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1548 把她关起来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敏芝的身形颤了颤。

    被尹枭这么一反问,她不由低头噤了声。她的身体知觉还没有完全恢复,勉强撑了撑床沿,却没办法自己站起来……下属扶完了李勤芝,才转过来扶她,将她安置在了病床上。

    “你怎么样?”终究是自己的亲妹妹,李勤芝心疼她,想要问,却被尹枭打断。

    “妈!”他开口,“您不是约了人打麻将吗?再不去就迟了。”

    “那……”李勤芝欲言又止地看了眼,终究点点头,抬手在妹妹的肩膀上拍了拍,“你好好休息,我回去炖点汤,晚上拿过来。”

    李敏芝没回答。

    气氛明显有些尴尬,还是下属开口,把李勤芝送了出去……

    病房里陷入一片安静。

    “我妈正想去普吉岛旅游,姨妈想不想一起去?”沉默数秒,还是尹枭率先开了口,他也不尴尬,依旧是气定神闲的语气,目光瞥到李敏芝的身上,笑了笑,“……哦,我忘了,您的腿脚最近还不方便。”

    别有深意的提醒,冷淡中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对了!”他顿了顿站起来,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中掏出一个象牙制成的小挂饰,“前段时间非洲朋友送的,今年的新牙做的,能保平安。送您了!”说完,将东西往前递了递。

    李敏芝的脸色越发难看。

    尹枭的目的她岂会不清楚?

    他这是变相在提醒她:他做着刀口舔血的生意!他是现在的一家之主!她这个“长辈”,也只能服从他。

    可她怎么甘心?

    “滚!”她抓住那个象牙的挂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掷出去,“你们害死祁漠,不用对我假惺惺!”

    “啪!”

    象牙的制品正好砸到他的脸上,虽然力道不大,却也发出了一声冲撞的声音。下属的面色一紧,看着就像冲上来,却被尹枭一个抬手示意停住。他自行摸了摸被她砸到的侧脸,不动声色地站直了身体。

    “所以姨妈觉得该死的是我?”他嗤笑出声,在床旁踱了几步,陡然话锋一转,语音转为冷沉,“没人生来就该死!”

    李敏芝被他突然的低喝吓得一颤,然后听到他咬牙切齿地继续——

    “不择手段活下去,是人的本能。”他深吸一口,强压下自己的愤怒,“输的人才该死!你懂么?”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错了,也从来不觉得自己该死。

    当年决定留下一个家族“牺牲人”,上一代的竟然要以抽签决定?

    真是愚蠢又荒谬!

    他改变不了上一代人的想法,只能偷偷地改换掉那个抽中自己的签。不择手段地活下去,就是赢家。

    ***

    李敏芝的眼眶发红,被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她只能死死地握着自己的拳头,忍耐着自己几近失控的情绪。

    “哦,对了!”看着她的表情,尹枭的心情才稍稍转好,于是不忘对她雪上加霜,“您不是一直想回去找祁漠吗?我这回给你个准信:六年前的那场浩劫,他并没有死……”

    他故意拉长了声音,在李敏芝的眼中燃起希望时,泼了下半句的冷水——

    “但是现在他死了。我这次回去接你的时候,顺便杀的。”

    “你!”

    李敏芝的瞳孔骤然紧缩,在得知祁漠的死讯后,整个人像是疯了一般扑向尹枭,用自己不大的力气使劲捶打着他,哭喊出来:“畜生!你这个畜生!”

    她吵嚷的声音不小,下属连忙过来拉人,外面的医生也听到动静跑过来,连忙帮忙把人拉开。没人关心泪流满面的李敏芝,都是第一个先问尹枭:“尹先生,您没事吧?”

    “没事。”他弹了弹被抓皱的西装外套,不甚在意,反倒是交代医生,“我姨妈最近情绪不好,要麻烦你们多多照顾。她打伤你我都没关系,弄伤自己就不好了。”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到窗口,往下眺望了一眼,“这病房没有阻挡的,我姨妈住着也不安全。”

    “我们马上调高级护士24小时……”

    “这样吧。”医生正想提议,尹枭已抢了先,“你们十六楼不是有铁栅栏围着的吗?我姨妈心情不好,正好可以去那里……冷静两天。”省得她吵骂,也避免她自杀什么的。

    十六楼,是精神科,众所周知。

    整个十六楼都被铁窗围绕,是整个医院“另类”的存在。那里的保全系统相当严苛,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对狂躁病人来说,是最好的治疗地;对正常人来说,是地狱一样的囚禁处。

    “呃……是。”医生虽有疑虑,但“尹先生”的要求,都是绝对照办的。

    李敏芝瞬间变了脸色。

    “我不是精神病!我不是!!”纵使被下属和医生左右架着,她也拼尽全力想要冲向尹枭,“你会有报应的!!”

    对于这一切,尹枭充耳不闻。

    他面色如常地走出病房,任由医生跟在后面送行,在走廊上走了一段,依旧能听到病房里吵嚷的声音,他的脚步才稍稍一停:“你们这里……有镇定剂之类的东西吧?”

    “有。”医生老老实实地点头。

    尹枭指了指病房的方向:“……给她打点。”

    说完,大步而去…………

    黄昏时分,祁漠和乔桑榆倚在一起看火烧云。

    半山的空气很好,周围也是一片安静,只有脚下的纸盒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那里面是研究所的人送来的兔子。

    g市有领先于国内的生化研究室,他们今天与研究室的人取得了联系,上午去抽血化验。不同于医院的检验科,研究所抽了血以后,都是直接分离血浆毒素,然后植入动物体内,马上就做动物试验。

    “运气好的话,一周内就能配出拮抗剂。”

    这是研究室的人的原话。

    但是他们的理念,只是对症下药,具体“血浆毒素”的成分,还得以后慢慢分析,也许以后还能克隆出一样的药剂来……不过,在此期间,祁漠的身体也可能产生任何副反应。

    所以,他们依旧需要寻找“尹先生”。

    ***

    至于那只兔子——

    它是众多的试验兔子之一。研究所的人把它交给他们,就是让他们观察兔子的情况,预先知道祁漠的状况,也好及时有个应对……兔子的代谢比人要快,同样的药物反应,一般会先出现在兔子身上。

    此时,它活蹦乱跳的,正在纸箱子里啃胡萝卜,乔桑榆也稍稍放了心。

    “拿到解毒剂以后你有什么想法?”望着逐渐变黑的天色,乔桑榆收回目光,望了眼身边的祁漠。后面的话,她没有明说。

    她其实是想问——

    他打算对那些家人怎么样?还相认吗?还是都不相认?

    以前都不知道他们或者,现在却发现原来在同一个城市……

    “有。”祁漠点点头,却有意扯开话题,煞有介事地问她,“你喜欢先旅行,还是先办酒席的?”

    “什么?”乔桑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要不先旅行吧。”祁漠兀自开口,心中盘算了一圈,“我们多给你哥一点‘冷静’的时间,顺便让他帮忙说服你父母,我们就可以少操心一点了。”他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把烂摊子想丢给乔天擎再说。

    乔桑榆的脸一红:原来他是在说这个!

    都这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情……

    乔桑榆摇摇头,又好气又好笑,但是他先提了这个假设,她也忍不住想问他:“我们办婚宴的时候,需要……邀请你的家人吗?”

    他沉默了一下。

    “不用。”然后,祁漠回答,态度坚决,“拿回解毒剂以后,我和他们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他们,不再是他的家人……

    “嘀嘀!”

    天色尽暗的时候,楼下传来了两声车鸣音。很快,鬼头的叫嚷也在楼下响起:“祁少!我打听到了!”

    “我下去。”祁漠握了握她的手,站在阳台上招呼了一声“就来”,然后下了楼。

    乔桑榆坐着没动。

    这是祁漠的意思,他之前就说过,让她和鬼头少接触。毕竟鬼头还在倒腾着军火那档子的生意,不算什么正经的好人,这样的朋友,还是不要结交的好。所以见面也就省略了。

    阳台上只有她一个人、一只兔子。

    她忍不住弯腰下去,掀开那个大箱子去看兔子,它浑身雪白,刚啃完一根胡萝卜,正在舔爪子洗脸。乔桑榆觉得可爱,忍不住把它从箱子里抱起来,放她在阳台上自由活动。

    研究室的兔子不怕人,肥硕的兔子在阳台的地板上一通欢腾,瞬间跑了好几圈,然后在拐角的时候,双脚在地板上不小心一滑,猛然一下摔在了地上,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只笨兔子!

    乔桑榆笑它,但是等了几秒却不见兔子站起来,她脸上的笑容也不由僵住,最后转为紧张。

    她反应过来——

    兔子不是不小心滑倒的!

    它是太高兴,跑得太欢腾,心脏支持不住,所以才倒下的……她连忙奔过去,小心地检视着蹲在地上的大兔子:它正在粗喘,毛茸茸的兔身明显起伏,脑袋耸拉着,眼睛一闭一闭的……

    “心衰二期。”打电话过去,研究室的人很冷静地给了她答案,不忘嘱咐,“也要当心祁漠。把兔子放回去休息吧,没事的,我们这里已经开始药物测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