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朝仙道 > 第二十四章 入宫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中的事情告一段落,接下来,陈少君调整状态,准备揭榜进宫。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陈少君还在府中准备相关材料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少爷,不好了!朝廷刚刚张贴榜文说大少爷服罪,将在日落时分处斩!”

    江伯急匆匆冲了进来,脸色苍白无比。

    “什么!”

    听到这句话,陈少君大惊失色。

    ……

    片刻后,皇城门口,人群熙熙攘攘。

    陈少君跻身人群之中,一眼看到了城墙上那张熟悉的皇榜。

    这么长时间过去,关于皇太子治病的那张皇榜依旧高悬,只是和之前不同,皇榜周围的气氛明显有些变化。

    “听说了吗?朝廷终于宣判一批认罪的乱党于日落时分处斩。”

    “皇太子都要死了,不杀他们杀谁?这些人罪有应得!”

    “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遭殃,只可惜了那陈家,看来要完了。”

    “是啊,陈宗曦乃是一代大儒,可惜生出那等逆子,竟敢和乱党勾结!”

    ……

    人群议论纷纷。。

    陈少君站在人群中,听着众人的议论,心中沉重无比。

    然而仅仅只是一瞬,陈少君就回过神来。

    “大哥,我一定会救你的!”

    陈少君深吸了一口气,很快从人群中跃步而出。

    “唰!”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陈少君手掌一伸,就从皇城上撕下那张榜文。

    “轰!”

    就像一块巨石坠落,周围人群顿时掀起万丈波澜。

    自从出事以来,京师中那张小小皇榜早已成为朝野内外的风暴中心,也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已经有无数人因为这张小小榜文而丧命,谁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敢揭榜,而且还是如此眉清目秀的一个少年。

    “孩子,你在干什么?快放回去。”

    “要死要死了,这是谁家的孩子不知天高地厚,在这里乱揭皇榜!”

    ……

    然而不管众人说什么都已经迟了,陈少君的举动早已惊动皇城门口的大商禁军,只听一阵铠甲碰撞声,很快就有四名高大威猛,气息霸烈的禁军走了过来,将陈少君包围在中间。

    “你叫什么名字?”

    为首的禁军双眉如刀,气息凌厉,不苟言笑,令人望而生畏。他看了眼陈少君手中的皇榜,沉声道。

    “在下陈君。”

    陈家现在身份特殊,所以陈少君并没有使用本名。

    为首的禁军打量了一下陈少君,皱了一下眉头,很快点了头道:

    “朝廷有朝廷的规矩,揭了皇榜就要入宫,跟我来吧!”

    身后,陈少君仰望着巨大的宫门,深吸了一口气。

    他心知肚明,从这一刻起,整个陈家,还有他的命运,已经变得截然不同。

    治好皇太子,生!

    否则,死!

    轰隆,大门洞开,陈少君很快跟着那几名禁军进入皇宫。

    大商的皇宫高大恢弘,威严壮丽,举目望去,到处都是金砖碧瓦,不过陈少君刚一踏入,立即感觉到一股压抑和沉重的味道,一股股无形的压力如同海浪汹涌,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几乎让人窒息。

    “皇宫大内,果然是高手如云啊!”

    陈少君感慨。

    他心中了然,那股无形压力来自皇宫中隐藏的无数高手,别的不说,仅仅是身旁那最普通的禁军,都不知道比自己强上多少。

    “大人,城外揭皇榜的人已经带到。”

    就在陈少君思忖的时候,前方领路的禁军突然停下,对着另一名禁军首领道。

    宫中禁军等级森严,那人显然是负责此处的首领。

    第一眼,陈少君还没有在意,但是下一刻,看清楚那张刀削斧凿,刚猛之中又隐隐透出一丝阴柔气质的脸庞,特别是左眉上的那条刀疤,陈少君心中猛然一跳:

    “糟了,怎么是他!”

    宫中禁军众多,陈少君出生文道一脉,和这些禁军基本不可能有交流,但是前方那名禁军不同。

    因为陈少君记得清清楚楚,当日陈家出事,带领禁军将大哥从府中押走的正是那名刀疤脸禁军。

    陈少君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人竟然是负责此处的禁军首领。

    若是其他时候也就罢了,但是现在时间紧迫,陈少君想要入宫给皇太子治病,首先就得过他这一关。更重要的是,他是见过陈少君的,一旦让他认出自己“乱党余孽”的身份,别说是给皇太子治病,就连再往前一步都难。

    “希望他不记得我。”

    陈少君心中暗暗道。他只希望这位大人物日理万机,当时并没注意他这位“无名小卒”。

    “是你揭的皇榜?”

    就在这个时候,刀疤脸禁军开口道,他上下打量陈少君,目中隐隐透出一丝狐疑:

    “我怎么感觉你有些面熟。”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平平淡淡,但听在陈少君耳中却是嗡的一声,颈后发凉,头皮都要炸开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刀疤脸禁军显然对自己有印象,更糟糕的是,刀疤脸一脸思忖,似乎在回忆什么。照这样下去,就算他一时不记得,恐怕也会很快想起。

    那时别说治病,恐怕自己也会被捉拿下狱。

    “等一下,我好像见过你!”

    只不过片刻,那名刀疤脸禁军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眼看着身份就要暴露,下一刻,陈少君吸了一口气,突然上前一步主动开口:

    “哈哈,周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前几日我们在醉香楼才刚见过,怎么您就不记得了?那时我还给您敬了酒啊!”

    陈少君身躯笔直,哈哈大笑,反客为主,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他现在赌的是这名刀疤脸禁军虽然见过自己,有所印象,但绝不会太深,短时间内绝不可能想得那么清楚。

    果然,看到陈少君神采飞扬的样子,刀疤脸禁军明显一怔。

    “啊?啊……,原来是你。”

    眼看着陈少君还要详叙当日细节,刀疤脸禁军神色尴尬,连忙打住了他。

    醉香楼听着是酒楼茶肆,但其实是烟花巷柳之地,虽然京中并不禁止去风月之地,但宫中规矩森严,禁军严禁进入那里,他又怎么可能让陈少君继续说下去。

    “走吧,正事要紧,我先带你进去。”

    陈少君见状,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长长舒了口气。

    他赌对了。

    醉香楼在京中极为有名,陈少君早就听闻有禁军出入其中,因此猜测对方也有可能去过那里,最重要的是,自己假说是那里,刀疤脸禁军即便记得也不会想太多。

    “到了,我只能带你到这了。”

    就在一堵高高的宫门前,刀疤脸禁军停下,瞥了一眼陈少君手中的明黄榜文,拍了拍他的肩膀,友善提醒道:

    “兄弟,自求多福吧。我其实并不推荐你去,不过还好,宫中戒备森严,揭了皇榜仅仅只是开始,后面还有几关,主要是考察揭皇榜的人的药理知识,都是资深的太医把守。如果你反悔了,到时候还来得及。”

    这番善意的提醒,是陈少君没有想到的。对方只是随口一提,但陈少君心中却是陡的一沉。

    他原本以为揭了皇榜就可以入宫直接为皇太子医治,但是现在看来,远没有那么简单。

    刹那间,陈少君的眉宇间掠过一丝深深的阴霾。

    皇宫里戒备森严,所过之处,到处都是大马金刀的禁军守卫,看到陈少君进来,一个个仔细打量着他,那目光就像刀剑割在身上。

    大约小半盏茶功夫后,一道身影头戴璞帽,身穿紫色皂服,挡在两人前方。

    “大人,外面揭榜的人已经带到。”

    刀疤脸禁军对着前方那道身影恭恭敬敬道。

    那人闻言,转过身来,点了点头。

    刀疤脸禁军见状,很快躬身一礼。

    “想要进入东宫,必须通过太医们的考验,你小心点。”

    刀疤脸压低声音道,丢下这句,很快转身离开。

    而陈少君的目光也很快落到了那人身上。

    只见那人身着白色医褂,上面绣着一个“御”字。

    虽然和他隔着数步距离,但陈少君却从那人身上闻到了一股特殊药香。

    很显然,他是宫中太医。

    不过这名太医虽然气质文雅,落落大方,但面容却刻板得很,目光威严,隐隐透着一股凌厉,让人感觉很难亲近。

    “开始吧。”

    这名大商太医漫不经心扫了一眼陈少君,很快收回目光,开口道。

    随后只见太医大袖一拂,身后就有一名十三四岁的药童揭开怀中一个褐色罐子,将罐子里的东西带着一点汁液洒在陈少君身前。

    “这是?”

    陈少君下意识望去,只见那个褐色罐子里倒出的东西,黑漆漆黏糊糊一片,看起来就好像某种东西煮糊了。

    “年轻人,你即是学医,自然应该懂药理。这是宫里熬剩的药渣,说说这里有多少种药材,都有哪些,能说出来,这一关就算你过了。”

    太医一番话说得平平淡淡,再自然不过,然而陈少君看着地上那黑乎乎的一堆东西,心中嗡的一声,头皮发麻。

    “这——”

    药理?

    他身为器君,又哪里懂得药理。

    正常情况,这些药材就算是全须全尾的摆在他面前,他都不一定认得出,更不用说这还是一堆熬剩的药渣。

    陈少君万万没有想到,这才进入皇宫不久,连东宫大门都没有摸到,就碰到了一道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