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1931 不会白吃白住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斯特停下脚步,嘴角冷厉地勾了勾,缓缓地转过身来,好整以暇地看着站在玄关处的女子——

    好真不是一个简单的狼狈就能形容她此刻的惨状的!

    刚刚过肩的长发湿答答地贴在脖子上,还在不断地往下滴着水珠,她只身一件衬衫,在这个深秋的夜里瑟瑟发抖,飘逸地沙滩长裙早就粘在了腿上,看起来像是一个被水浇过的木乃伊。

    唯一让他不厌恶的,就是她的那双眼睛,其中透着一个属于穷人的倔强,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似乎,当时在Y国城堡的时候,在那个河边,那个“不自量力”的女人,也曾这般看过他……呵,桑青夏,竟然又想到你了!

    勾了勾唇角,终于将眼前的这个女人打量完,就在丁沫沫期待着他能说出点有建树的话时,他淡淡地抛下一句:“你弄脏了我的地毯。”

    水渍一滴滴地从她身上落下,让地毯都湿了一块,那名贵的长毛都黏在了一块儿。

    丁沫沫反射性地后退一步,看着眼前冷漠的男人,咬了咬牙,尝试着礼貌点和他商量:“先生,我妹妹发烧了,您就帮帮忙,收留我们一晚上吧!明天一早我们就搭船走!”

    “这里没有船。”斯特直接否决。

    没有船会傻乎乎地靠近私人岛屿,当然,今天她们那条旅游船除外!

    另外,这里也不主动发船出去,要什么东西都是直接空运过来,和周边的交流都比较少。

    “没有船?”丁沫沫的脸色不由地一白,蹙着眉头,想到外面优优还发着烧,只能忍气吞声地继续恳求,“那能不能先安排个地方我们住?不管什么地方都可以,我妹妹真的病了……我不会白住的!”

    “你身上带了多少钱?”斯特浅笑,看着她急切的模样,毫不留情地打击她,“你确定想要留下的价钱,你付得起?”

    “那你想要怎么样?”这样百般商榷不成,丁沫沫终于有些愤怒了。

    “不想怎样。”斯特冷哼,朝着门外指了指,“我也没有收留你们的义务,只想你们离开!对了,快点离开。”

    加重了最后四个字,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丁沫沫的鼻子一酸,在他走到楼梯处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喊出来:“你怎么这么冷血?”

    她从未如此低声下气求一个人,但是为了妹妹,她什么都忍了!

    这个男人,就不能就一点同情心吗?

    难道,连一点起码的人性,他都没有吗?

    听惯了这样的控诉,斯特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恍若未闻地朝着楼上走去,刚迈上三步,她的声音又从门口传了过来:“谁没有困难的时候?若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这么求你!冷血!”

    这个岛是他的,她没有办法。

    他是上流社会,她是很“脏”的平民百姓,这点,她也改变不了。

    现实就是这么讽刺!

    自嘲一笑,吼完这句话,丁沫沫的心里舒服多了,转身朝着门外走,傲气地想着:就算是划木筏,也要将妹妹安然无恙地带回去!

    做人,要有骨气!

    但是她的这句话,却让斯特不由地停下了脚步,看着缓缓走出去的女子,眉头一点点皱起来,若有所思。

    半响,他招手示意护卫过来,在他的耳畔交代了几句…………

    翌日。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丁沫沫在靠近沙滩的一个度假小屋里醒来,隔壁的房间还躺着高烧未退的丁优优。

    昨晚她也不知道,斯特为何会突然改变了想法,竟然留她和妹妹住在了这个海边小屋里,还允许了守卫请医生过来帮妹妹看病。

    这个行为,让丁沫沫不禁对斯特刮目相看——上流社会,也是有好人的,对不对?

    只是优优的情况就没有那么好了!

    医生说她大概从小就体质弱,加上旅游奔波的劳累,这样一发烧,恐怕要休息一个礼拜才好。

    “唉……”轻叹一声,丁沫沫跳下床,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去隔壁房间看优优,摸着她红红的小脸,“还很难受吗?”

    “好多了。”优优摇了摇头,抓住丁沫沫的手,“姐,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都怪姐姐不好,带你去这么远的地方来玩。”丁沫沫嘀咕了一句,随即开口,“你要休息一个礼拜,等你修养好了,我们就回去,以后姐姐保证不让你受累,不让你坐船。”

    丁优优幸福得笑了……

    她相依为命的姐姐,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

    “姐,你是怎么说服他们,收留咱们的?”优优不禁觉得好奇,“导游在那边沟通了半天都没有成功呢!”

    “这个啊……”

    “他们的主人一定是个很善良的人吧?”优优已经在那边想象了,“等我病好了,我一定要去谢谢他。”

    她天真地在脑中想象,已经将这里的主人想象成一个和蔼的老奶奶……

    丁沫沫的表情僵了僵:很善良的人?不见得吧!昨天说将她们扔回海里的人,也是他。

    只是,在妹妹面前,她什么话都没有多说。

    安抚地朝她笑了笑,沫沫起身,朝着门口走去:“你还好休息,还是我去谢谢他吧。”

    那个男人,虽然态度不好,但终究是帮了她们,不能不谢!……

    中心别墅。

    “有事?”沫沫刚被领进屋子,斯特淡漠疏离的声音就从沙发上传了过来。

    他挑眉看着这个方向,深邃的眼底浩然无波。

    “昨天的事情……谢谢你!”沫沫抓着自己的衣摆,犹豫了几秒钟,终于一口气说了出来。

    昨天还那样骄傲地朝他吼,今天就来道谢,自己是不是显得很虚伪?

    硬着头皮等着他的回应,甚至已经做好了被他讽刺一番的准备,却没有想到,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见她不走,又问了一句:“还有事吗?”

    就这样?

    沫沫尴尬地僵立在当场,原本准备好的说辞立马识相地都咽了下去——他都点头了,应该算是接受她的道谢了吧?

    应该也算是不追求昨天晚上的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