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朝仙道 > 第四章 众矢之敌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呐!我,我看到了什么?”

    “一向冷若冰霜,不苟言笑的卫仙子居然对那个布衣小子笑了!”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一刹那,四面八方无数的目光集中到了陈少君身上。众人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看着陈少君满脸的不可思议。而卫仙子的追求者们心中更是一片哀嚎,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现在的陈少君恐怕早已经被众人的目光戳得千疮百孔,死了无数回了。

    “蓁儿,好久不见。我去了一趟竹园,刚刚经过这里。”

    陈少君淡然一笑道,他神情恬淡,气度娴雅。虽然周围都是杀人般的嫉妒眼光,但陈少君却视若无睹,云淡风轻,丝毫不受影响。

    此时此刻,陈少君的目光只落在一个人身上。数月的时间不见,卫蓁看起来更加的漂亮了。

    她穿着一袭月白色的丝绸罩衣,秀发如云,乌黑透亮,如同瀑布般垂落半空,她的双眸清澈,肤如凝脂,而且仔细看去,那雪白的肌肤还隐隐有晶莹的神光流转,让卫蓁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蒙蒙的白色毫光,真的宛如谪落的九天仙子一般。

    看着眼前美若天仙的卫蓁,陈少君也忍不住刹那失神。

    卫蓁的父亲是大商的卫侯,官封一品,有丹书铁券,权利极大。

    而卫蓁更是京师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女,追求者众多,无一不是身份显赫的年轻俊杰、武道天才。

    相比之下,陈少君却是一个普通的书生,父亲更是一个小小的户部侍郎,身份差得可不是一筹两筹。

    但是又有谁会知道,他和众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卫仙子其实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

    “少君哥哥,你看什么呢!”

    被陈少君这么一看,卫蓁不由得螓首低垂,欺霜胜雪的脸颊上露出一丝羞涩,但是很快,卫蓁就反应过来:

    “竹园?”

    卫蓁一怔,心中默然,目光又瞥过不远处的皇榜,突然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最后柔声安慰道:

    “少君哥哥,你放心,伯父和大哥他们一定会没事的。我也一定会想办法帮你的。”

    “蓁儿,谢谢你。”

    陈少君笑了笑,看着眼前的少女,心中涌过一抹暖流。患难见真情,陈家落难,这段时间陈少君见惯了人情冷暖,这种时侯也只有眼前的少女才肯真心帮他。

    “……不过,我已经有办法了。父亲和大哥,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救出他们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少君微昂起头,脸上透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卫蓁怔了怔,仔细的看着陈少君。只见陈少君一身青色的布衣,虽然单薄,但却傲骨嶙嶙,自有一股儒雅和自信的气度。

    “少君哥哥,你看起来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卫蓁突然道。

    “是吗?”

    陈少君笑了笑,不置可否。经历了这么多事,也该有些变化了。

    “蓁儿,不知道这位公子是谁,怎么以前从没见过?”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个高贵无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小天君周彦行风度翩翩,嘴角含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他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陈少君,狭长的眼眸中却透着一股冷意。

    “哼!”

    天空一颤,就在小天君周彦行之后,砰,一只金青色的靴子重重踏下,刹那间,热浪滚滚,一股至阳至刚,仿佛火焰般的气息澎湃,从左侧向着陈少君席卷而去。

    “周兄,你和他那么客气做什么,小子,不管你是谁,给我离卫蓁远一点!”

    一个雷霆般的声音,中气十足,在众人耳边响起。就在那滚滚的热浪中,小武侯阳关云冷着脸,也走了过来,那高大的身躯仿佛连天空的阳光都挡住了。

    两人一左一右,呈掎角之势,将陈少君夹在中间,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压迫力。

    “小天君,小武侯……”

    相隔不远处,那名狐裘公子看到这一幕,冷汗都流出来了。这两人在京师中,简直是如日中天,凡是得罪他们的,没一个好下场。刚刚如果不是陈少君,恐怕现在被小武侯、小天君夹在中间的就是他了。

    真要是他,恐怕早就转身,撒腿就跑了。但是那个小子——

    狐裘公子瞥了一眼陈少君,他居然到现在还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没事人一样。仔细看去,他甚至还在笑。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难道他一点都不怕吗?不管他了,赶紧离开这里!”

    狐裘公子冷汗涔涔,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看了一眼陈少君,然后迅速转过身来,急步往外走去。不过就在转身的刹那,狐裘公子一下子呆住了,只见周围众人面色惊惧,早就抢先一步往后退去,离得小天君和小武侯远远的。

    “周彦行,阳关云,你们干什么?看在两家交好的份上,我才勉强让你们跟着,可没说让你们插手我的事情!”

    另一侧,刚刚还一脸笑靥的卫蓁看到这一幕,脸色陡的冷了下来,她的身子一横,护住陈少君,同时砰的一声,一股冰霜般的气息磅礴无比,阻挡住了小武侯烈焰般的气息。

    看到卫蓁生气,周彦行和阳关云都不由收敛了几分。两人在后面观察了一阵,一向对人不假辞色的卫仙子,居然对这个布衣小子十分热情,两人心中顿时警惕起来,看向陈少君的目光也充满了敌意。

    陈少君负着双手,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小天君和小武侯打得什么注意,他心中洞若观火。

    不过陈少君只是哂然一笑。以他多年来对卫蓁的了解,这两个人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

    “蓁儿,我知道你想保护我,不过这件事情还是让我自己来处理吧。”

    陈少君微微一笑,衣袖轻拂,突然从卫蓁身后走了上来:

    “两位,这里是皇城脚下,我想去哪里是我的自由,想见什么人也是我的自由,好像用不着你们管吧??”

    陈少君的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小天君的注意本来还放在卫蓁身上,听到这话,顿时神色微变,陡的扭过头来,朝着陈少君看了过来。

    而小武侯早已是眉宇间怒火丛生。

    陈少君一身布衣打扮,一看就知道身份低微。在整个大商朝,等级森严,像这种升斗小民,见到小天君和小武侯这种贵胄,一般都不用两人开口,早就是退避三舍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布衣小子不但不退,反而胆大包天,还敢在卫蓁面前反唇相讥,顶撞他们,

    以两人的身份,这还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小子,你找死!”

    一声暴喝,小天君还没有开口,小武侯却已经是勃然大怒了。刹那间,周遭热浪滚滚,小武侯身上的至阳至刚,有如火焰般的气息,暴涨数倍,立即就要朝着陈少君轰去。

    “阳关云,你敢!”

    卫蓁真的怒了,体外如霜似雪的银白色气劲同样暴涨,如巨浪席卷,就要撞击过去,将小武侯的气息阻挡在外。

    此时,一只手掌伸出,拦住了她,卫蓁扭头一看,只见陈少君嘴角噙笑,轻轻摇了摇头。

    还没等卫蓁明白过来,小天君的声音却是猛的响起:

    “小武候,住手!”

    轰,对面,一股同样强大的气息爆发出来,竟是后发先至,将小武候的攻击轰散。

    两波气息暴涨,周围人群阵阵惊呼,立即纷纷往后退去。

    “可惜了。”

    看到这一幕,陈少君心中竟然是暗暗一叹。

    “周彦行,你干什么?”

    阳关云浓眉一皱,猛的扭过头去,眼神不善。

    “不要冲动,快看那里!”

    小天君压低声音道。

    小武侯开始还怒不可遏,但是顺着小天君的目光,看到城墙上的一幕,顿时浑身一颤,所有的怒火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就在高耸入云的皇城城墙上,正对着城门口的地方,一名穿着金甲的禁军统领本来在城墙上到处巡走,但这个时候却突然扭过头来,那一双眼眸,凌厉冰寒,狠狠望向了自己。

    那一霎那,小武侯看得清清楚楚,那名禁军统领的右手背青筋贲起,紧紧的握着一杆兽纹黄金戟,整个人就好像一张崩紧的弓一样,随时就是崩天裂地的一击。

    “该死!这小子居然暗算我!”

    小武侯心中又惊又怒。皇宫之中高手如云,卧虎藏龙,能做到禁军统领的无一不是拔尖的高手,这一点,哪怕是他和小天君深有忌惮。而且皇城脚下,天子门前,戒律森严,就算两人身份再显赫,如果在这里大动干戈,惊动禁军,恐怕后果严重!

    弄不好,剥夺爵位,关进天牢都有可能的!

    “现在才反应过来吗?”

    陈少君心中哂然,眼中满是嘲讽。

    注意到陈少君的神情,小天君和小武侯心中顿时越发的愤怒。

    “周彦行,阳关云,你们不要太过份了!”

    突然一声厉叱传来,卫蓁面如寒霜,终于忍不住怒叱道。

    “蓁儿,你别多想,我们也是为你好,现在的宵小之辈太多,他们讨好你,还不知道是什么居心。不可不防!”

    最后一句话,小天君周彦行扭头看着一旁的陈少君,眼神冰冷无比。

    “不错!蓁儿,你可不要被他骗了!”

    小武侯也开口了。

    “你们以为人人都和你们一样吗?少君哥哥是我的朋友,不许你们这么说他!”

    卫蓁声音越发的冰冷了。

    “少君?”

    突然,周彦行眼皮一跳,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到卫蓁的话,周彦行陡的想起了什么,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等一下!卫蓁,他就是那个害得你被卫侯禁足三个月的家伙?你为陈家求情,导致和卫侯父女关系闹僵,也是因为他?”

    “禁足三个月?”

    陈少君本来一直冷眼旁观,但是听到这句话,也不由的脸色一变,望向了一旁的卫蓁:

    “蓁儿,他说的是真的吗?”

    卫蓁眼中透出了犹豫的神色。看到这一幕,陈少君陡的明白了过来,心中满是疼惜。

    之前父亲被抓的时候,本来他也是要被抓进地牢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抓他,后来据说是有人帮了他。

    陈少君一直不知道是谁,但没想到居然是卫蓁。

    “蓁儿,陈宗羲和陈正澈父子二人和四皇子勾结,暗害皇太子,导致皇太子重病垂危,这件事情非同小可,皇上正派人彻查此事。现在京师里王公贵族,世家豪门,人人自危,唯恐牵连进去。蓁儿,你千万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以免连累到卫家!”

    小天君并没有理会陈少君,依旧看着卫蓁,一脸正色道。

    听到小天君的话,四周围骤然一片惊呼:

    “什么?他是乱党余孽!”

    四皇子叛乱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得到卫仙子垂青的人,居然是个乱党。

    “周彦行!!”

    卫蓁心中大怒,气得面如寒霜。她被禁足三个月的事情,早就嘱咐过不要告诉任何人。周彦行不止说了,还把陈少君的身份也抖露了。

    “……陈公子,我知道你心里不高兴,但是你和蓁儿,不管身份、地位还是实力都差得十万八千里,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你总不可能要蓁儿一直保护你吧?为了蓁儿好,我建议你尽量离她远一点,不要害了她和卫家。”

    小天君却并没有停下来,转过身,望着卫蓁身后的陈少君,语重心长道。自古武道中人,最瞧不起的就是书生。

    如果不是因为卫蓁,像陈少君这种文弱书生,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更别说是和他说这么多了。

    “该死!原来是陈家的余孽,周兄说的不错,蓁儿,你可不要犯了糊涂!”

    就在这个时候,小武侯也开口了,望着陈少君,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我和蓁儿的事情,就不劳两位挂心了。”

    小天君和小武侯的声音未落,一个声音立即在两人耳边响起。听到这个声音,两人顿时都微微变了脸色。

    陈少君迎着两人的目光,哂然一笑,终于开口了:

    “乱党不乱党,也轮不到你们来说。如果我是乱党,那么我们现在离得这么近,是不是叫做秘密合谋呢?”

    陈少君说着绕过卫蓁,昂首挺胸,突然之间朝着小天君和小武侯的方向走了两步。

    “混蛋!”

    陈少君这翻举动大出意料,小天君和小武侯都是纷纷变色。两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皇子之争”非同小可,弄不好全家抄斩,什么样的身份地位都没用。小天君和小武侯虽然自视甚高,却也不愿意牵扯进来。

    “呵!”

    陈少君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冷笑一声:

    “都说小天君和小武侯如何厉害,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蓁儿,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不让他们跟着了。”

    “你!!”

    听到这话,小天君和小武侯都是勃然色变。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布衣小子居然这么大胆,居然敢当着卫蓁的面讽剌他们。

    就在两人勃然大怒的时候,突然扑哧一声忍俊不禁的笑声从旁边传来,卫蓁白衣如雪,白皙如玉般的柔荑轻掩着樱唇,笑得眼睛都弯成了一道新月:

    “君哥哥,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

    “呵呵,有吗?”

    陈少君淡然一笑。

    听到两人的话,小天君和小武侯都是一脸的尴尬。众目睽睽,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逼退,以两人的身份实在丢脸。

    不过皇子之争非同儿戏,两人实在不愿意和这小子有太多的牵连。

    就在气氛尴尬的时候,哗啦,人群分开,一个穿着华丽的小厮躬着身子,如同狸猫一般灵活的钻了过来,看到陈少君,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很快就扭过了头。

    “小姐,侯爷有令,请小姐尽快到玄鹤楼。侯爷向来法令如山,卫龙卫武已经因此受罚了,还请小姐不要让小的们难做。”

    小厮说着,恭恭敬敬的一礼,然后又转向了一旁的小天君和小武侯:

    “另外,小天君和小武侯,我们侯爷一并有请。”

    听到小厮的话,卫蓁眼中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神色:

    “少君哥哥,我爹还在等我,我恐怕得先走了。”

    上次已经和父亲闹得很僵,这次好不容易见到陈少君,这么快就要走,让卫蓁心中很是不舍。

    “呵,去吧。都在京师之中,以后难道还会没有见面的机会吗?”

    陈少君道,倒是看得很开。

    简简单单一句话,听在小天君和小武侯耳中,两人都是眼皮一跳,脸色顿时越发难看了,但两人谁也没有说什么,紧跟着卫蓁脚步离开了。

    ……

    “周海,阳言,你过来。”

    就在卫蓁后方,小天君周行彦和小武侯阳关云故意脚下一滞,放缓脚步,拉开了卫蓁的距离。

    叫过两名身边的侍卫,两人低语一翻,吩咐了几句,很快登上马车离去。

    而身后,两人的家族侍卫瞥了一眼陈少君离去的方向,冷笑一声,也很快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