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朝仙道 > 第九十九章 赏雪第一!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仙子谬赞了,在下只是有感而发,偶然为之,没想到能无意中帮助仙子,这也是我的荣幸。”

    陈少君揖手回了一礼,他的神态落落大方,即便是在神灵面前,也是不卑不亢,彬彬有礼。

    这个世界万道显圣,之前早已见过的邪教魔神就是,而眼前这位也只是神灵之一,陈少君毕竟曾为仙人,也早已见怪不怪。

    “没有公子赋诗,奴家万难化形,甚至一点灵识也早已泯灭,此恩,奴家永世难忘。”

    梅花女神却是一脸正色。

    当年的“梅花女神”,只是大商皇帝的一句酒后戏言,真正对她有再造之恩的,还是眼前的少年。

    八百年的风风雨雨,她的香火早已断绝,而且是戏言,更不会有人真正去祭拜,但陈少君这首诗,沟通天地,暗合至理,将她的神格和冬祀大殿结合在一起,以后只要有冬祀大殿,她就能从中分得一杯羹,神格就永不会堕落,意识就永远不会泯灭,这真的是一份天大的恩情。

    “万木同根共属,奴家无以为报,今赠公子一片神秘化身,万物有灵,日后有树木的地方,公子都可以使用奴家的神力,说不定可以助公子一臂之力,这也是奴家的一片心意。”

    梅花女神说着,玉指轻弹,一片梅花应声飞出,初时还是粉色,但是眨眼之间便泛出道道毫光,化为一片金色,飘飞着迅速没入陈少君眉心,然后渗入他的体内,消失不见。

    陈少君神色一愕,还来不及感应,就发现那片花瓣已经消失了。尽管什么都感觉不到,但陈少君也知道,这是梅花女神赠送了自己一份大礼。

    “既是仙子所赠,在下却之不恭了,多谢。”

    陈少君很快躬身一礼。

    “最后奴家还有一事相求,公子那首诗对奴家非同小可,不知可否赠予奴家,奴家会永世感恩。”

    梅花仙子望着陈少君身前的诗道。

    “有何不可?”

    陈少君先是一怔,随即笑了起来:

    “君子成人之美,既然仙子青睐,拿去就是。”

    诗词已作,精气留存,对于陈少君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处,而且即便被梅花女神拿去,她也只需要誊抄一份就是了。

    “多谢公子。”

    梅花女神盈盈一礼,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随即轰的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梅花女神陡然炸开,再次化为漫天花雨,从众士子间穿梭而过,扑向陈少君身前白玉桌上的那首诗。

    嗡,光芒一闪,那张宣纸瞬间消失不见,而漫天花雨坠下,梅花女神也彻底消失不见。

    “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高高的宝座上,大商太后一脸微笑,她的目光掠过所有士子,最后停留在陈少君身上。

    “赏雪大会的第一名,想必大家已经没有争议了,陈少君,恭喜你!”

    声音一落,众人纷纷鼓掌,一个个心悦诚服。

    陈少君的诗词品相早已征服了在座所有人,更不用说他的一首诗竟然能够让梅花女神复苏,成功显形,这是众人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哼,有什么了不起!”

    只有远处的荆越神童王小年把头撇过一边,气鼓鼓的,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输给了这小子。

    “把仙界金石拿上来吧。”

    “孩子,过来。”

    大商太后笑容和煦,朝着陈少君微微招手。

    四周围,众士子一脸羡慕,同时纷纷向着两侧让开,给陈少君让出一条道来。

    “学生遵旨!”

    陈少君也不怯场,躬身一礼,随后落落大方的走上前去。

    在他往前走去的时候,一阵呦呦鹿鸣从后方传来,那些梅花鹿也跟在他身后,一路好奇的往前走去。

    看到这一幕,卫蓁站在太后身旁,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孩子,这次的赏雪大会你真的让哀家大吃一惊,这个第一名你是实至名归!”

    大商太后顿了顿,突然压低了声音:

    “谢谢你救了翊儿。”

    说着,将手中装有仙界金石的锦盒递了过去。

    陈少君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从太后手中接过锦盒。

    “多谢太后!”

    随着陈少君的胜出,本届赏雪大会的文试部分也随之结束。

    ……

    宣政殿。

    仅仅是片刻的时间,伴随着一阵甲片的震动声,那名离开的金吾卫很快去而复返。

    “回陛下,一切已经查探清楚。”

    当这名金吾卫跨过门槛,进入大殿,跪俯在地上的那一刻,整个大殿内静悄悄的,所有人的目光不论文臣武将,全部汇聚在了他身上。

    “如何?到底是谁写出了那篇诗词?”

    大商皇帝高坐上方,那威严的声音隆隆如雷,响彻四方。

    声音未落,就连殿内众多的武将也露出了关注的神色。

    虽然是文道盛事,但就连陛下都如此重视,众人自然也不自觉的受到了影响。

    而且众人也相当好奇,那个能让陛下和众多文臣如此重视的少年到底是谁。

    “回禀陛下,这次赏雪大会的文试第一,乃是户部侍郎陈大人的幼子,子莒学派的弟子陈少君!”

    金吾卫抬起头,如实禀报道。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金吾卫的话,大殿里,所有人都惊呆了。

    “什么?不可能,绝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是他们家的那个糊涂虫?”

    宴会上,吏部尚书谢明远失态了,连手中的酒液都洒了出来。

    在此之前,他虽然表面不说,但内心志得意满,一直以为很有可能是他的独子谢川,就算不是谢川——

    那无论如何也轮不到陈宗羲的幼子吧!

    “子莒学派!竟然是子莒学派!!”

    “太令人难以相信了,文烛霄汉,如此难得的佳作,竟然会是子莒学派所做!”

    “怎么会这样,我们七大学派那么多天才,竟然会输给一个小小的子莒学派,七大学派颜面无存啊!”

    ……

    何止是谢明远,在场所有的文臣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震动。

    一瞬间,所有文武大臣,包括龙椅上的大商皇帝,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宴席上的陈宗羲身上。

    “不对,这次的赏雪大会不是没有子莒学派的弟子吗?怎么可能第一名会是子莒学派的弟子,一定是搞错了!”

    突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吏部尚书谢明远陡然坐起,大声道。

    “谢兄,之前一直忘了跟大家说了,大概几天前,小儿有幸得到太后垂青,亲自送来赏雪大会的请柬,因此侥幸能够位列其中。”

    就在这个时候,陈宗羲盘膝而坐,终于开口道。

    刹那间,整座宣政大殿鸦雀无声,谢明远张了张嘴巴,但却好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样,半个字都吐不出来,只余下脖子涨的通红。

    陈家那个蠢材竟然也获得了太后的请柬,这绝对是他今天听到的最匪夷所思的事情,然而君子无戏语,陈宗羲一向正直严谨,更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他既然说了,那肯定必有此事。

    “陛下,此事千真万确,那首诗词作成,甚至惊动了梅花女神,亲自在鹿园现身,向陈家公子道谢。”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处的金吾卫再次开口道。

    “哗!”

    听到这番话,大殿内一片哗然,就连众多对诗词一窍不通的武将也暗暗吃惊。

    文道归属文道,但是这神灵之事就完全不同了,至少和力量是沾边的。

    神灵虽然不是天神,乃是汲取信仰之力而生,但是他们拥有的神力也要远远超越了很多武将大将。

    “那梅花女神不是传说吗?怎么显形了?”

    “什么文章竟然能让神灵显形,还能让梅花女神亲自道谢?”

    “那陈家小子竟然如此厉害吗!”

    ……

    众武道大臣都惊叹不已。

    如果说之前众人只是因为大商皇帝的原因对鹿园内的赏雪大会有些好奇的话,那么现在那个陈家幼子已经完全引起了众人的兴趣。

    “对了,我记得七八年前刑大元帅收了一名弟子,不正好就是陈家的长子吗?”

    座下一名武将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

    “是了,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朕问你,那鹿园夺魁的文章,到底是什么内容?”

    就在这个时候,高高的龙椅上,大商皇帝再次发话了。

    声音一落,大殿中顿时骤然一静,所有人统统望向了那名金吾卫。

    别说是殿内的文臣,就连众武将此时也相当好奇。

    “太后有旨,那诗词早已令我誊抄一份带来。”

    那金吾卫不敢怠慢,取出那写有四句诗词的宣纸,双手托着,高高捧起。

    大商皇帝挥了挥手,早有贴身的太监上前接过了那张宣纸,在得到大商皇帝的首肯之后,随即大声的宣读了出来: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不同桃李混芳尘,散作乾坤万载清。”

    声音一落,整个大殿先是一片寂静,随即众人眼神雪亮无比。

    “好诗,真是好诗啊!如此好诗绝对是传世名作!”

    在场不少文道大家,立即就辨别出了这诗词的意境奇高无比。

    “好一句‘散尽乾坤万载清’,只此一句就已经悟透了我儒道的精髓,陈兄,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距离陈宗羲最近的地方,一名文官首先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杯子,诚心恭贺道。

    “想不到令郎竟然有如此大才,真是可喜可贺!”

    很快,另一名户部官员也举起了手中的杯子,跟着道贺。

    不过片刻的时间,大殿内所有的文道官吏,除了谢明远之外,纷纷起身道贺,一时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历次的冬祀大典皇宫大会,陈宗羲一直备受冷落,这还是第一次受到这么多朝廷重臣躬身道贺,就连许多武将都站起身来,特地来向他祝贺。

    “陈宗羲,你教子有方,传朕旨意,赏黄金百两,雪锦三百匹,赐白玉犀角璧一对。”

    就在这个时候,龙椅上的大商皇帝发话了,更是将气氛推向高/潮。

    黄金和雪锦就算了,但是白玉犀角璧一对就非同小可,这是皇家御制,代表着无上的荣光,很显然,皇上龙颜大悦,对陈家非常满意。

    只有谢明远坐在席位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神情难看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