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佳偶田成 > 第154章 咋那么不是人
    帮季铁辰做完饭,吴小玉回到大舅家,把馒头出锅,见时间有点久了,馒头虽然没怎么样,可是烫有点少,她就又往锅里加了点水,烧开了摆上桌子,招呼大舅和大舅母吃饭,自己拿了碗筷和馒头、萝卜汤到姥姥屋里,跟姥姥一起吃。

    饭后她又帮忙把厨房收拾了,然后才回家。

    刚走出院子,就见季铁辰在他的院门外铲雪,把道路两边的雪都铲出好宽一片了。

    吴小玉惊讶地问:“铁辰,你怎么还在铲雪为什么不睡觉路够走就行了,铲那么宽干什么”

    季铁辰见她终于出来,说道:“我是在等你,顺便铲的雪,不然干等着太冷了,又不想到大舅家里去,怕他们觉得我在催你回家。”

    吴小玉走近了问道:“你等我干什么现在连赵玉成都冻伤了,没准会害我,在村子里走,不用你送的。”

    季铁辰指了指两边一人多高的雪说道:“人不害你还有雪呢,要是不小心走到哪里撞一下,落塌下来把你埋了,你叫都叫不出来”

    吴小玉没想到他担心的是这个,说道:“你这想的也太多了吧,我至于那么倒霉么,下雪没埋到,却被下完的雪埋死我这眼神儿雪亮的,怎么可能瞪眼睛往雪上撞。”

    季铁辰笑了:“行,是我担心得多了,那就当我想借机会跟你多呆一会儿吧,走,我送你回家。”

    吴小玉暗笑,这家伙总算说实话了,就是为了和自己多呆一会儿,忍着困也想见自己,是不是有点傻

    不过她还是高兴,没拒绝季铁辰的好意,跟他一起向家里走去。

    到了家门口,季铁辰没再进去,看着她自己回家,帮她把院门关好就回去了。

    吴小玉回到屋里,问道:“哥,嫂子,你们都在家吗我要锁门了”

    吴大山却在他屋里说道:“我们都在家呢,你还锁什么门,有什么怕丢的全都被雪埋住了,连猪圈那儿都一大圈雪,就能露出个猪脑袋吃食,锁不锁院门有什么用。”

    吴小玉心想,哥说的还真对,既然这样,那就不锁了。

    她进了东屋,打算跟母亲一起睡觉。

    却见母亲盘腿坐在炕上,两人胳膊肘拐在腿上,坐姿有点好笑,但是脸色却很阴沉,似乎在生气。

    她以为娘还在为大舅和佟春芳担心,劝道:“娘,你别担心了,我看春芳问题不大,可能手脚有点问题,其他都没事儿,命肯定能保住,我大舅伤得更轻,养养就好了,你别上火了。”

    佟氏却骂起来了:“我上火我还生气呢,一个个都不好玩意儿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凑合的,真是王八遇上鳖,没一个好饼”

    吴小玉一愣,心想这是骂谁呢难道是哥嫂又惹她生气了可是听哥刚才的声音,应该没被娘骂啊,嫂子跟他说话也挺和气的。

    她小心地问道:“娘,你这是咋的了,谁惹你了”

    “还能有谁你二婶那个不要脸的还有赵玉成家,全都他娘是鳖犊子一个个都不是人做的,全都是王八生的”

    吴小玉更愣了,娘是爱骂人,可是骂到这个地步,应该真是气到一定程度了。

    她一边往炕上爬一边奇怪地问:“这到底是咋的了我看你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佟氏拍着炕数落起来:“我是真想杀人,就是杀了他们也没用你不知道,昨天春芳今早春芳和赵玉成被找回来的时候,赵丙根媳妇不是叫着喊着说不要春芳了么,让你大舅家退彩礼,大伙还都以为她说气话呢,结果人家可倒痛快,今天下午就跟你二叔又定了,人家这回娶吴小莲了,真不要春芳了,你说是不是王八犊子”

    吴小玉傻眼了,之前是听娘说赵玉成家要悔婚,可是她也以为只是一句气话,没想到赵玉成家真能这么干,那毕竟是定完的亲事,三媒六证什么都有了,就差最后娶亲入洞房,因为受点灾,说不要就不要了

    她眼睛瞪得老大,说道:“这是真咋的不是说赵玉成冻得比春芳轻吗他要是没春芳严重,应该落不下残疾,受点罪养好就完事了,咋还真退亲呢”

    佟氏更火了,叫道:“说的是啥呢他们俩为啥被埋到雪里的谁不清楚,好好的拉柴禾能弄到这地步吗肯定是跑人地方骨碌去了这种事儿春芳再不要脸也不能上赶子说吧肯定是赵玉成勾引的两口子的事儿都干了,他那边说不要了这不是要春芳的命呢么现这样不嫁给赵玉成,你让她嫁给谁身子都给了,再冻出毛病,缺手缺脚,你说谁还能要她这一辈子不就毁了么这我要是再不生气,我还能因为啥生气”

    吴小玉两眼发直,别说娘生气了,连她都生气,虽然明知道赵玉成不是东西,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却也没想到他这么损,这样真是把春芳一辈子都毁了

    就算自己对春芳的关系不怎么好,但到底是表姐,不看别人,还看大舅和姥姥呢,这气想不生都难。

    她气得铺被子的心都没有了,跟娘一起坐在炕上,说道:“娘你这是听谁说的信儿准吗”

    佟氏更气:“能听谁说的,大雪泡天的,别人谁串门子还不是你二婶,专门跑我这儿得瑟来了那家伙乐得嘴都合不上了,跟我说赵丙根两口子许给她六十两银子的彩礼,比娶春芳还多十两呢先给了她十两当聘礼,剩下的等把春芳的彩礼钱要回来再给她”

    “还想把春芳的彩礼钱要回来”

    “可不是么,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都睡了,不娶当媳妇,还想把彩礼钱要回来,再娶别人咋能这么不是人这我正寻思呢,要去跟你大舅和大舅母说,这钱说什么也不给,他们不娶就不娶,这钱留着给春芳当养老钱,万一以后春芳嫁不出去,总算攒下点,不然以后咋办可是我又担心说了他们全都上火,你姥知道又哭,我就没想好咋办,坐这生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