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朝仙道 > 第二十八章 东宫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子东宫空旷无比,一道长长的青色帷幔垂下,将大殿分为前后两个部分,而前殿之中,一排排宫女正低着头,肃手而待,她们神色忐忑,很是不安。

    她们手指拧在一起,手指掐得泛白都不知道。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波从各宫抽调过来服侍的了,所有人都明白,她们的性命已经都和东宫那位紧紧绑在一起,如果那一位出事,她们也难逃一死。

    气氛压抑到极点。

    砰!

    当陈少君踏入宫中,就像一块石子落入湖中泛起涟漪,瞬息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一道道目光都落到陈少君身上。

    森寒,压抑!

    同时还伴随着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

    这是陈少君踏入东宫的第一感觉,随即,陈少君闻到一股浓浓的药香。

    前前后后,已经不知道多少人揭榜入宫在这里替皇太子熬药治病,以至于这里每一寸空气都散发出缕缕药香,只可惜,这些人都失败了。

    “可以了,进来吧。”

    就在这个时候,东宫深处,那一道如瀑布般落下的长长帷幔后,传来一个苍老威严的声音。

    到了这里已经是皇宫重地了,不管是清晏雍还是那名领路的锦衣太监,都已经没有资格进入这里。

    陈少君深吸了一口气,掀起帷幔,走了进去。

    和外殿不同,内殿中一片幽静。

    皇太子是诸皇子之首,自出事以来,这还是陈少君第一次踏入风暴中心。

    踏足这里,陈少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三座一字排开,大约四尺高的龙纹香炉,香烟袅袅,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如麝如兰的清香,沁入心脾,显然这是为皇太子治病的顶级药香。

    再往前,陈少君看到一张暗金蟒榻,蟒榻上躺着一名二十六七的年轻人,他身着蟒袍,脸色苍白,气息若有若无,就好像死人一般。

    然而即便如此,陈少君也感觉出来蟒榻上的人器宇轩昂,即便是昏迷中,也有着淡淡,自然而然的威严。

    而目光旁移,陈少君看到一旁的龙形小几上有一叠奏折,其中几册打开着,上面还加盖了印章,显然都是阅览过的。

    奏折记录的都是军国大事,偷看奏折就是死罪,是极其犯忌的,那名青年能获得阅读奏折的权力,足以见其特殊之处。

    目光后移,陈少君看到墙上挂着三把宝剑,一青一靛一紫,造型风格各异,看得出来都不是凡品。

    只是三把宝剑束之高阁,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

    而且从三把宝剑上沾染的灰尘来看,宝剑主人显然修练的并不怎么勤快,这些宝剑装饰的意味,远远大过实际作用。

    目光下移,就在宝剑旁边,陈少君看到了一排排书架,里面满满当当摆着许多书籍,占据了整个大殿绝大部分的空间。

    陈少君仔细打量了一眼,隐约辨别出了一些,有《平天策》、《治国方略》、《礼记》、《商史》……,都是些和治理国家相关的书籍。

    这些书册边角翻起,显然是被反复阅览过。

    大商皇太子!

    电光石火间,陈少君脑中闪过一道念头,心中一片明了。

    眼前这位显然就是引起一切风暴的源头。

    看着床榻上的青年,陈少君心中泛起道道涟漪。

    皇太子身份尊贵,高高在上,哪怕陈少君是户部侍郎之子,也很难接触的到,不过尽管如此,对于这位东宫太子,陈少君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大商皇子众多,而这位东宫太子却和任何人都不同。

    身为诸皇子之首,这一位并没有一般皇子的那种傲慢,反倒是仁义恭谦,礼贤下士,所以整个东宫上下,从侍卫到婢女对他都极为爱戴。

    ——这次牵连如此之大,绝非皇太子本意。

    另外皇太子励精图治,勤勉好学,一般的皇子勤修苦练,更喜欢强大的权势和武力,但东宫这位却喜欢关心百姓疾苦,在民间的声望极高。

    不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陈少君原本以为这些传闻多多少少有些失实,或许特意为皇太子宣传,但是眼下看来……恐怕事实确实如此。

    只是此时的皇太子情形看起来极其不妙,在他的身体中,陈少君感觉到了浓烈的死亡力量,整个人的生命气息也有如风中烛火,好像随时都会熄灭。

    目光所及,不远处地面木盆中,陈少君看到换下的床单被揉成一团,上面血迹斑斑,那黑褐色看得人触目心惊。

    不过只是一瞬,陈少君就收回了目光,眼下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陈少君目光一转,很快注意到了皇太子寝宫中那一排站在蟒塌旁的太医。

    和之前遇到的清晏雍不同,眼前的这些太医发如银丝,目光威严,而且身上穿着的也并非普通的常服,而是带着一道道的蟒纹。

    蛇蟒蛟都是龙属,只有身份地位很高的人才能使用这些纹饰,显然这些太医的身份还远在清晏雍之上,是真正的太医领袖。

    皇太子现在的情形不容乐观,整个大殿中都弥漫着一股不安的情绪。

    身为太医领袖,这些人身负重任,在这里随时待命,照料皇太子。

    “小娃娃,你师父呢?”

    就在这个时候,为首的那名太医领袖开口道,说话的时候,目光越过陈少君,望向他身后的方向。

    “回大人,只有小生。”

    陈少君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淡然一笑,从容道。

    “什么?”

    众太医闻言都是神色一变:

    “不是说来的是一名神医吗?怎么是这么一个小子?”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能有什么本事,下面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做事的?去把清晏雍给我叫过来!”

    “荒唐!皇太子的性命攸关国体,如此大事竟敢儿戏,此事必须严惩!”

    ……

    众太医一个个愤怒无比,至于陈少君直接就被他们无视了。

    神医需要尝百草,明药理,还需要众多的实践,身体力行才能够达到,绝不是随随便便看几本书就行的。

    眼前的年轻人看起来最多也就十五六岁,如此年轻能学得了什么,又能懂得了什么?

    连太医院这么多资深的太医都束手无策,又岂是一个小娃娃能够做到的。

    陈少君心中哂然,知道众人是因为他年纪太小,起了轻视之心,一路过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诸位大人,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在下年纪虽轻,但却并不见得不懂医道,不能治皇太子的病。”

    “若是看我年纪轻就觉得没本事,那为何不见在场的诸位太医治好皇太子?”

    陈少君施施然一礼,不卑不亢道。

    一句话出口,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不由一时语噎。

    眼前的少年,年纪虽轻,但谈吐锋芒毕竟,并不像众人想的那么简单。

    “伶牙俐齿的小鬼!”

    “不过就算如此,也并不见得你就有治愈皇太子的能力!”

    ……

    几名太医领袖依旧板着脸道。

    术业有先后,陈少君在众人面前,可并没有表现出多大恭谦,更不用说那番话听起来有多刺耳了,虽然是辨白,但分明是讽剌众人无能。

    众人岂会给他好脸色。

    而且这是为未来天子医治,兹事体大,不可不慎重!

    “哈哈,这位应该就是贾青贾大人吧?”

    陈少君微微一笑,打量着其中一名对自己敌意最重的太医领袖,突然开口道:

    “我如果是你,就绝不会站的那么近!”

    “什么意思?”

    太医院左丞贾青闻言顿时勃然色变。

    太医又称“御医”,这御字代表的就是宫中地位,这小子竟然敢当众威胁他?

    好大的胆子!

    陈少君见状摇了摇头:

    “贾大人误会了,你这段时间,在东宫之中服侍太子殿下,旰衣宵食,应该有很长时间吧?如果我的判断没错,大人身上是不是有一条银线,从左手少阳脉,一直延伸到颈后的风池穴和天柱香。”

    “开始的时候应该还是灰色,最近几日,已经变成银灰色,而且每日的戊时、刻时,大人就开始半边身子麻木,足心涌泉穴,腰后命门穴如针剌,无法起身,更有眩晕、昏迷感。”

    “如果我没猜错,另外几位大人应该也多多少少有些类似症状吧?”

    说到最后,陈少君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其他几名太医领袖。

    这番话,陈少君说的平平淡淡,波澜不惊,但贾太医连同其他几名被陈少君瞥到的太医却是骤的变了脸色。

    “你怎么知道?!”

    贾青一脸见鬼的表情,这段时间他确实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但只以为是劳累所致,根本没想到竟然另有内情。

    更没有料到的是,其他人竟然和他有类似症状。

    “呵呵,贾大人,你该不会以为,皇太子的病真的只是走火入魔那么简单吧?”

    陈少君意味深长道:

    “皇太子的疾病会传染,如果我是你,就早点告诫其他人,如非必要,不要轻易靠近皇太子。”

    “哗!”

    陈少君的声音一落,大殿里顿时一片混乱,一名名服侍的宫女如避蛇蝎般,纷纷慌慌张张的往后退去。

    就连床榻的那些锦衣太监和东宫皇太子一系的人马都露出了紧张和顾忌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