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2020 无路可走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的眼中一喜,周身的疲惫瞬间被冲淡,连忙朝着司机低吼:“停车!”

    司机一慌,连忙踩下急刹车,而凤煜就在下一秒冲了出去…… ……

    渐大的雨势中,男子狂奔而去,从后面拉住女子的皓腕,而女子怔了怔,回头看到是他,脸上涌上一分莫名的释然,鼻子一酸,直接扑入了他的怀抱中。

    凤煜的身形一僵,对于她的动作有些反应不过来,犹豫了几秒,才小心翼翼地伸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脊背,以这种无声的方式安慰着她。

    心中有些担忧:她这是怎么了?

    雨滴渐渐密集,打在两人的身上,凤煜的衬衫很快就被雨水浸湿,尹晨月也好不到哪里去,头发被雨水打湿,豆大的水珠顺着发根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司机在车里干着急,心里不断纠结着:他是应该下去撑伞呢?还是应该提醒两人快点上车呢?

    “总裁!”憋了半响终于熬不下去,司机大声地叫出来,提醒不知道要相拥到何时的两人,“下雨了,快点上车吧。”

    凤煜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连忙扶正尹晨月的身子,柔声哄着:“先上车,再和我说说,你怎么了,好吗?”

    尹晨月反射性地摇了摇头,眼眶有些泛红,顿了两秒钟,又点了点头。

    她实在是,无处可去。 ……

    车上。

    司机小心地开着车,避开一个个减速带,不想看到每过一个减速带,车子轻微震动的时候,总裁便蹙起的眉头。

    他一边开车,一边偷偷在后视镜里看后座的情形,震惊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细心又温柔的男人,真的是他们的总裁吗?

    他正用一条干毛巾,细致地帮这个女孩子擦着头发,还用纸巾帮她抹脸上的水珠。只是这个女孩子,像是失神的玻璃娃娃一般,坐在那边一动不动,对于总裁的照顾,不客气,也不感谢地全盘接受。

    “总裁,还回公司吗?”开到公司分叉口的时候,司机想到车上还有个女孩子,识相地问了一句。

    “不回了,去别墅吧。”他想也没想地丢过来一句,然后又转向尹晨月,征求她的意见,“我让若若回来陪陪你,好不好?”

    尹晨月无声却又坚定地摇了摇头,紧抿着嘴唇,半天不想说一句话。

    她是想找一个理由发泄,是想找一个人倾诉,但是……她能怎么说?说她脏了,以为自己被欧阳卓动过了,其实不是,是被另外的男人,或者另外的几个男人?

    这种话,她能说得出口吗?“好好好,那就不要若若回来了。”他耐着性子哄着,对她百依百顺,“我带你回去,先把这一身湿衣服换下来,好不好?”

    司机听的耳朵都快直了——带这个女人回家换衣服?总裁的家里有这个女人的衣服吗?还是别的意思……怎么听起来,如此暧昧!

    但是这毕竟是老板的事情,他只能在心中八卦,表面上依旧保持着面无表情的镇定,踩足了油门,尽快将两人朝着别墅的方向送。 ……

    “月月,你和我说句话好不好?”别墅中,凤煜安顿好了一切,坐在尹晨月的对面等了半响,也不见她开口,终于着急了。

    她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是不是因为大后天出成绩的事情?”她不说话,他只能思来想去地乱猜,“不用太紧张!就算是真的没有考好,你想上哪个大学,我也可以……”

    “你有酒吗?”他的话说到一半,她陡然抬头,认真地看着他,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凤煜瞬间就懵了——她要酒干什么?

    “你有酒吗?”她又重复了一遍,站起来似乎要自己去寻找。

    “你坐着坐着,我去拿。”他按住她,一脸疑惑地起身,想要去冰箱中找果酒或者啤酒。

    尹晨月却先看到了他墙壁上那个酒架子里的酒,素手指向那些浓度不低的名酒:“可以给我喝那个吗?”

    她只想找一种方式,能够让她忘掉一切。

    现实,实在……太痛苦。

    “你……”凤煜犹豫了一下,还是从酒架子上拿下了那瓶朗姆酒,但只给她倒了小小的一杯,“你少喝点,这个浓度不低啊……”

    “凤煜你也小气啊?”她嗤笑着挪揄他,然后一把将他手上的酒瓶子抢了过来,“如果不喝醉,那还喝酒干什么呀?”

    说完,她就为自己倒了一大杯,很豪爽地一饮而尽。

    凤煜愣了愣,对于她这种强词夺理的说法,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看到她将一杯酒喝光,才连忙去抢她手上的杯子:“你喝慢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般颓废的样子,甚至眼睛中再也没有一点光彩。

    这还是他认识的尹晨月吗?

    “咯……”高浓度的朗姆酒灌下去,刺激得人食道一片火热,尹晨月难受地蹙了蹙眉,打出一个酒嗝。

    醇香的酒味喷洒在他的脸上,让凤煜更加担心,坚持将酒杯放到一边:“你不能再喝了。”

    再喝肯定会醉的!

    这酒后劲大着呢……

    “不要,求求你……”她倏地拉住他的袖子,可怜兮兮地恳求,甚至眼眶都微微有些泛红,“凤煜,求求你……我真的无路可走了,你就让我喝吧?”

    她不想清醒了,不想清醒着去想那些纷纷扰扰的问题了。

    “月月!”他无奈地低叹,还想劝说这么,尹晨月却先冲动地吼了出来。

    “我刚刚被欧阳卓赶出来!我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浓浓的哭腔。

    她现在是真的无处可去,连一个可以哭的地方,都找不到。

    “他赶你出来?”凤煜的身形一僵,不由地发愣,反射性地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

    “他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尹晨月喃喃地开口,突然像是发疯一样挤到凤煜边上,抢过那个酒瓶就往嘴里灌……

    酒精像是一团火从口腔中滑入,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呛得她喉咙发疼,鼻子发酸,她去还是不肯放开。

    毕竟,这是唯一能让她忘记一切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