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1793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冬葵的身形陡然一僵,苍白的嘴唇有着些许的颤抖,转过身来,看着桑青夏,喃喃地开口:“青夏,我……”

    “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着冬葵苍白的模样,桑青夏不禁觉得心疼,缓缓地走过去,握住冬葵的手,“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你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的?”

    冬葵哽咽了良久,才将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桑青夏,桑青夏听着听着,不由地陪着她一起哭。

    “对不起冬葵,我不知道你被人抓走了!我还以为……你和斯特在一起!”听到她被绑架的时候那时候,桑青夏抱住了冬葵,心中满是愧疚,大颗大颗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没关系,我这不是回来了。”冬葵吸了吸鼻子,反过来安慰她。

    两人整整谈了三个小时,才将这些天来事情都说了一遍,两个人的情绪才稍稍稳定了一点。

    “这么说,人是斯特杀的?”犹豫了良久,桑青夏才忍不住轻轻地问出声,感觉自己的手心冰凉,浑身都忍不住开始颤抖。

    她认识的斯特,明明不是这样森冷嗜血的啊!

    怎么就……会杀人呢?

    “恩。”冬葵点点头,看着桑青夏的反应,轻叹一声,“青夏,其实,你看到的东西还很少。就拿Y国的皇室来说吧,绝对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杀人,对他们来说,真的不算什么的……”

    “也包括凤南析吗?”桑青夏一呆,想到凤南析可能也杀过人,心中不禁一冷。

    这样的话,她算不算做了杀人犯的妻子?

    她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这……”冬葵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问,呆愣了一下,终于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于是,桑青夏完全沉默下来,她突然不知道,她来Y国是对还是错的了!一件事情,在不知道真相的时候,往往会很美好,会又遐想,但是知道了真相,又会全身发冷……

    她觉得,她和整个皇室的距离,都好遥远。

    甚至,她和凤南析,始终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城堡。

    凤南析刚完成了一个大型记者招待会,回应了一下媒体对这件事的质问,表示一定会彻查此事,给公众一个交代。

    会后,很多记者依旧不依不饶地围上来,提出各种尖酸的问题,拼命地抢着让凤南析回答,以此回去写报纸的头条。

    凤南析始终微笑着,不卑不亢地应声,直到看到人群中的一个人影,脸上的笑容才瞬间凝固下来。

    ***

    “Rose小姐,我记得你不是记者吧!”拉了拉麦克风,凤南析的视线越过人群,停留在坐在会场中央的那个女人身上,淡淡地开口。

    她一身黑色的职业装,金色的头发盘在头顶上,很有白领的风范。

    被凤南析点名,她也是微微一笑,不急不缓地从位置上站起来,没有离开,反倒是朝着主席台的方向靠近:“我只是好奇,来看看!”

    说完,打开手中的小包,拿出包里面的摄像机,对准了凤南析:“我刚刚将整个记者会都录了下来。”

    她高深莫测地说着,不禁惹来旁边很多记者的白眼。

    记者会上,自然会有记者将会议全程都录下来,这个有什么好炫耀的?但是凤南析却听出了她话中的端倪。

    “呵呵,”清浅一笑,Rose扬了扬手上的镜头,“我没有拍别的地方,我就专注于将殿下的每一个行为动作,每一个表情都拍下来了。”

    “你想研究什么?”凤南析的声音冷了几分,看向趾高气昂的Rose,心中估量着——上次她在他的酒中下了药,这次恐怕是来观察药效的。

    周围的记者面面相觑,听不懂两人讲话的内涵——好像在将录像的事情,又好像不是……

    真是奇怪!

    “我没想研究什么啊!”无辜地摊了摊手,Rose突然转身朝向了那批媒体朋友,“你们在听着殿下回应的同时,有没有质疑一下,殿下说话的可信度呢?”

    全场哗然。

    因为凤南析平时很少在国内亮相,更很少参加政府工作。虽然已经百分之八\九十是接\班人,但……终究还没有通过大众的认可。

    “你什么意思?”凤南析的脸色黑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女人,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恨意。

    “我的意思是……”顿了顿,Rose故意拉长的声调,“如果别人知道,Y国最有希望的二殿下,有长期的毒瘾依赖……有这样不良嗜好的人,能主持得了大局吗?”

    Rose的唇角微微上扬,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她刚刚观察了记者会全程,凤南析的脸上并没有一丝忍耐痛苦的表情!

    而据她估计,这么久的时间内,他是必须发病一次的!现在他没有发病,唯一的解释,是他已经开始用了吗啡!

    真是天助她也!

    媒体一下子炸开了锅,没想到能挖掘到这样一个新闻,可以写出“新接\班人有毒瘾”类似这种劲爆的标题了!于是纷纷开启闪光灯,拍着凤南析的照片……

    凤南析蹙了蹙眉,脸色明显暗沉下来,死死地瞪着Rose,半响才淡淡地开口:“只是市井流言,你们也相信吗?”

    但是媒体的狂热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再加上Rose本来安插好的人在那边不断地起哄:“不如殿下做个血液化验,把结果公开一下?”

    凤南析没有说话,虽然没有表态,但是他始终紧紧抿着唇,彰显着他的不悦。

    “怎么,不愿意?”Rose冷哼一声,意味深长地叹出一句,“那就等着瞧,我会等你……愿意的!”

    说完,直接转身,潇洒地离开了回忆现场,只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众人……

    桑青夏看到这段新闻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轻叹一声,她按掉遥控器,知道凤南析现在必然心情不好,她也不想去打扰他。她只想和他呆在一个国家,就这样远距离地,静静地……陪着他。

    “为什么要说他有毒瘾呢?”旁边的冬葵有些不解,转过身来看向桑青夏,疑惑地问了一声,“他吸\毒?”

    “没有……”桑青夏茫然地摇摇头,“大概都是政治上针对他的人故意弄出来的说辞,故意害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