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2055 再次当了替身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终于缓缓睁眼,从晕倒中醒来——空洞的双眼先是没有任何焦距,然后在看到了他之后,眼底的泪花迅速积聚,无尽的委屈和恐惧都写在眼里……

    她终于“哇”地一声哭出来,像是差点溺亡的人找到浮木,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我好害怕……”

    她的恐惧如此清晰强烈,让南宫墨的心不由放软,他的长臂搂紧了她,大掌忍不住抚上她的背,顺着脊柱一下又一下地安抚,连声音都不由自主地柔软下来:“没事了……乖,没事了……”

    纤细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缠住他的脖子,一个劲地想要往他怀里钻,勒得他几乎喘不过起来,眼泪和鼻涕都擦在他那件西装外套上,混着雨水,湿漉漉了一大片……而这些,南宫墨通通包容。

    “没事,没事了……”他附在她耳畔一声又一声地低喃,薄唇吻上她湿掉的发丝,大掌轻拍着她的背,像是在安慰一个哭闹的孩子,脾气好得不像话。

    旁边的翌雷看呆了!

    不止是翌雷,一干下属都看呆了!

    这是……墨少?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呼啸的警笛音越来越近,雨水的湿气也越来越重,南宫墨蹙了蹙眉,搂紧了怀中像考拉一样缠着自己的女人,拍着她的背轻哄:“走吧,我送你去医院,恩?”

    翌雷也连忙回过神来,招呼着下属,去处理“多此一举”招来的警\察。

    舒沐晚却依旧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放,她无声地猛摇头,抽噎着趴在他的肩膀,半晌才艰难地发出声音:“我还是怕……我差点就要死了……我害怕!”

    这是对死亡最直白的恐惧!

    她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漆黑无际的郊外,不受控制的车身,不断加快的车速……而她只有一人!这不是模拟飞车的游戏,这是一旦“GAMEOVER”,她真的会死的现实!

    怎么可能不怕?

    “辰……辰……”她开始不断呢喃南宫辰的名字,往他的怀里使劲地靠,她恐惧的心才能得到些许慰藉。

    南宫墨的动作倏地一僵,原本柔和的脸色顿时一沉:原来,她此刻一切的依赖和信任,都是因为把他当成了南宫辰?因为经历过一场惊吓,她分不清他是谁,所以才会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委屈地扑上来?

    一切,似乎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

    他再一次,当了南宫辰的替身!

    骄傲的自尊心让南宫墨不由愠怒,他很想推开她就走,扔她在这个荒郊野外自生自灭,想清楚他是谁了再说!可是,在感觉到她的无助和委屈时,却又下不了手……

    “好了,没事了!我们回去!”他低怒地开口,只能选择退步。

    “辰……”她的胳膊搂着他还是不肯放。

    他心中不由发紧,只能一退再退,退出底线之外——他抱紧她,嗓音颓然而沙哑:“乖,我在……这样行么?恩?”

    “好了,没事了!我们回去……”拍了拍她的脊背,南宫墨深吸了口气,把升腾起的愠怒全部强压了下去,他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放柔了脾气安抚她。

    可是,现实却不容他逃避——

    “辰!不要丢下我……求你不要丢下我!”她紧缠着他不肯放,滚烫的眼泪和冰冷的雨水全部淌在他的颈间。

    南宫墨的胸臆间一阵阵发紧,不知道是被她缠的?还是被她哭的?抱着这样无助,又似乎有些“意识不清”的她,他却始终硬不下心,只能一退再退,直至退出底线之外——

    “……好,我在……我不会丢下你。”

    第一次,他主动承认,当了南宫辰的替身。

    翌雷开车,他抱着她坐在后座。

    经过刚刚一阵发泄的哭喊,舒沐晚的情绪明显平稳了许多。她似乎哭累了,只剩下小声的抽噎,迷迷糊糊地靠在他胸膛上浅睡,只是小手依旧紧紧地抓着他西装的袖口……

    后座的画面实在太诡异!异样的和谐反倒是让翌雷不忍直视……他在后视镜里偷偷瞟了几回,终于忍不住出声:“墨少,你要不要先把湿外套……”脱下来?

    话音未落,便收到南宫墨示意“噤声”的眼神。

    翌雷会意,立马闭嘴。

    “辰……你不要走……”舒沐晚似乎置身梦魇,时不时低喃几句,叫出的却依旧是南宫辰的名字——他们两个本就是同一人,南宫墨的气场一旦放柔,她根本区分不出来!

    而南宫墨也不生气,听惯了反倒麻木,只是大掌一下又一下地拍着她的背,似在哄她睡觉。

    后座的气氛似乎更“和谐”了!!

    前座的翌雷更加惴惴不安,脑袋一阵阵“嗡嗡”地响——他穿越到哪个平行时空了吗?这实在是不合逻辑啊!墨少居然这么温柔对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嘴里叫的居然还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

    那个“辰”到底是谁?墨少这样的个性,怎么不拿枪毙了那个人?

    “翌雷。”就在他陷入天马行空的幻想时,身后突然传来低沉的嗓音,他抬头看向后视镜,正好和南宫墨平静无波的视线相撞,“不管你听到什么,都不许说出去……现在,去医院。”

    “是!”他的话中带着明显的威胁,翌雷心中一惊,连忙点头,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调转方向盘,身后就传来更细小的声音——

    “我不要去医院!”

    她的眼睛依旧闭着,秀眉紧蹙,像是闹脾气的孩子,使劲拉他的衣服。

    “你出了车祸,需要做全身检查。”不管她的脑袋是否清醒,南宫墨依旧耐心解释,“要不然……”我不放心。

    “你出了车祸,需要做全身检查。”不管她的脑袋是不是清醒,南宫墨依旧耐心解释,“要不然我……”不放心。

    话说到一半,南宫墨不由顿住,讶然于差点脱口而出的下一句——

    ‘不放心?’为什么他会对她有这样的感觉?

    “我不要去医院!”不等南宫墨想明白,舒沐晚带着哭腔的低喃便把他唤回了神,她闭着眼睛往他怀里蹭了蹭,“求求你……辰……我不想去那种地方……”

    “这哪能听她的?”前座的翌雷听不下去,嘟嘟囔囔地抱怨,“出了车祸哪有不去……”

    “回家。”

    翌雷的话音未落,便被南宫墨低沉的嗓音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