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1842 计划失控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楼上。

    刚刚的那声尖叫便是冬葵发出的!因为不放心雪梨和赤明海两个人,所以在告知他们路线后,她犹豫了半响,终于跟在他们后面走了出来,却正好看到角落中一把冰冷的枪正瞄准着雪梨的方向……

    “啊!”她失声尖叫,想也没想地冲上去想要将雪梨推开,同时大喊出声,“快跑!”

    雪梨一愣,听到她的声音,反射性地往旁边一侧,却还是慢了一步,后面的那个人已经按下扳手,从枪中射出一个针管,正好没入雪梨的腰部。

    “嘶……”她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牙拔出针管的同时,身体便开始摇晃,朦胧之中低咒了一声,“靠……麻醉!”

    想不到,竟然有埋伏!

    该死的,这么说,Ben知道他们要来?

    “雪梨!”冬葵心急地冲过去,扶住已经歪歪扭扭的雪梨,而赤明海也在同时出手,直接跃到那个人的面前,迎面便是狠狠一拳,将那个人打倒在地,然后和那边楼道中冲出来的人缠打到了一起,避开他们手中的麻醉枪,阻止着他们向这个方向靠近。

    “冬葵?”桑青夏冲到上面,首先看到了便是冬葵,不由地一愣,又看到跌坐下来的雪梨,瞬间清醒,“雪梨!她怎么了?”

    “被麻醉枪射中了。”冬葵心急地开口,在一片混乱中连忙交代,保持着两人当年的默契,“青夏,你带雪梨走!孩子在屋里,我去将他带回来!”

    “冬……”桑青夏来不及喊出声,冬葵便将雪梨往她身上一丢,然后脱下脚下的高跟鞋,砸门而入……

    “别!”桑青夏高喊出声,一颗心升到了最高点——冬葵一点身手都没有,这里面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她能应付得了吗?

    她正思量间,突然感觉到背后笼罩上一层阴影,她警觉地回身,一手挥过去,正好将身后那个男人手上的手帕打在地上。

    “该死的!”男人低咒一声,看了一眼地上的手帕,就想朝着桑青夏扑上来,直接用武力抓住她。

    “你们别欺人太甚!”桑青夏也火了,放下雪梨,站起来扬起一掌便劈上去——她的身手是不好,但不代表没有!

    况且,关键时刻,人是有爆发力的!

    “你……”那个男人措手不及,被桑青夏狠狠地一掌打到,从脸到脖子都阵阵发麻。他愤怒地低吼了几个法语单词,冲动地想要直接拔枪。

    桑青夏退后了几步,脸色苍白了几分,但那个人却在将枪拔出来之前,突然一晃,身体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没事吧?”凤南析追上来,扶住桑青夏,低沉地开口。

    还好来得及时,从后面一个手刀劈晕了他,要不然……

    “乒”地一声闷响,正当桑青夏摇头想要说没事的时候,房间里传来枪响,让两人皆是一震,对视了一眼,连忙跑了进去。

    “怎么回事?”楼下的Ben听到这个枪响,脸色也是一黑,回身朝着旁边的阿玉呵斥,“不是说了将他们的枪全部换成麻醉枪的吗?”

    说完,他也连忙朝着楼上奔过去……好像,计划失控了!

    房间中,冬葵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她仰面躺着,并且有更多的鲜血从她的身后流出,浸染了她乌黑的发丝,而原本看守孩子的那两个人,一个仰躺在地上,肩膀上还遗留着一个针管,一个手上握着枪,颤颤地看了冬葵几秒,终于体力不支地晕了过去,而他的身后,也有一个针管……

    “冬葵!”那么多血,让桑青夏的脑中瞬间一片空白,脚下一软便跪倒在了地上,狼狈地爬到冬葵身边,“冬葵,你能不能听到我说话?冬葵,这么多血……这不是你的血对不对?”

    眼前一片模糊,她的手慌乱得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直到一只带血的手将她抓住,气若游丝:“青夏……孩子,在我这里!”

    她一边说着,一边颤颤地将手伸到另一个胳膊下——那里,她将孩子护得好好的!就连最后倒地的那一秒,她也没有让孩子摔到!

    她刚刚冲进来,在那两个男人没有防备的时候,将身上携带的针剂快速注入他们的体-内,让他们在药物的刺激下能够迅速昏迷——一支,是Ben给她的激素,一支,是那些男人吸毒的毒品!还是她上一次偷来的,没想到派上了用!只是,好像时间还不够快,依旧给了那个男人开枪的机会……

    温热的血滴在孩子的小脸上,浓重的血腥味惊到了孩子,让他“哇”地一声响亮地哭出来。

    “冬葵,你为什么要这么傻!”桑青夏哭喊出来,无力地半坐在地上,竟然连去抱孩子的力气都没有,眼中除了鲜红的血,再无其他。

    凤南析看到了一地的血迹,皱了皱眉,意识到了什么,走过去默默地将孩子抱起来退到一边,将最后的时间留给她们——他看得出来,冬葵的时间,不长了!

    “我好……没用,还是没……能冲出……这个……房间……”冬葵困难地开口,说话的同时,嘴角又有血丝渗出,她的眼中也溢出了晶莹的泪花,“青夏……你会不……会怪我?是我……带他来……”

    “别说了!别说了!”桑青夏一个劲地摇头,眼泪大把大把地往下掉,紧紧地握住冬葵的手,“这不是你的错!就是我不好,因为我,才将你卷进来!以前是,现在也是……”

    “青夏……”她用力抓紧了桑青夏的手,“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就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一点也不后悔。”

    在学校里,想要和她套近乎的人不少,但是真心对她好,不管家事背景,当她是朋友的人,也只有桑青夏一个!

    就凭这点,她为桑青夏赴汤蹈火,为了一个义字,也死而无憾了!

    “冬葵……”桑青夏哭出声来,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地板上的血越来越多,蜿蜒成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沟壑,沿着地板蔓延出去,让她的一颗心凉到了谷底——她要怎么救冬葵?怎么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