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2019 两败俱伤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尹晨月深吸了口气,从床上滑了下来,穿好自己的鞋子,从壁橱里拖出自己已经准备好的行李箱,就准备往外走。

    “你打算去哪里?”她在门口的时候被他叫住,欧阳卓的眼中带着愤怒的猩红,目光瞪着她手上的行李箱,几乎要将它砸成碎片。

    尹晨月,你可真够狠的——将别人弄到千疮百孔,自己却还能将淡然离开,你忍心吗?

    “我……出去住。”尹晨月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一点也不想在欧阳家逗留半分,她能去找老同学挤一挤,也能去自己的老房子暂时住下。

    反正距离大学开学,也不过就一个月时间了。

    “出去?”他冷哼,插着口袋站起来,脸上带着淡淡的讥诮,“你打算住在哪里?凤煜那里?”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她一次次地踩到他的底线,一次次地坚持要离开他的身旁,他也不介意将话全都说明白……

    “没有。”她反射性地拒绝,脸色有些苍白,愠怒地回身低吼,“这又关他什么事?”

    “除了他,你还能爬上哪个男人的床?”欧阳卓的嘴角噙着森冷的微笑,缓缓地靠近,不屑地掐住她的下巴,“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有谁知道,那天,他将她从凤煜的别墅带回来,是什么样一种心情?

    自己的老婆,唇瓣却被别人吻得发肿,浑身的衣服凌乱,沾染的尽是男性气息。他气急,却终究无声地狠狠将她勒在怀里,终于听到她无意识地低喃:“凤煜……”

    从头到尾,你的心里就只有凤煜对不对?

    “你别随便侮辱人!”尹晨月忍不住反驳,“欧阳卓,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没有?”他冷笑,下一秒骤然声嘶力竭地喊出来,“尹晨月,你别以为我是白痴!你扪心自问,你们两个没有接过吻?如果不是我赶得及时,你们是不是打算上个床?”

    尹晨月愣住,完全被他说得懵了。

    “你这么喜欢凤煜,为什么不索性去追他,当名正言顺的凤太太?”他故意戳她的痛处,“对了,我忘了,他可能不需要……你这种女人,对不对?”

    尹晨月的心骤然一紧,感觉胸腔中堵得说不出话来,被他点到了最薄弱处——她有这个自知之明,结婚宴那天,她就成了欧阳卓的人,她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少女。这样的身体,又怎么配去追求自己的爱?

    “哦,对了。”见她脸色苍白,欧阳卓自然知道她想到了哪里,只是他的思维也接近崩溃,索性拉着她共同毁灭,“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结婚宴那天,在你房间里的那个男人,不是我……”

    尹晨月的身体猛然僵住,不敢置信地看向他,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脊背环抱上来,浸润到她的四肢百骸。

    “你……你什么意思?”她的唇瓣颤抖着,顿了半响,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尹晨月,你听不懂么?”他大吼,带着报复的快感,看到她的眼中满是震惊,“那天和你上-床的男人,不是我!”

    “你……”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剧烈地喘息着,“那……是谁?”

    “晚宴那天来了这么多男人,谁知道是哪个?”他冷哼,故意将话说得更难听,“谁知道是一个,还是两个……”

    是一个,还是两个?

    尹晨月的脸顿时失了血色,目光空洞地看着他冷冽的面孔,感觉血液都几乎凝固在了一起。

    “你走吧。”他陡然出声,主动拉开门,拉着她的行李箱子,将她整个人往外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故意这么说,让她自己觉得肮脏。

    如果他们不幸福,那就索性大家都不要幸福了。

    尹晨月失神地站着,被欧阳卓推搡了几下,都没有动弹半分……

    “你走啊!”他却铁了心地将她往外推,主动抢过她手上的行李箱子往外走,丢出了大门,然后将她的人整个推出去,“滚!永远不要再回来!”

    “乒”地一声,房门被他大力地甩上,发出震天的巨响,还在厨房中的佣人皆是一惊,纷纷探出头来查看,却被欧阳卓不客气地吼回去:“都看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

    众人都缩了缩脖子,从来没有见过少爷发这么大的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连忙退回到厨房里,只能在暗中嘀咕:少爷和少夫人到底是为什么在闹?

    年轻人吵架不都是几天就和好的吗?怎么他们两个却越吵越大了……

    “乒”地一声,外面又传来一声厚重的闷响,是欧阳卓的拳头砸在门板上的声音。

    他低喘着,身体气得微微有些发抖,甚至难以想象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说出真相了?!他终于说出真相了……

    本来以为,她对他残忍,他就更狠,享受这种报复的快感,但是现在才发现,这只不过是两败俱伤的折磨而已。

    他,更不快乐。 ……

    酷夏的天气闷热,但是尹晨月站在欧阳家的门口,却觉得刺骨的冰凉。

    她的脑中不断浮现出欧阳卓的那些话——“那天晚上和你上床的男人,不是我。”“谁知道是一个,还是两个?”

    有没有什么,比这种语言更残忍?

    他如此明确地在提醒着她:她很脏,而且脏得超出了她的想象!她的身体被男人碰过,或许还不止一个男人……

    可笑!

    命运真可笑。

    她怔怔地站着,过了良久才稍稍恢复一些甚至,机械性地握住行李箱的把手,僵硬地往前走着,突然间忘了,现在该去哪里?

    甚至忘记了,她活着的目标又是什么?

    日暮西山之时,天空变得阴沉,属于夏季的阵雨天气来临,街上的行人来去匆匆,刚刚还繁忙的街道,很快就人影全无,各个都赶着回家,或者就近找地方避雨。

    尹晨月依旧如行尸走肉般地在街道上走着,先前拖在手中的行李箱早已不知所踪,她自己也不知道走着走着,就将行李丢在了哪里……

    反正,那些东西,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淅淅沥沥的雨点砸下来,拍打在油纸的广告牌上,发出噼里啪啦的碎响,成为街道上唯一的音律,声声都激荡到她的心底,将她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心冲刷成碎片。

    凤煜正好从郊区开会回来,经过市区的时候,转头看向窗外,正好看到在雨中缓缓前行的纤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