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朝仙道 > 第二十三章 逃出生天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路往前,距离之前独角岩蟒所在的洞窟越来越远,陈邱带着七八名高手始终紧追不放。三十米,二十米,十米……,距离越来越近。

    陈邱等人得到灵剑力量的加持,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增加不少,比之普通的气宇境强者强大很多。

    “喝!”

    突然,一名实力最强的王府护卫大喝一声,手中的灵剑削断一截手臂粗细的树枝,然后力量贯注到脚上,猛地一脚将树枝,风驰电掣般射向陈少君。

    轰,树枝爆炸,劲气四射,这一脚突如其来,就连陈少君都措不及防,一个闪身,不得不抽身避过。

    而就这么片刻的耽搁,陈邱已经带领众人,将陈少君团团围住。

    “陈少君,你还能逃到哪里!”

    陈邱咬牙切齿,猛地一抖手中的灵剑,率先朝着陈少君攻去。

    而几乎是同时,只听一阵阵剑吟,其他的王府护卫也舞动灵剑,结成剑阵,配合陈邱从各个方向朝着陈少君攻去。

    “是吗?”

    陈少君望着四周威逼过来的陈邱和一名名护卫,嘴角微笑,完全没有一点紧张的味道。

    “就怕你们没有这个本事!”

    陈少君一动不动。眼看几名侍卫离陈少君越来越近,他们高举的长剑透过日光,散发出阵阵寒意,让人不由胆怯。

    但就在长剑距离陈少君只有一寸的距离时,电光石火间,只见陈少君左手一道法诀掐出,下一刻,就在一阵阵惊呼声中,众人手中那透着阵阵寒气的长剑,突然不受控制的垂落。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感觉有千斤重!”

    几名侍卫双眼圆睁,满面惊愕,他们吃力的举起长剑,努力向着陈少君劈去,可手上的剑,却没有离陈少君再近一毫。

    只见他们双臂颤抖,甚至连额头都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有人甚至直直的从空中掉落,随着长剑狠狠砸在花田里。

    如果仔细看,能够发现灵剑上散发的清寒气息已经不复存在,甚至连透出的光芒都变得十分黯淡。

    嗖,也就在这个时候,陈少君一个闪身,有如狸猫一般,灵活的从众人的包围圈中穿了出来。

    “不用再费力了,我改变了剑中的阵法,你们每灌注一分清气,灵剑就会重一分。”

    陈少君看着脸色铁青,气得浑身颤抖的陈邱,嘲讽一笑,迅速纵上树梢,再次往前而去。

    陈少君说完,铛铛铛,几名侍卫手中的灵剑立即应声而落。

    上了品阶的法器,一旦清气与之连接,就如同上了一把枷锁,如果想要摆脱就会十分困难。

    这些人一时半会,恐怕无法再和陈少君对抗了。

    而这个时侯,陈邱也不得不强行斩断与灵剑的联系。看着一柄柄如同废铁的灵剑,陈邱心如刀割。那是他为了讨小王爷开心,特意斥巨资让补器师修补,如果没有意外,这灵剑能让他在小王爷面前立一番大功,甚至可能让自己升官加爵。

    可万万没想到,陈少君不知道使的什么妖法,居然能改变剑中法阵,让补器师修补的剑沦为废铁。

    想到这里,陈邱心中的怨恨慢慢加深,他感觉陈少君身上,有越来越多他所不知道的秘密,这些秘密甚至会将自己死死压在下面,永无翻身之日。

    他绝不允许陈宗曦一家再将自己踩在脚底!

    “陈少君,去死吧!”

    陈邱大喝一声,猛地一拳轰出,同时再次朝着陈少君的方向追去。

    而他身后,众人舍弃了灵剑之后,也再次追了上去。

    “还是死追不放吗?既然这样,那就送你们最后一个大礼吧!”

    陈少君感觉到身后的破空声,微一沉吟,很快朝着那处地方而去。

    五里,六里,十里,十二里……,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瀑布声。

    陈少君身躯一纵,突然从树梢上跳了下去。前方鸟语花香,百花绽放,但同时,也出现了一道高高的悬崖。

    “陈少君,这下我看你往哪里跑!”

    一阵狞笑声从后方传来,陈邱从后方疾追而来。

    在他身后,隐隐绰绰,除了之前那几名高手之外,其他的王府护卫居然也在这个时候摆脱了兽潮,从后面追了上来。

    一群人迅速散开,将陈少君团团围住,截断了他的所有退路。

    “哈哈,陈邱,你高兴的太早了,忘了告诉你,我最后还有个礼物要送给你们!”

    望着对面的陈邱,陈少君诡秘一笑,就在众人的目光中,陈少君吐气开口,将清气贯注到肺部,倾尽最大的力量,发出一声惊天暴喝:

    “喝!”

    这一声暴喝在遮云山中有如雷霆炸开,所有人看着陈少君,一个个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陈少君在做什么。

    但是下一刻,四面八方,所有的密林都颤动起来。随着一阵嗡嗡声,远处,一团火红有如乌云般,黑压压一片,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将所有人团团围住。

    乍一望去,成千上万,宛如海洋。

    “不好!是剧毒火蜂!”

    看着那成群结队的“火云”,一群侍卫高手脸色苍白,满面惊恐,宛如陷入最深层的噩梦般。

    嗡!

    就这一会儿,那些剧毒火蜂已经蜂涌而上,最后方,一名侍卫高手闪避不及,被一群剧毒火烽蛰中,瞬间浑身乌青发黑,动弹不得,眨眼间便直挺挺的倒下,气息皆无。

    “不好!快逃!被剧毒火蜂蛰中只有死路一条!”

    众人纷纷发出惊恐的大叫。遮云山最恐怖的东西不是那些凶兽,也不是那条独角岩蟒,而是这些剧毒火蜂。

    他们早就听闻,遮云山中的凶兽碰上剧毒火蜂只有死路一条,化为白骨。可是大家都没有来过,谁又知道这里是剧毒火蜂的领地。

    “啊!”

    只听一阵阵凄厉的惨叫,一名名护卫迅速被剧毒火蜂蛰中,浑身颤抖着倒下。

    看到这一幕,陈邱脸色都变了,他浑身发软,满脸惊骇,但是下一刻,看着一名名不断倒下的王府护卫,陈邱心中的怒火突然肆意弥漫。

    都是陈少君,全部都是陈少君的错!

    他一定要,一定要让陈宗曦一家付出代价!

    “陈少君,拿命来!”

    陈邱猛地使出气爆,朝陈少君轰去。但是这一次,一直不停逃跑的陈少君却没有再闪避。

    “哼!”

    陈少君眼中寒光一闪,不闪不避,一身清气全部聚集到拳头,同样朝着陈邱轰去。

    轰隆,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两股气爆拳劲相撞在一起。

    砰,陈邱大叫一声,被陈少君拳上沛莫能挡的气劲撞飞出去,狠狠砸在地上。这一拳,他居然败了。

    而后方,陈少君举起手臂,一拳轰出,带着滚滚清气,就要了解陈邱的性命。但最后一刹,陈少君眼中光芒闪动,突然收回了手臂,避开陈邱要害,改而一掌拍在了陈邱的丹田。

    只听砰的一声,这一掌直接破掉了陈邱的丹田, 废掉了他的武功。

    “陈邱,看在我们同宗同族的份上,我就饶你一命,不过死罪能免,活罪难逃,你现在武功已废,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这一下,陈邱顿时面色如土。

    在这个武道的世界里,没了武功,就等于废人一个,再没有了嚣张的资本。

    陈少君虽然不杀他,但却已经和杀他无异了。

    而另一侧,陈少君看着陈邱,手掌一扬,一股紫色的碎屑在清气的作用下,飞洒到了他身上。做完这一切,看着那扑天盖地而来的火蜂,陈少君转过身来,身躯一纵,瞬间向着悬崖跳去。

    “轰!”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个时侯,异变突起,一股庞大的气息,有如洪水猛兽般从后方急速而来,并且迅速锁定了陈少君。

    “骨血之境!”

    陈少君心中大骇。他没有想到,那个骨血之境的强者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从后方赶来。

    轰隆!

    下一刻,一只血色的拳头,肌肉虬结,猛地一拳朝着半空中的陈少君轰去。而那名骨血之境的强者站在悬崖边,衣袍猎猎,神色冰冷,眼中更是杀机如潮。

    砰,来不及细想,陈少君手掌一扬,瞬间将手中刚刚收服的乾坤圈抛了出去。轰隆,乾坤圈旋转,一座,两座,三座……,在陈少君的手中,这枚乾坤圈九座法阵全部点亮,瞬间吸收了陈少君体内全部的清气,朝着身后那名骨血之境的强者掷去。

    一刹那,空气锐啸,以乾坤圈为核心,半空中甚至出现了另一道巨大的“乾坤圈”,同样急速旋转。

    “嗡!”

    看到这一幕,那名行事低调,却强悍无比的骨血之境强者眼中第一次流露出震动的神色。

    轰轰轰!

    双方的清气猛烈撞击在一起,咔嚓,骨血之境的强者被乾坤圈突破防御,猛地撞在胸膛上,胸膛顿时塌陷,哇的一口鲜血吐出,浑身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

    同一时间,陈少君也被那股血雾的余波击中肩膀,大叫一声,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有如断线风筝般,从悬崖落下。

    “嗡!”

    而几乎是同时,成千上万的剧毒火蜂黑压压一片,从后方蜂涌而来。

    但是下一刻,碰到陈邱的时候,这些剧毒火蜂像是嗅到了什么难闻的气味,然后迅速向着那名骨血之境的强者扑去。

    一时间,悬崖上清气震荡,惨叫声不绝于耳。

    “陈少君,我永远不会放过你的!”

    一声凄厉的叫声,在天空中震荡,声音怨恨,经久不绝。

    但是这一切,陈少君已经听不到了。

    噗!

    随着一阵爆炸声,悬崖下的水潭中,陈少君从水里湿淋淋的走了出来。因为持久的锻炼,陈少君的衣物下渐渐露出有轮廓的肌肉。

    “多亏了你,不然这一下不摔死也会半残!”

    陈少君微微一笑,将一枚蒲团状的东西扔在岸边。这个叫蒲公英垫,里面充满了气,是一些道士用来打坐,坐着非常舒服。

    这种东西在下墟随处可见。使用时,贯注清气即可。

    它本就不是防御类法器,被陈少君这么一用,蒲公英垫早就爆炸了,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子。

    陈少君捏出一道法诀烘干了衣物,回过头,他看了一眼身后的悬崖瀑布,三千尺银河垂直而下,腾腾的水汽弥漫四周。

    如此美景,悬崖上的那些人恐怕看不到了。

    “也该离开了!”

    现在,一切准备就绪,父亲、大哥,少君现在就来救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