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魔法召唤师 > 第一二一章
    就在罗恩想着要怎么去回答那霍普金斯的时候,广场上的白色光柱渐渐收敛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焦糊味道,还夹杂着一丝丝的血腥气息,让人闻着便是胃里一阵翻腾。

    罗恩的眉头微微一皱,这个时候也没时间跟这鹰身人套近乎了,他能感觉到,远处那股可怕的气息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往他们这边移动过来。

    “霍普金斯族长,现在恐怕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魔界的怪物就在我们的身后,这些是只知道杀戮和破坏的怪物,要是被他们发现了你们的存在,想来应该不会放过你们的。”罗恩的声音十分的诚恳,他这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而是魔界向来就是如此。所过之处绝对是如同蝗虫过境,寸草不生,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更好的收割负面情绪来壮大己身。

    霍普金斯同样皱起了眉头,只是思考了片刻便说道:“我这就回去通知族人,你们跟我们一起离开,在我们鹰身人的洞穴深处,有通向外界的隐蔽通道。通过那里便能离开科勒山脉,直接到达东域的西西里斯丘陵。”

    听到这话,罗恩也是一喜,若是从山路撤退的话,虽然也能离开科勒山脉,但一来速度十分的缓慢,陡峭的山路给所有人都会带来不便。一旦那拉维亚追上来,恐怕他们都得交代在这里。

    可若是有了鹰身人的隐蔽通道,那离开这里的难度便大幅的降低,被追上的可能也就小了很多。

    只是罗恩想起来刚才霍普金斯和那年轻鹰身人之间的冲突,顿时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看见罗恩的表情,霍普金斯似乎早有预料,说道:“年轻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完全不必担心,你的那根吊坠是我们鹰身人一族恩人所留的信物。只要有这个吊坠,所有的鹰身人都必将听你的号令,没有人敢不从。”

    “什么”这下子倒是让罗恩有些不敢置信了。

    “这事情容稍后我们再细说吧,现在当务之急,便是离开这里。”说完,霍普金斯便是对着天空一声长啸,那尖锐的音波极其具有穿透性,能直接传出去数十公里。

    很快,便有不少的鹰身人出现在了山洞口,似乎很是不解族长召唤他们的意图。

    霍普金斯扑扇着翅膀,简单的跟那些鹰身人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当说到某处的时候,那些鹰身人全部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罗恩,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仇视,反而带上了一些敬

    佩之情。

    虽然罗恩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从他们对待大地之心的态度上他多少也已经能够猜到一二了,定然是和他的徒弟菲洛斯有关。

    霍普金斯和那些鹰身人的交流很快便结束了,只见那些鹰身人扑闪着翅膀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这处悬崖大概有百米宽,你们若是没有达到宗匠级别是无法通过的。我已经让年轻体壮的族人赶过来了,你们若是信得过我们,便让我们带着你们过去。”

    那些贵族一听霍普金斯的话,刚想说话,却是被肖恩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肖恩何等聪慧,眼下的局面若是不这么做的话,迟早会被身后的那可怕怪物给追上。两害相权取其轻,若是要在这两者之间选择一个的话,他宁可相信这些鹰身人,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性命放在侥幸不被怪物追上的这种可能性上。

    “霍普金斯大人,我们自然是信您的,至少,在面对魔界的生物面前,我们都是盟友,不是吗若是连盟友都无法信任的话,那这世界恐怕迟早都会被魔界给攻占。”肖恩朝着霍普金斯恭敬的一礼说道。

    霍普金斯微微笑了笑,虽然他听得出肖恩这话的意思,但却也不愿去点破,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看肖恩的穿着,身份必定不凡,即便不是这里的领头人,也是有着一定身份地位的人。这样一个人能放下身段和戒心说出这样一番话,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好,那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行动起来吧。”霍普金斯一挥翅膀,便有不少身体强壮的鹰身人来到罗恩众人的身边。

    因为时间紧迫,罗恩也没和众人解释太多,但所有人都出奇的配合,很快便开始了大范围的转移。

    这些天来,罗恩在众人心中所建立起来的威信,已经让那些骑士愿意无条件的听从罗恩的指令,更不用说那些和罗恩出生入死的学院学生了。

    也就在罗恩这边转移的同时,峡谷战场中央,原本被白色光柱所笼罩的地方,一个足有十公里直径的圆形大坑之中,拉维亚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显然他此刻极为的暴怒。

    原本强健的身体此刻只剩下了一般,右手已经不翼而飞,橙金色的法杖也在之前的爆炸中被炸得支离破碎,完全无法再次使用了。

    他的周围满是散发着焦糊味道的碎肉,但因为强悍的生命力,仍然有接近两千的怪物存活了下来,地

    上还有不少的碎肉不断蠕动着,似乎想要重新聚拢起来,足可见魔界生物生命力的顽强。

    “罗恩,你会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拉维亚紧咬着牙齿说道。“所有人,给我追一个也别放过全部杀掉”

    还活着的那些怪物皆是发出一声怒吼,齐齐朝着罗恩他们逃跑的方向追了出去,地面上被踩踏得发出隆隆的声响。

    可就在这些怪物刚刚追出去百米远,突然全部诡异的停了下来,就好像是被定格在了那里。那些怪物脸上的表情依然狰狞,有些更是双脚凌空跃起。但偏偏却停在了空中,诡异至极。

    “唉。难得想好好睡一觉,却让你们这些小老鼠给搅扰了兴致。”天空中突然传来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那声音虽然不大,可却如同一个炸雷,让拉维亚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似乎是听见了什么极为可怕的声音一般。

    也顾不上那些已经被定格在那里的上千怪物,他此刻唯一的念头便是逃跑,逃得越远越好。

    脚下一步迈出便是数百米远,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拉维亚已经跑到了原先的峡谷入口处。但他只是稍稍回头看了一眼,便是吓得不敢停留,继续朝着远处奔逃而去。

    他看见刚才被定住的那些怪物,就像是被一直无形的大手从世界上直接抹去了一般,一个个都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形式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空气之中。只是这样还不足以让拉维亚害怕,而是他发现,那些消失的怪物连同他们过去所存在的所有记忆,都被从他的脑海中给抹去了。虽然这种感觉只存在了一瞬间,他就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逃了。可哪怕只是极为短暂的一瞬间,那种发自灵魂的战栗,还是让他义无反顾的往东南方向玩命的奔逃。一直像这样跑了一天一夜他才敢停下来喘一口气,休息一下。

    峡谷战场的大坑上方,一个身穿一声青铜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傲然而立。他的衣袍无风自动,发出咧咧的声响,他看了一眼罗恩他们离开的方向,眉头不自觉的蹙了下,最后却是什么话都没说。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正是安琪拉。看着地面上那深达数十米的巨大坑洞,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喃喃自语道:“唉,以后再也看不到峡谷的景色了。只剩下一个丑陋的大洞。”

    中年男子宠溺的摸了摸安琪拉的脑袋说道:“这有什么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