲追过来的东郭鸢等狂傲地斜了斜眼,身形一转,正欲翻过那堵高墙,可见高墙那边,眼球触及之处,尽是密密层层的楚军

    一人从大军里跨将出来,正是黎煞,冷笑了两声,朝着高墙上的他高声喊道:“奔水一刀,你可真是狡兔三窟啊如今终于肯现身了,但凡你留下手中的宝刀,我黎煞保可饶你不死,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

    奔水一刀站在高处,一望之下,根本看不到楚军势若长龙的尽头,不觉冷汗直冒,顿时也显得有些傻眼

    东郭鸢一箭未成,还遭奔水一刀冷眼,不由暴跳如雷,见奔水一刀跃身而去,更是怒不可遏,旋即又架起长弓,朝着高墙上的奔水一刀满弦又射出一箭

    奔水一刀见楚军势众,进不能进,退不能退,东郭鸢的利箭又追射而来,面对这般凶险之势,哪还能顾及其他身子一跃,已纵落于高墙那边,挥开大刀,又大势地拼杀起来

    谁知这边面对的可是黎氏兄弟三人兵凶战危的攻势,也是没有捡到丝毫的便宜

    羽化公主在一旁指挥战斗,倏地喝道:“都给我住手”

    与奔水一刀战于一处的正是黎氏兄弟三人

    三人一听羽化公主高喝,旋即闪身一旁,各自领兵,将奔水一刀围得密不透风

    三人不解公主之意,黎煞问道:“公主,这是为何”

    羽化公主踏马向前,冷冷地道:“你们兄弟三人去那边协助捉拿反贼,这里交由我来处理”

    高墙之间,有一门相隔,若是打通那扇大门,高墙便也不再是一隔两街的屏障了

    黎煞兄弟三人互望一望,自是有些不愿,可身在营中,羽化公主的命令,他们岂敢不从

    黎煞接过羽化公主手中的一把钥匙,愤气跃至大门旁,将那碗粗的大锁打开之后,大门那边,突然一个兵卒撞至门上,巧将大门撞开,黎煞的身子,还被大门撞倒一边

    紧跟着大门那边,穿封狂的身子已一闪而来,詹、杨二人也跟着紧随而至

    那边的楚军,也跟着拥挤了过来

    穿封狂看了一眼羽化公主,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朝着那大门之处,倏地大开数掌,那边的楚军如受狂风猛浪冲击着,自是无法拥挤过来

    穿封狂喊道:“大哥、二哥,上锁”

    詹天扬跨步上前,倏地夺过正欲爬起来的黎煞手中的大锁,一个反扣,已将那大门锁死

    黎鬼上前,将黎煞扶起之后,狠狠地道:“尔等竟如此张狂,竟敢大闹楚营,统统给我拿下”

    羽化公主将手中马鞭一扬,喝道:“且慢让他们走”

    黎煞一惊,说道:“公主,怎可让他们走上头若是怪罪下来,你当如何交代”

    羽化公主笑了笑道:“我是说,你们兄弟三人跟他们一起走,这样,我自有办法交代”

    詹天扬和杨不凡二人自是认得羽化公主,只双双抱拳,向羽化公主崇敬一揖,没有说出片言只语,深怕暴露了其间的一些秘密

    穿封狂借着羽化公主的保护,邀着几人便向圈外奔出

    方走出不远,半空突地飘来几人,有人喝道:“尔等休走”

    话音方落,魔尊兄弟三人已飘飘然从天而降,横挡住了四人的去路

    穿封狂见那发话之人正是念无常,不由冷冷地道:“尔等莫非还要与我一较高低么”

    魔尊三人,仔细一看之下,便已认得,今日这小子虽然已经摘下了面罩,可那日吃过这小子的大亏,即便这小子化成灰烬,他们也能将他辨认出来

    莫尊跨步上前,嘿嘿笑道:“尔等还是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你们已是四面楚歌,再负隅顽抗,也是死路一条”

    羽化公主驾马过来,朝着魔尊几人瞪了瞪眼,厉声说道:“三位师傅,莫非今日要与羽化反其道而行之么”

    穿封狂乃聪明之人,知道妹妹若是真与那魔尊三人翻了脸,后果将不堪设想,自己兄弟几人受困是小,可不能让妹妹也受到牵连。

    略一思索,当即将剑一横,粗声喝道:“你们几个打不死的怪物,今日我便要取下你们的首级,看招”

    话音才落,他的利剑已然朝着魔尊三人横空削过

    三魔和他交过一次手,俱知道他的厉害,都不敢出招硬接,当即旋身躲避。

    三魔闪开,后面的一群楚军,顿如狂涛猛浪般向穿封狂的四周一拥而来

    穿封狂见妹妹站在一边,心急如焚,不由灵机一动,倏地解下背上李帆的尸体,向着她的马匹处扔了过去,并高声喊道:“速走,定要查明李将士的死因”

    李帆的尸体倏地落在羽化公主的快马之上,马匹受惊,当即托着二人往外疾行而去

    穿封狂解下身上的负重,那更是拔山盖世,锐不可当,一把凛霜在手,已将一拨一拨的楚军斩杀于快剑之下

    奔水一刀仍是努力撤向包围圈的外围,只有詹天扬和杨不凡二人,丝毫没有退却之意,越杀越猛,越杀越劲,转眼之间,楚军已死伤不计

    詹、杨二人一直背靠着背,相互默契有加,配合得极其到位,任你再多楚军攻将上来,他们对付起来貌似也游刃有余

    几人慢慢杀向一边,也快出得那边甬道

    穿封狂的快剑在那甬道口杀出一道血口,并高声喊道:“大哥、二哥,快走”

    奔水一刀自不用说,早已杀出了甬道外,又杀向了一边楚军薄弱之处

    詹天扬和杨不凡二人极力除去近身的一拨士兵,当即纵身向甬道外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