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2056 第一次照顾人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真不去医院?”翌雷一怔,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诧异地看向后座,南宫墨薄唇紧抿,只是淡淡地冲他点了点头。翌雷无语——好吧,原来任性的不止一个人啊!

    “墨少您回……”管家陪着笑脸迎上来,在看到他怀中的舒沐晚时,脸色不由一变,“这是怎么了?”

    “别管别管!”翌雷眼疾手快地拉开管家,拉到一边低声嘱咐,“去请家庭医生过来等着,墨少不开口,就不要到楼上去!别问了……快去啊!”

    推开满眼疑惑的管家,翌雷一脸不耐:尼玛的!他也是不明真相的群体好吗?

    他只能站在客厅里,目光默默地尾随着南宫墨抱她上楼,雪色的长毛地毯上沾上湿漉漉的泥泞……

    在走完最后一阶楼梯时,南宫墨停脚,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身朝翌雷交代:“去查查,谁今晚在我车上动了手脚?”俊眉微蹙,平淡的嗓音,却透着一抹生死打杀的戾色。

    “是。”翌雷立马应声。

    对,这才是今晚最重要的事!在刹车上动手脚……想用这种方式杀墨少的人,是谁?

    很本能的动作——他直接忽略她楼下的客房,将她带入了自己的房间。

    舒沐晚被雨水淋到,湿掉的衣服贴在她单薄的身躯上。进了房间后,她不禁冷得瑟缩,不肯躺上他的床,只是一个劲地往他怀里缩,嘴唇苍白着微微颤抖:“我冷……”

    冷?

    南宫墨蹙了蹙眉,本想用被子裹住她,却在触及那冰凉的小手时,停顿了一秒——

    然后,他索性折返了方向,抱她进了浴室。

    氤氲的水蒸气布满了整个浴室,湿暖的空气让舒沐晚不禁放松下来,闭着眼乖乖地靠在南宫墨怀里。

    这是南宫墨第一次照顾人——

    他单手搂着她保持平衡,另一手则忙着放水、调节水温……直到一切准备完毕,他才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入浴缸,动作熟稔而连贯,好像这样细致的照顾成了他的一种本能。

    “恩?”水面的沉浮让舒沐晚猛地惊醒,她慌乱地睁眼望向南宫墨,小手抓着他的手臂试图爬起来,“干什么?”

    “别动!”南宫墨急急地按住她,同时跟着在浴缸旁边蹲下,“你身上都湿了,洗洗别感冒。”

    因为她的一番扑腾,浴缸里的水溢出不少,瞬间沾湿了他的衣袖和裤脚,让他也越发湿漉漉地狼狈不堪……而此刻的南宫墨却顾不上这些,索性挽起衣袖,先将她安抚下来。

    “好……”舒沐晚是真的分不清了,眼前的男子太过柔和,她完全把他当成了记忆中的人,于是全盘信任,“那你不要走……你留在这里好不好?”

    “当然。”唇角微扬,她的依赖让南宫墨通体舒畅。

    他怎么可能会走?

    他还没有好好检查完呢!

    答应的同时,他的大掌已移至她的胸前,理所当然地解开她的衣扣,很快将她的衣服褪至肩膀……舒沐晚的眼神茫然而疑惑,在他即将脱下她衣服的时候,才本能地抓住他的大掌,双眼中写满了警惕和犹豫。

    南宫辰脱她的衣服干什么?

    “松一松手。”南宫墨尝试着拽了拽,她却拉得更紧,他只能颓然地叹气,“听话,脱下来让我看看。”

    “看……看什么?”他的话不禁让舒沐晚赧然,但眼前又是她全心全意信任的南宫辰……她根本拒绝不了!就算是他想做那种事,她也拒绝不了!

    “看你有没有受伤!”南宫墨不禁苦笑——这个时候,他还能对她干什么?他还没禽兽到那种地步!

    氤氲的湿气更浓,浴缸里的水溢出了大半,全湿的衣服被丢了一地。

    南宫墨终于确定了她没有受伤,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他本想顺便帮她洗洗,可是挤了沐浴露,却无法涂上她柔软的肌肤,她的全身被热气熏得泛出淡淡的粉红,魅惑至极……

    刚刚的“检查”,已经让他的某处涨得发痛!他很确定,这样继续下去,他绝对没有给她“纯洗澡”的自控力……

    刚刚的“检查”,已经让南宫墨的某处涨得发痛!他非常确定: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他绝对没有给她“纯洗澡”的自控力!于是,他明智地悬崖勒马。

    扯了块大浴巾包裹住满眼的香软,他抱着她重返卧室,掀开被子将她安置上\床,想要给她盖被子时,她却拉着他的手指不肯放了:“辰,你陪陪我……”

    这样的平和与美好让舒沐晚有些炫然,她很怕这是一场梦,南宫辰一走,就再也不回来了!

    “你……”南宫墨拽了拽她,终究还是狠不下心,只能无奈地喟叹。他低头望了眼一身狼狈的自己,只能脱掉潮湿的外套,和衣躺在被面上,然后单手将她搂在怀里,“睡吧。”

    他衬衫的袖子就这么卷在肘部,袖口还残留着湿答答的余温,胸前的扣子被他扯开几颗,正好露出那精壮的胸膛,更给他添了几许不羁和魅惑……

    舒沐晚乖乖地靠上来,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最后索性枕在了他的胸膛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今晚剧烈的情绪起伏,已经耗费了她所有的精力。

    但南宫墨睡不着!

    她温热的呼吸就这样喷洒在他的胸口,暖暖的、痒痒的……南宫墨的某处发痛,耳根都忍得发红!他的确是不近女色,但这不代表他不正常!这样的亲昵,对他来说是极大的煎熬……

    “辰……”她在梦中无意识的呓语,让他稍稍恢复了些冷静。

    南宫墨拧眉,侧脸看向她依赖十足的睡颜,忍不住紧了紧怀抱,无可奈何地暗叹:怎么办?她越是爱南宫辰,他越是想要得到她。到底该怎么办?

    凌晨五点,东方刚透出点鱼肚白,房间内依旧是一片昏暗。

    舒沐晚动了动,猛然从浅眠中惊醒,发现自己半趴在他身上……暧昧至极的睡姿。她的脑袋有些懵,昨晚的真实让她的意志有些动摇,忍不住出声确认:“辰?”

    真的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