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朝仙道 > 第三十八章 反唇相讥【第五更】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文庙是整个京师文气最为浓郁的地方,是无数大商学子的求学圣地,除了读书人,其他人,尤其是武者,基本上不可能进入其中。

    而且,大商朝廷对此地也极为看重,明里暗里不知安排了多少禁军高手看护,根本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陈少君以前号称“卧龙”,整个人浑浑噩噩,这座文庙虽然近在咫尺,就在京师之中,但陈少君基本上敬而远之,只有路过,并没有踏入其中。

    真正进入其中,这恐怕还是第一次。

    虽然上辈子身为器君,修炼的也是和炼器与武道有关,但这一世毕竟是读书人,又出生在文道世家,如今开了灵窍,觉悟前世今生,再看眼前古老的文庙,感觉又截然不同。

    几乎是本能的,陈少君心中有种亲近感。

    远远的,还没有靠近,陈少君就感觉到一股清新的气息铺面而来,沁入心脾。

    这就是文气!

    文庙,本是儒家为贫寒学子以及游学书生准备的一处读书、休息的场所。

    曾经是许多鸿儒,大儒,以及圣贤读书的地方,有不少人在这里突破、顿悟,到达更高的层次,不管是改革法制的商生,还是推行仁礼的杨老,都是在这座名扬远播的文庙之中,学成而出。

    如今有很多学子在这里挑灯夜读,揣摩经书,这么多文人汇聚,使得这里的文气也极为浓郁。

    只这么片刻的时间,陈少君就感觉到自己的文气萌动,就连自己体内的文气都隐隐增长了不少。

    不止如此,陈少君抬头望去,这里文气聚集,就连文庙周围的树木都长得郁郁葱葱,明显比周围其他的树木要高大许多。

    陈少君定了定神,很快迈开脚步,朝里走去。

    就在他踏进文庙范围的那一刹,一阵阵朗读声犹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抬头望去,到处都是低着头,匆匆行路的青衣学子,从旁边经过的时候,甚至还能听到他们口中吟诵的经书,什么“圣人曰……”“天道及人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大商朝学风隆盛,游学之风也极为盛行,这文庙中除了京师的学子,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各地到京师来的读书人。

    “来人止步,学庙圣地,外人免入。请问姓甚名谁,可有儒籍?”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入耳中,文庙门口,一名青衫儒者领着几名学子,早就发现了陈少君,远远叫道。

    “劳烦老师了,学生陈少君,想在文庙之中借宿几日,同时参悟圣贤古籍。”

    陈少君赶紧上前,弯下腰身,将一早准备好的儒籍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儒籍是所有儒道门生的凭证,上至鸿儒,大儒,宗师,下至普通的学子学童,只有列入儒籍才算是列入儒道门墙。

    否则的话,即便天资聪颖,学贯五车,也不被儒道承认,即便是想要借读儒道的经籍,都不可能。

    一旦犯下重大过错,经三省圣庙审核,被开除儒籍,从儒道除名,就会身败名裂,遭到天下人的唾弃。

    就算大商朝廷也会将此人录入黑名单,永不录用。

    这也是儒籍为什么对儒道中人如此重要。

    “陈少君?好耳熟。”

    接过了陈少君的儒籍,那名青衣儒者眉头微动,隐隐想到什么,不过文庙本来就来去自由,只要看过儒籍,验明正身,其他的并不重要。

    “东西收好,文庙之中的典籍你可以随意借览,不过必须得和你自身的文气相当,贪多嚼不烂,必须脚踏实地。”

    青衣儒者也没多想,很快就将儒籍还给了陈少君。

    “多谢老师。”

    陈少君躬身回了一礼,很快和几人擦身而过,跨过入口。

    刚刚走了两步,没有丝毫的征兆,陈少君心中一震,就像从一个世界跨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眼前的一切随之一变。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

    “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

    “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

    刚刚踏入文庙之中,一阵朗朗的读书声立即传入耳中。

    陈少君抬眼望去,只见文庙之中,一阵浩瀚的文气色泽银白,如丝如缕,如同银河一般冲霄而起。

    那文气恢弘浩荡,气象万千,远远望去,其中竟然还有许多经卷、文字显现。

    “文气具现!”

    陈少君看到这一幕,也微微动容。

    读书人用心朗诵圣人文章,精神专注,就能够文章具现。

    不过文章具现有极高的要求,除了人数的要求,对于学子悟性和才气也有很高的要求。

    只看眼前这一幕,这里的学子才气至少都在四升以上。

    ——陈少君甚至连才气一升都不到。

    “学生陈少君,拜见孔圣先师!今日在此求学,还望先师庇佑,护佑学生开启灵智,顿悟圣贤大道。”

    就在文庙前那尊高大的孔圣雕像前,陈少君定下心神,躬身行了一礼。

    孔圣先师是儒道的源头,是古往今来天下万万学子的先师,历朝历代尊他为大成至圣。

    尊师重道,不只是儒家的倡导,对陈少君来说,在仙界如此,在人界也是如此。

    “哈哈,这次来文庙借读的学子三成以上都是我子张学派的学生,如果老师知道必然会极为欣慰。”

    “是啊是啊,假以时日,我们子张学派必然能够成为儒家八大学派之首!”

    “师兄失语了,哪里来的八大学派,我们儒家从来只有七大学派,难道师兄以为那小小的子莒学派也算八派之列,能够列入圣人门墙吗?”

    ……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谈话声突然传入耳中,听到那声音,陈少君陡的皱起了眉头。

    下意识的,陈少君转身望去,只见不远处,三名儒家少年身着雪白布袍,并肩而行,正从文庙内往外行去。

    “师兄说的是,是我失言了。那子莒学派只有那陈家父子二人,那陈宗羲被逐除儒籍,剩下那个陈卧龙恐怕也会不日捉拿下狱,这样下来,那子莒学派就全军覆没了,断了传承,自然无法再列入八大学派之列。”

    另外一人一边行走,一边谄媚着附和道。

    “是他们!”

    陈少君心中陡的一沉。

    八大学派之中,子张学派一向势大,而子莒学派因为门人稀少,再加上学问之争,经常受到其他诸派的排挤。

    只是陈少君没有想到,即便是在文庙这种地方,也避免不了这些人的诋毁。

    “嗯?”

    就在这个时候,其他几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异样,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陈少君。

    “是你?!”

    为首那人明显一脸意外,但是很快那人便冷笑一声,领着身后两人朝着陈少君大步走来:

    “陈少君,你来这里做什么?”

    “什么?你是说那个瞌睡虫陈卧龙?”

    其他两人一脸惊异,齐齐望向了陈少君。

    “哼,不是他是谁?”

    为首那人毫不客气道。

    “竟然是他!”

    得到确定的答复,另外两人再看向陈少君,眼中顿时满是嫌弃和厌恶。

    “呵,文庙本就是朝廷所设,只要是文道学子就可以自由出入,既然你们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

    陈少君冷笑一声,顿时也毫不客气道。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对付这些人,陈少君绝不会再有任何的退让。

    “哼,文庙确实不禁出入,任何人都能够进出,不过那也得看看是什么人。读书人读圣贤书,明辨事理,文庙自然大为欢迎,但是那种不学无术,欺师盗名,剽窃他人文章的蛇鼠之辈,圣人不齿,也配进入文庙?”

    为首那人一脸鄙弃道。

    “你什么意思?”

    听到这句话,陈少君眉头一挑,也骤的变了脸色。

    “陈少君,你明知故问,还在这里故意装糊涂吗?竹林诗会,你剽窃他人文章,据为己有,这件事情在京师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此行径,简直令文道蒙羞,文道中人无不耻于与你为伍。”

    为首那人冷言冷语,咄咄逼人道。

    嗡,听到这句话,陈少君心中陡然一沉。

    谢川!

    电光石火间,陈少君脑海中陡然浮现一道身影。

    竹园诗会,流觞曲水,陈少君原本以为自己一番行动下来,已经自证清白,但是没有想到,这事不但没有消弭,反而看起来被有心人利用,添油加醋,进一步的扩大。

    思来想去,当日聚会所有人中,只有谢川才有能力,也有动机这么做。

    不,不只是如此!

    眼前这人,和谢川本就是一丘之貉,都是子张学派的门生,说不定对方这番话本就是有意为之。

    想到这里,陈少君的脸色阴沉下来,心中也隐隐有些怒火。

    陈家代表子莒学派,被其他人打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是对方的手段未免太下作了。

    “你叫什么名字?”

    陈少君抬起头,冷冷道。

    “子张学派裴洋。”

    为首那人抱了抱拳,气势咄咄逼人:

    “怎么?陈卧龙,恼羞成怒还想动手不成?”

    “动手倒不至于,我且问你,当日竹林诗会你可在场?”

    陈少君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无比。

    “当然不曾,不过……”

    裴洋振振有词,但话还未说完就被陈少君打断了。

    “既然不曾,那便是道听途说,你也是孔家弟子,儒道门生,这种事情并未亲眼目睹,又不曾亲自证实,不明真相便人云亦云。孔圣教习仁义礼智,你这也称得上‘智’?如此行径,捕风捉影,人云亦云,也配位入圣人门墙之内?”

    陈少君反唇相讥,毫不客气道。

    “你!”

    裴洋闻言,神色一窒,狠狠瞪着陈少君,竟然半句话都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