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朝仙道 > 第三十七章 文庙!【第四更】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车轱辘,陈少君安坐在其中,闭目养神,耳中,不停地传来红莲关切的声音。

    陈少君踏出宫门的时候,陈少君立刻就看到了江伯和红莲的身影。而在他们看到自己的时候,红莲就一直在念叨,直到此时,红莲担忧的声音也一直没有停过。

    “少爷,你知道我和江伯有多么担心吗?当辰时奴婢看到桌子上留下的银两时,还以为你准备丢下我们了。”

    马车外的声音说到最后一句时,红莲突然猛地掀开车帘,朝着陈少君恶狠狠道。虽然她的模样看起来凶狠,但是当陈少君看到她微红的眼眶时,心中掠过一道暖流,淡淡道:

    “让你们担心了。”

    看到陈少君这副淡然微笑,不温不火的模样,红莲有气发不出,只能气鼓鼓的哼了一声,放下车帘,向着江伯继续埋怨。

    陈少君淡然一笑,转头看向窗外。远处,皇城的距离越来越远,陈少君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这次的事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单单是魔神的出现,就让陈少君有种棘手的感觉,更别说,其中还牵扯了皇子之争。

    而且二皇子最后出现的时候,明显不怀好意。

    自己拒绝他的时候,也等于是把他彻底得罪了!

    “皇宫之中的水,还真是浑浊。”

    陈少君轻声感慨一句,收回望着皇宫方向的目光,在车门上敲了敲,开口道:

    “江伯,右拐,在街上转转。”

    “少爷,你身子本来就弱,而且才刚刚从皇宫出来,为什么不回府上休息?”

    听到此话,红莲忍不住又掀开了车帘,疑惑道,声音中还透露着一丝担心。

    陈少君没有解释,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没有得到回答,红莲嘟着嘴巴,放下车帘。而马车,改变了方向,朝着和陈府截然不同的方向驶去。

    ……

    月明星稀,静谧的月色之中,皎洁的月光把京城中所有的一切照得清清楚楚。

    只是夜色中隐隐流淌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咻!”

    突然,一阵破风声打破了夜色的寂静,隐隐看去,一抹黑影在虚空中一闪而过。

    即使月光明洁,也只能看见一团黑色的影子,沿着街道的阴影,悄悄潜行,仿佛时光错乱一般,完全捕捉不到它的形态。那团黑影停至在一座庭院的墙根,兔起鹘落,只一个闪身,就没入了那座庭院之中,消失无踪。

    噗噗,而几乎是同一时间,整个陈家府邸所有亮着的灯火全部熄灭。

    而远处,吱,随着一阵窗户关合声,一道欣长的身影伫立在窗户前,收回了望向那座庭院的目光。

    “今夜,我们就先在这间客栈休息。”

    陈少君朝着身后的江伯和红莲道,没有回头。

    “那是什么?”

    红莲站在后面,踮着脚尖张望,好奇道。她也看见了那团黑影,但是它的速度太快了,只看到停至在了陈府的院子外墙中,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不该问的就不要多嘴。”

    一直默不作声的江伯,在此时也开口了。他的眉头紧皱,眼中隐隐透出一丝深深的担忧。

    自皇宫出来后,他就隐隐感觉到一切似乎有些不同了。为皇太子治病,固然有希望救出老爷和大少爷,但是也会因此被牵入皇子之争。从没有实质关系的牵连,而彻底变得有关联。皇宫之中的水,深不见底,吃人不吐骨头,要是少爷因此出个三长两短,他真不知怎么向老爷交待。

    “江伯,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

    陈少君安抚道。

    江伯的担忧,他都看在眼底,眼前的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只要等到皇太子醒来,父亲和大哥回来,一切就不是问题了。

    陈少君的目光深沉,望着远处久久不语。

    一夜无眠,不管是陈少君,红莲,还是江伯,都没有半点睡意。

    等到天亮以后,街上行人密集,确定没有危险,陈少君这才悄悄回到了陈府。

    整个陈家一切如常,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有那些被齐根削断的灯芯隐隐流露出一些异常之处。

    只是等到陈少君回到自己卧室的时候,整个人却呆住了。

    陈少君的卧房一片凌乱,床上的被子被利器切得四分五裂,一块块碎布洒满房间,桌椅,茶几,包括床榻也都被劈成数截,不过这些都不是陈少君在意的。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地面上躺在斑斑血迹里,横七竖八,已经了无生息的一具具尸体。

    这些人黑巾蒙面,身上穿着的也是夜行衣,显然就是昨晚潜入陈家的那帮人。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哪怕陈少君早就有所预料,也不由呆住了。

    父亲和大哥被抓,整个陈家上上下下只剩下他,江伯,红莲三个老弱妇孺,正常情况,根本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这些人。

    那这些人又是怎么死的?

    而且看这些人身上的伤势,全部都是要害中招,一击毙命,显然是一名极厉害的顶尖高手,只是整个陈家哪里有这样一名高手?

    饶是陈少君足智多谋,此时也不由呆住了。

    如果是这样,那到底又是谁杀了他呢?

    陈少君眉头紧皱,只觉得整件事情迷雾重重。

    “这些人都不是弱者,到底是谁能够无声无息将他们杀了,他又为什么帮我们?”

    陈少君喃喃自语。

    昨晚他和红莲就在对面客栈观望,但就算是他们,也没有察觉任何异样。

    那个暗中出手的人,显然功力极其高绝,深不可测,但是他为什么又要帮陈家呢?

    “难道是他?”

    陈少君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人影。不由想起了那名在自己桌上留下一颗赤金丹的神秘人,虽然陈少君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但是这也不能表明,他就从此离开了。

    “如果真的是他,下次见面,定要好好感谢!”

    陈少君心中暗暗道。

    “啊!”

    就在思忖的时候,一阵惊叫从身后传来,陈少君转过头,一眼就看到身后刚刚赶到,脸色煞白的红莲。

    “少,少爷,这,这些人……”

    红莲双眼大睁,一手指着地上的鲜血和尸体,整个人身体都在颤抖。

    “不要慌,这件事我来处理。”

    陈少君目光一眨,很快回道。

    陈家出了命案,这件事是瞒不过的,陈少君心中一动,很快有了主意。

    “你听我说,你拿着这枚令牌现在就去京兆尹报官,把这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陈少君手掌一张,就将贾太医给自己的那枚太医院令牌递了过去。

    太医院地位特殊,贾青给他这枚令牌本意是想让他入宫切磋医术,但此时却发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只要带上这枚令牌,必然能够引来京兆尹的重视。

    “红莲,这些银两拿好,去下墟找一个叫金一雷的人,把这个法器交给他,他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陈少君一连串的吩咐下去,很快,主仆三人,收拾好包袱,兵分三路,离开了陈府。

    ……

    不过陈少君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现在只能希望京兆尹的介入,能够暂时震慑这些人。”

    陈少君心中暗暗道,隐隐有些忧虑。

    对方能刺杀一次,就会刺杀第二次、第三次,陈少君只希望京兆尹的大范围搜查,能够让对方有所顾忌,短时间内不会再次行动。

    “家里不能再呆了,必须得消失一段时间。”

    陈少君心中此起彼伏,暗暗道。

    这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只要自己消失,江伯和红莲就不会受到牵连,这是陈少君目前最关心的。

    而且陈少君目前的武功已经达到瓶颈,正好需要一个地方潜心修炼,进一步提升。

    “或许可以去那里呆一呆,暂时避避风头。”

    陈少君想起一个地方,心中有了主意,很快便朝着京师东北而去。

    而就在他离开后,马蹄阵阵,大批官兵突然包围了整个陈家。

    陈少君的那枚太医院令牌发挥了巨大作用,这件事情果然得到了极大重视,京兆尹竟然亲自带队出现在这里。

    天子脚下,竟然有这种鬼蜮伎俩,这是京兆尹一贯愤怒的,更何况还牵扯到皇室。

    可以想象得到,接下来会有很大的变动,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和陈少君无关了。

    ……

    京师东北,矗立着一座古香古色的庙宇,青砖碧瓦,飞檐斗拱,显然是有很久的年头了。

    而庙宇前,一座四人余高的孔圣雕像,则显现出了这座庙宇的独特地位。

    文庙!

    这里是大商朝文人学子读书的地方,由朝廷捐建,儒家的大儒、鸿儒指导,细细数来,其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前朝,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文庙地位特殊,这里远离闹市,除了读书人,就连行人都极为稀少。

    这既是朝廷立下的规矩,也是大商人对文庙的一种尊敬。

    文庙外,一辆马车停下,陈少君打开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就是这里了,接下来几天,就得靠文庙庇护了。”

    陈少君望着前方,心中暗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