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先等等!他告诉你什么了?”凤煜一脸茫然,只知道立刻上手将她的酒瓶夺下来,她却大力地抢着不肯放,还是喝了大半的酒。

    “恩?”她眯着眼睛不说话,逼着眼睛闭目养神,不消几分钟的时间,意识已经开始渐渐朦胧,在酒精的作用下迷失了自己。

    凤煜看着她渐渐迷糊的样子,有些着急,想要打电话问问欧阳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电话拿起的那一刻,他就改变了主意——她被欧阳卓赶出来,这不是很好吗?

    至少说明,她和欧阳卓完了!

    这不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只是,尹晨月刚刚说的‘他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又是什么意思? ……

    气氛有些压抑,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谁也不说一句话。

    尹晨月迷迷糊糊地闭着眼睛,时不时地侧过脸来,朝着凤煜傻笑几声;而凤煜的拳头越来越捏紧,终于忍不住解开了衬衫上面的几颗纽扣,拿起桌上剩下的小半瓶酒,闷了一口。

    身上从某处为起点,开始向外蔓延着一股股的燥热,凤煜不知道,这是酒精造成了,还是什么别的引起的?

    “凤煜?”他突然笑嘻嘻地开口,像是猫咪一样从沙发上爬过来,“你觉得……我脏吗?”

    “什么?”

    他猛然间反应过来一些东西,忍不住捏紧了拳头。该死的,欧阳卓到底和她说什么了?

    “凤煜……”她的小口微微张开,一声一声地呢喃着他的名字,只有在这种迷糊的情况下,她才能抛开理智,抛开所有的鸿沟,去问心底的问题,“如果我没有嫁给欧阳卓,你会不会喜欢我呀?”

    凤煜的心猛地一震,无声地抚着她柔软的发丝,在心底叹道——现在就是你嫁给了欧阳卓,我也依旧喜欢你……

    但他是清醒的,不像尹晨月那般醉酒,所以,有些表白,说不出来。

    “凤煜,你要我好不好?”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她就已经自发爬过来。

    凤煜懊恼地想要推开她,不能在这个时候乘人之危,但是无奈她一直用力地往她身上靠,嘴里依依呀呀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还伸出小舌头舔他的鼻尖……

    该死的!

    这个小妖精!

    他是正常的男人啊!

    她喝醉酒的时候,怎么可以这么……

    “尹晨月!”他终于忍不住,一把大力掐住她的下巴,故意弄痛她,在她吃痛得睁眼时,一字一句地开口问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知道!”她任性地吼出来,揪住他衬衫的衣领,“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清醒过!凤煜,你……也嫌我脏吗?”

    喝酒的确让她的神志迷糊,但是她至少还知道眼前的人是谁,还能遵循心中最原始的想法去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酒精,只是一种能滋生勇气的催化剂而已。

    凤煜的沉默让她的心也跟着凉了,停顿了几秒钟,才缓缓地从他身上爬下来,正想继续去茶几上找酒喝,却还没碰到酒杯,只觉得腰间一紧,接着整个人身子一轻,被抱起来砸回了沙发上。

    他的嗓音是她从未听过的喑哑,在她耳畔轻轻响起:“月月,我用行动告诉你……” 他怎么可能会嫌弃她?……

    ==

    躺在床上人嘤咛一声,缓缓地醒了过来。

    尹晨月困倦地半眯着眼睛,思绪还没有清醒,想要翻个身,只是稍稍动一动,全身的酸软感便袭来,特别是身下的酸痛,让她的脑子空白了一秒,骤然清醒。

    “醒了?”她睁大眼睛的下一刻,男子温柔的声音就在她头顶响起。

    凤煜俯身,替她理好额头的碎发,在那边轻轻一吻:“早安,我还以为你要睡到中午才起来。”

    “我……”她愣住了,第一次和男人同床共枕地醒来,而且还是裸裎相见,当下小脸通红,支支吾吾了半响才憋出一句完整的话,“我和你,怎么会……这样?”

    “你昨晚喝醉了。”他丢出一句,省去其中的盘根错杂,主动将事情简单化,“月月,但是我没醉……”

    “恩?”她疑惑。

    “我一整晚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月月,让我负责吧?”他躺过来一点,伸出胳膊将她搂在怀中,“我是认真的。”

    尹晨月被他突如其来的“认真”弄得回不过神来,大脑的神经被一个接着一个的冲击搅得完全混乱——一大早醒来就发现和凤煜发生了那种事、他立马就主动说要负责……

    一切都似乎发展得太快了。

    “你等等……”她扶着发胀的脑袋,忍着身上的酸痛坐起,刚开始觉得幸福,昨天的记忆又重新回来,瞬间击碎了她刚刚升起的所有梦幻。

    她想起来,昨天,她是被欧阳卓扫地出门的。

    而且,他还告诉了她那天的真相——‘谁知道是哪个男人?谁知道是一个,还是两个?’

    所有的记忆都在提醒着她:她是脏的,不配得到任何真爱!就像现在她和凤煜在一张床上,她都有深深的负罪感,感觉自己的脏沾染到了他的身上……

    “怎么了?”发现了她的落寞,凤煜跟着坐起来,从后面搂住她的身子,逗弄似地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在想什么?”

    “凤煜……”她难堪地揪住了床单,忐忑地低着头,不敢看他一眼,沉默了半响,才小声地接下去嘟哝,“我不想要你负责……”

    “恩?”凤煜蹙眉,放开了她,扳着她的身子面对自己,“月月,为什么?”

    她不喜欢和自己在一起吗?明明昨晚她还……

    酒后吐真言,都是假的?

    “我……可以告诉你实话。”深吸一口气,她陡然抬起头来,眼眶微微有些泛红,似乎还带着月月的泪花。

    凤煜的心中也是跟着一紧,直觉性地觉得不是什么好事,顿了顿,才凝重地点了点头,安静地在一边听着:“什么?你说。”

    “你不嫌我脏吗?”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无声地哭了出来,透明的眼泪掉在床单上,更像是掉在了他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