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朝仙道 > 第九十二章 金凰柬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少君大为意外,正是冤家路窄,他刚进入鹿园的时候,就被这里原版的儒道典藉吸引,根本没有去仔细去留意其他人。

    却没想到,这次的太后赏雪盛宴,居然连谢川也在。

    不过微一思考,也就了然了,谢川的父亲谢明远是吏部尚书,掌管着官吏调动的权利,是吏部之首。

    以他的身份,再加上谢川在文道的天赋,谢川能参加这次盛宴也就不奇怪了。

    “烟锁池塘柳?这不是我在竹园诗会走的时候留下的对子吗?什么时候就成了他的了,还卖弄到我面前来了!”

    陈少君哂然。

    在很久之前他便已经知道谢川将自己的那副对子占为己有,凭借那副连大儒都束手无策的对子,谢川在儒家士子中的地位水涨船高,一时间风头无俩。

    但是陈少君却也懒得去管这个,他并不在意这些虚名,于其花费时间去争这个名声,还不如多花点时间提高自己,也好更快的救出师傅。

    只是陈少君没有想到,冤家路窄,自己在赏雪盛宴还会碰到他。

    而几乎是同时,谢川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向着四周看了过去,初时还没在意,但当看向陈少君,只一眼,就好像被针剌了一眼,顿时眼皮一跳,脸色陡的拉了下来。

    “不好意思,各位,失陪一下。”

    谢川强打欢笑,揖了一礼,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中,阴沉着脸,起身朝着陈少君的方向走去。

    “谢兄,你这是去哪里……”

    后方,一名名士子大为意外,然而此时的谢川根本听不见,他的眼中只有那个白玉桌旁,手捧经书的少年。

    他的双眉一拧,直接就朝着那里走去。

    而随着谢川的动作,鹿园里所有士子的目光也随之被吸引,落到了那名手捧经书的少年身上。

    就在那张白玉桌前,谢川停了下来,阴影投下,打在陈少君身上。

    “陈少君,谁让你进来的?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这种地方也是你能够进来的?还不赶紧出去!”

    谢川阴沉着脸,居高临下,冷声呵斥。

    他的声音霸道,强势无比,那声音在鹿园中显得刺耳无比。

    “我应邀前来,为何要出去?”

    陈少君低下头,轻轻翻过一页经书,也不看谢川,淡淡道。

    “应邀而来?放屁!你也不看看自己的修为,能进来这里的人,全部都是人中龙凤,文气都在四斗以上,你连文气连一升都不到,太后会邀请你?”

    谢川狠狠道。

    陈少君什么修为,他再清楚不过了,这赏雪盛宴,整个京师中谁都可能进来,但唯独陈少君绝不可能。

    他说自己是应邀而来,简直是恬不知耻,哗天下之大稽。

    “各位,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子莒学派的弟子,也就是京中传说的那位陈卧龙,这一位在学问上什么造诣我就不介绍了。这种人竟然说自己是应邀而来,你们信吗?”

    “盛宴的请柬你有吗?”

    谢川转过身来,向着周围众多的士子道,声音中满是讥讽。

    “谢兄的意思,是说有人混进了盛宴?”

    “陈卧龙?你是说那位在夫子课上睡着,被夫子们笑话的陈少君?”

    “太后盛宴,乱搅和可是重罪,不可能真的有人有这么大胆子吧!”

    ……

    鹿园里,众人早就被两人的冲突吸引,无数的目光将信将疑,纷纷落到了陈少君的身上。

    谢川的文气,在文道是众所周知的,他说的话也有一定的公信力。

    很显然,眼前的那位白衣少年就是他口中混入盛宴的人。

    “陈少君,我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趁现在,赶紧给我滚!”

    谢川厉声道。

    鹿园之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着白玉桌前的陈少君,这一刻的陈少君俨然成了千夫所指。

    “谢川,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少君开口了:

    “我说了是应邀而来,那自然便是应邀而来,至于请柬,你说的是这个吗?”

    陈少君依旧看着手中的经书,头也没抬,一边说着,一边手指一弹,将袖中的请柬,弹了出去。

    这次进入鹿园,机会难得,他可不想把机会浪费在和谢川的口舌之争上。

    这里的经书,每一本都能让他有很大收获,每看一本,精神力都会有增长。

    陈少君现在感觉,再过一段时间,自己就能够再升一截,达到和夫子们相同的境界。

    这些对于自己未来的修练都非常重要。

    陈少君一番举动看起来漫不经心,但大半个鹿园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白玉桌前,陈少君弹出的那张东西上。

    “请柬?”

    谢川脸色越发的阴沉,对于陈少君的话他是半个字都不相信。

    几乎是下意识的,谢川拿起了桌上的请柬,他现在就要当着大家的面,揭穿陈少君的谎言。

    然而仅仅只是一眼,谢川就变了脸色。

    陈少君拿出来的请柬,有龙纹凰鸟,和谢川的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的是,谢川收的请柬是青色,而陈少君收到的……是金色。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谢川心中一窒,连拿着请柬的手都在颤抖。

    据他所知,所有人收到的请柬几乎都是青色的,而像这种金色的请柬,极为特殊,每次盛宴,只有寥寥几张,能够获得的人凤毛鳞角。

    他父亲虽然是吏部尚书,掌管文官调动的大权,但也没有获得这种请柬的资格。

    “是太后亲自拟定的金凰柬!”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人群中,一名士子突然开口,他的目光盯着谢川手中的金色请柬满是震动:

    “传闻中只有皇室认为最尊贵的客人才有,而且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就连我都没有资格”

    “什么!”

    瞬息间,人群一片哗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张请柬上。

    金凰柬的名字,很多人都听说过。

    太后盛宴几乎每年都会有,而且已经举行了很多次,但金凰柬……,总共出现的次数都寥寥无几。

    谁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安坐着岿然不动,寂静如山的白衣少年,竟然就是金凰柬的得主。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白玉桌旁的陈少君,目光和之前截然不同。

    “谢川,我的可能和你不太一样,我的并不是朝廷传递的,而是太后派谴身边的人,亲自到我们陈家投递的。”

    “怎么样,你还有问题吗?另外,如果没问题,就不要耽误我读书了。”

    陈少君淡淡道。

    他和其他人获得请柬的方式并不相同,不过这些事却没有必要告诉一个不相关的人。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谢川早已无法保持之前的镇定,他睁大了眼睛,整个人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你怎么可能获得太后的邀请,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你才多高的造诣,文气一升都不到,太后怎么可能会邀请你。”

    “对,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这张请柬绝不可能是你的,文气一升都不到的人,怎么可能参加太后的赏雪盛宴!”

    谢川说到后来,仿佛弄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一样,声音越来越大,整个人也重新振奋起来。

    他特意针对陈少君,并非是单纯的学派之间的冲突,也不是看不顺,而是有不得不让他离开的理由,无论如何,他今日绝不能出现在这里。

    “各位师兄,大家都是文气深厚,可以望气的人,你们如果不信,就看看他的文气。一个造诣如此之低的人,怎么可能有资格参加赏雪盛宴!”

    谢川一边指着陈少君,一边对着周围的众学子道。

    “这,看不出他的文气,是修为太低了吗?”

    “好像真的并不是很浓厚!”

    “不会吧,能得到金凰柬的人,无一不是人中龙凤,比我们还要厉害,怎么可能修为这么低?”

    “难道谢兄说的是真的,他确实是混进来的。”

    ……

    文气一斗为十升,在场的学子都是学问极高的人,有些人甚至连和谢川说话都要客气,心存敬畏。

    众人将文气汇集双眼,立即看出了问题。

    鹿园中的士子都是文道年轻一辈,名声在外,最杰出的天才,任何一个,在外面都受到众多学子的尊敬和追棒。

    他们个个的文气都在三四斗以上,在望气状态下,可以看到文气浩瀚,光华直冲牛斗。

    但是众人眼中,陈少君的头顶一片死寂,完全看不出光华,这是文气很低导致观察不到才会出现的情况。

    一刹那,众人纷纷皱起了眉头。

    没有人相信金凰柬有假,在大商朝没人有这么大的胆子,但这个陈少君的文气确实是有问题。

    “谢兄,我突然想起来了,之前的竹园诗会,你不是说过有人抄袭他人诗句,据为己有吗?不就是他吗?”

    突然之间,一名文道士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盯着白玉桌后的陈少君道。

    “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双眉一拧,齐齐望向了陈少君。

    文道一途,可是最忌讳这种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