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朝仙道 > 第八章 神木?!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呼,衣袖一拂,双目一闭,陈少君很快定下心来,同时回想起了关于武道筑基的种种信息。

    “武道一途境界极多,而且复杂,每一重进阶都非常困难。第一重浊气境的凡人,要想打开武道之途,就必须在体内积聚出清气。”

    陈少君心中暗暗道。

    “鸿蒙开劈,清气升,浊气降”,这句话三界皆知。很多人都以为浊气下降化成了大地,却不知道,所有凡人生存的地方,目之所及,其实都是浊气充斥的地方。所以凡人界又被称之为浊气界。

    凡人吃五谷杂粮,体内浊气聚集,所以不过匆匆百年,就磕眼而逝。

    但武道中人不同,武道追求力量和长生,通过汲取天地间那一丝稀薄的清气,延长寿命,获得神通。

    “白日劲”就是一门汲取清气的武道功法。

    “不过,要想修练武功,先得找到气魄!”

    陈少君心中暗暗道。

    人的身体就是一架最玄奥的机器,只要方法得当,就能从天地间茫茫的浊气之中,提取出那一缕稀薄的清气,然后不断的强壮自己,领悟到天地的道理,获得越来越强大的力量。

    这就是武道。

    不过,要想修练武道,首先还必须得拥有“气魄”才行。

    人有三魂七魄,气魄就是其中之一,也是人体和天地之间建立“契约”,修练武道,追求长生的凭证。

    每个人都有气魄,但是有些人因为资质太差,完全感觉不到。

    这就好像在绝对的黑暗中看不到山河树木,尽管山河树木就在那里。

    如果感知不到自己的气魄,就修练不了武功。

    陈少君摒气敛神,很快进入了冥想之中。

    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也没有什么“气魄”,不过陈少君却镇定如常。

    “气守紫府,血纳道藏……”

    陈少君脑海中回想着《白日劲》的内容。

    三界的武功,各不相同,但是凝练气魄的方式都是殊途同归。都是精神凝聚,从肺腑之中提炼出气魄。

    但是《白日劲》不同,它另僻蹊径,精神进入眉心的紫府,从一个和气无关的地方,提炼出武者修练所需的气魄。

    这种方法怪异无比,和天地间所有的功法都绝不相同。

    陈少君当日会注意到它,也是因为如此。

    不过,尽管特殊,陈少君还从来没有修练过。

    嗡,所有的意念集中到紫府之中,但眼前却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陈少君也不在意,精神在眉心之中慢慢寻找。无形的精神在有形的紫府之中探索,有如一粒细小的芥子在无尽的海洋之中徜徉,永远都找不到边际。

    寻找气魄需要时间,有时候,甚至永远都找不到。

    陈少君也不急躁,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慢慢的搜寻。耐得住性子,沉得住气,这一直是陈少君的优点,也是一个炼器师必备的优点。一刻钟,两刻钟……,时间慢慢过去,陈少君把眉心紫府中搜寻了大半,却依旧什么都没有。

    “不对,这样不行!气魄会对天地间的清气产生感应,应该配合着吸气进行!”

    一道灵光闪过,陈少君突然反应过来。

    咝,陈少君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下一刻,紫府中立即产生了微微的波澜。就在紫府的边缘,一道蝶鳞般的光芒微微闪烁了一下,很快就隐没不见。如果不是陈少君一直在观察,根本注意不到。

    “找到了!”

    陈少君心中大为振奋:

    “紫府之中居然真的有气魄!”

    虽然陈少君知道练武是一回事,但真正“见”到,体会到又是另外一会事。有了这个经验,陈少君精神更加凝聚,大概半个时辰后,终于捕捉到了紫府中的第一枚气魄。

    这是一枚芥子大小,犹如蝶鳞般的细小“气魄”。

    和陈少君记忆中的不同,普通的气魄散发的是浑浊的白光,但这枚“气魄”却是散发着晶莹的紫色微光,而且比之普通气魄更加细小、明亮,甚至还有一丝普通气魄所没有的厚重味道。

    看着这枚紫色蝶鳞般的紫府气魄,陈少君心中有种前所未有的新奇感。

    “将这枚紫府气魄沉到肺腑之中去!”

    陈少君心中暗暗道。肺腑是万气之炉,所有的气魄必须沉入到肺腑之中,才能发挥作用。

    嗡,下一刻,陈少君心念一动,将这枚气魄由紫府而下,沉到了肺腑之中。咝,陈少君深吸了一口气,天地间无处不在的浊气立即由鼻腔而下,经气道,进入肺脏,然后再从口腔吐出去。这就是浊气在人体内一个循环的完整过程。

    以往的时候,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这一刻,陈少君明显感觉到这口气中,一些清凉,活跃,充满能量的特殊“颗粒”,就好像受到某种吸引一样,透过肺脏的壁障,进入到了那一颗芥子大小,黯淡无光的“气魄”之中。

    得到这些清凉颗粒的“灌注”,原本黯淡的紫府颗粒立即明亮了不少。

    “是清气!这门白日劲果然厉害,紫府气魄虽然体积更小,但是对于清气的吸引力却远胜一般的气魄。”

    陈少君顿时精神大振,目光更是一片雪亮。

    一般从肺腑凝聚的气魄,最开始恐怕三十多次呼吸才能吸引到一颗清气颗粒,但是白日劲另僻蹊径,从紫府凝聚气魄,只是一轮,居然就吸引来了好几颗清气颗粒。虽然仅仅是颗粒,尤如尘埃一般,微乎其微,不足道之。但是对于武者来说,从漫漫天地,无穷无尽的浊气界中,汲取到那丝珍贵的清气,正是一切武道的开始。

    自转生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汲取到清气。能做到这一点,就代表了无限的可能!

    接下来,陈少君静下心来,继续从紫府中搜寻那特殊的蝶鳞般的气魄。

    有了第一枚紫府气魄的经验,陈少君很快凝聚出了第二枚紫府气魄,并且顺着气管,迅速的沉入到了肺脏之中。

    第三枚!

    半个时辰之后,又是一枚紫府气魄从眉心,沉入到了陈少君的肺脏之中。不过两个时辰,陈少君从紫府之中已经足足凝聚出了九枚气魄。

    仔细看去,九枚气魄沉在肺脏九个不同的地方,有如日月高悬般,正好在肺脏之中构成一个完整的,规则的九宫大阵。这也恰恰正是白日劲的高明之处。如果从外面看去,就会发现,陈少君凝练出九枚气魄之后,整个人脸色红润,气色明显好了许多。

    “九枚紫府气魄已经凝聚,接下来,就要提炼清气了!”

    房间里,陈少君睁开眼,目中掠过一抹雪亮的光芒。

    凝聚九枚紫府气魄只是第一步,达成了这一步,仅仅只是拥有了从无穷无尽的浊气界中提取清气的资本,打开了通往武道的大门。

    但是在武道的大门后,却是最艰难的修行。天地之间到处都是浊气,如果把武者一次吐纳的浊气量比作一片浩翰汪洋的话,那么在一片汪洋中武者能够萃取出的清气也仅仅只是一掬清水而已。

    武道之途,远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容易!

    “咝!”

    “呼!”

    接下来,凭借着肺脏中的九枚紫府气魄,陈少君开始修练吐纳萃取天地间的清气。房间中静悄悄的,一缕缕的清气不断的进入到了陈少君的紫府气魄之中。

    “魄光如烛!”

    不知道过了多久,看到肺脏之中的气魄,陈少君精神大振。只见九枚紫府气魄原本光芒黯淡,经过几个时辰的修练,现在居然明亮如灯如烛,并且散发出雪亮的光芒。

    这是气魄蕴含大量的清气,能量充足,才有的表现。

    一般人从刚刚凝聚气魄,到魄光如烛,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就算是武道天才,也需要三天以上的时间。就连陈少君的大师兄他们也花费了一天以上。但是陈少君不过花费了几个时辰的时间,就完成了“魄光如烛”的过程。

    “魄光如烛”是武道修练的一个重要阶段,陈少君可以明显感觉到,后背隐隐渗出一些污秽、粘稠的液体,而且体内气血充盈,连血液流动的速度都加快了不少。

    更重要的是,陈少君可能感觉到,自己的筋骨之中就好像注入了一股新生的力量一样,明显强大了许多。

    “太厉害了!想不到白日劲的聚气能力居然这么厉害!”

    陈少君心中激动,喜悦无比。

    虽然早就知道白日劲不凡,但是陈少君也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一般修练出“魄光如烛”是不会有这么大变化的,但是自己修练到这一步,居然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身体轻盈,力量增长。

    更重要的是,一旦达到“魄光如烛”的境界,陈少君就可以让零散的气魄融合一股,从呼吸的浊气中吸收到十倍于原来的清气颗粒,导进入身体之中。

    而这就是武道的开始。

    陈少君心中兴奋,继续修练,体内的清气越来越浓,又是半个时辰,当陈少君感觉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充满着清气的时候,一种奇异的感觉突然涌上心来。

    就在那一刹那,陈少君感觉脑海之中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根青色的木签,只有三四寸左右,雾气袅袅,悬浮在脑海深处,一动不动,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这是……神木?”

    陈少君看着那根木签,顿时呆住了。

    所谓“神木”,只是陈少君的戏言,那是陈少君帮助一名仙人炼器,无意中得来的。

    陈少君到手后试过,那东西根本没有任何用处,既吸收不了仙气,也炼不了法器。只是因为水火烧不化,才戏称“神木。

    陈少君也是看那名仙人可怜,也没什么值钱的家当,才拿了这件。

    当时,连那仙人都不好意思。

    陈少君分明记得自己好像无意中把它丢了,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神木”不但没有丢,反而还随着自己一起无相转生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少君完全怔住了。

    无相转生除了灵魂,什么都不可能留下。陈少君连仙体都分解了,更别说是这法器。但是这枚神木不但跟着自己重生,而且还出现在自己脑海,看起来已经和自己融为一体。

    饶是陈少君被称为天下最杰出的器君,也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开门!知道你们陈府有人!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快开门!在不开我们可要砸门了!”

    ……

    就在陈少君思忖的时候,突然,一阵吵吵嚷嚷的叫骂声,远远的传来,其中还伴随着阵阵踢打大门的声音。

    “什么人?”

    陈少君脸色一沉,顿时站起身来,迅速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