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2098 找到当年恋爱的感觉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咳咳咳!”刚喝进去的牛奶瞬间咳出了大半。

    南宫墨!

    你敢再不要脸一点么?

    “……好了,吃完早餐,带你去个地方。”他终于嗤笑出声,暂时放过了她,起身率先走向了车库。

    舒沐晚脸色红红地坐在原地,嚼着嘴里的面包,总有一种食不知味、心不在焉的感觉……太快了!她和南宫墨之间发展得太快了!她已经克制住了自己不去想前因后果,不用理智分辨整件事情!

    但是如今这紊乱的心跳……

    竟似让她找到当年恋爱的感觉!

    她这样……可以吗?……

    “我们去哪儿?”窄小的车厢内,舒沐晚怎么坐都觉得窒闷,终于,她主动出声,看向主驾驶位上的男人。

    他修长的双臂正搁在方向盘上,衬衫的袖口微卷,让人不禁想起衬衫下那肌肉流线型的线条……这个男人,他的每一个动作和姿势,的确都有魅惑的资本!

    “去一个码头……”南宫墨淡淡地回答,从身侧抽出个黑色的信封递给她,眉头紧了紧,“找你爸爸以前的朋友。”

    以前的朋友?

    舒沐晚疑惑地蹙眉,手上麻利地打开那颜色诡异的信封,里面掉出来一张照片,而且只有一张照片——相片是黑白的,里面的年轻人穿着件汗衫,身后背着个巨大的麻袋,而背后是个巨大的货船……

    他像是以前的那种搬运工,专门在码头负责搬卸货物。

    年轻人的脸上都是汗水,干活显然忙得热火朝天,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明媚而乐观……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年轻人,和爸爸……好像。

    “这应该是你父亲年轻时候的照片。”南宫墨的回答印证了她心里的猜想,他依旧开着车,只是侧身望了她一眼,缓缓地解释,“这封信是昨晚有人特意寄过来的,我也查到了你父亲的事。”

    “他在当警|察之前的档案是空白的,我想……这应该就是他当年的工作。”说到这里,南宫墨不由停了停,脸色略微有些凝重,“只是,把照片寄过来的人,不知道用意何在……”

    他怎么想,都有一种“请君入瓮”的感觉!

    在幕后操纵这一切的到底是谁?

    对方又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

    “……我们现在就是去爸爸当年工作的码头吗?”舒沐晚停了良久,才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她用力咽了咽口水,转身看向身旁的他——依恋、坚定……

    当然,她的脸色也彻底凝重下来……

    16浦码头。

    这里毗邻A市边界,距离别墅有近两个小时的车程。这里曾是贸易繁忙、人员众多的商业货运地带,但随着工业化日益发展,这边逐渐落魄……如今,这里空有斑驳陆离的机器,维持着十九世纪的破败。

    车子停下,舒沐晚站在空空荡荡的码头石阶上。

    这里的天空很蓝,一眼望出去,就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海天相接的景色很美……迎面吹来凉爽的海风,空气中充斥着属于大海的腥咸味道!落寞的繁华,退归自然的美丽。

    舒沐晚默默地紧了紧手上的照片:这里……是爸爸以前生活过的地方。

    “走吧。”南宫墨停好了车,大步过来叫她,带着她一起走向不远处的船坞——那边似乎有人。

    他亲自陪着她来,亲自帮她调查,一切都似乎顺理成章,他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甚至有下属想跟着来,也别他严词拒绝——这是他对她的承诺,他理应独自完成。

    “有事?”船坞里的中年人远远的就看到了他们,眯着眼睛冲他们喊话,然后又吸了口手上的劣质香烟,在浓雾缭绕中补充,“找人还是运货?”

    “找人。”舒沐晚回应他,刚想把手上的照片递给他看,却被南宫墨压住。

    南宫墨是何等谨慎的人?

    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信任遇到的任何人。

    “附近还有帮工吗?”南宫墨在舒沐晚面前站定,不动声色地将她往身后护了护,“我们找人运货。”

    “运货?”听他这么说,中年人的眼睛不由警惕地眯了眯,开始上下打量着南宫墨——他今天撇弃了任何正式的西装和皮鞋,穿着随意而自然,让人看不出任何异样,也揣测不到任何身份。

    只是周身那浑然天成的气势,让中年人不得不警惕: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要找什么样的船运货啊?”一根劣质香烟抽完,他划了根火柴点燃第二根,语气不咸不淡地试探,“还有,不知道你是想运什么?”

    “如果是简单的货,也就不必特意找人了。”南宫墨避重就轻,也故意卖了个关子。

    那个中年男人立刻就笑了。

    看来,他是“懂行情”的人!

    “现在人都在小岛上,你可以坐我的船过去,你要什么样的……自己过去面谈。”中年男人丢下一句话,转身便去提自己的船了,示意他们在这里先等着。

    舒沐晚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让她的心底一团乱——

    她不笨!

    她听出来了,这里绝对不是简单的货运这么简单!

    父亲之前……难道和这种人在一起么?

    “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有点危险……”在她慌乱之际,南宫墨已经俯身,压低了声音附耳过来,“你是在这里等答案,还是跟我一起走?”

    “我一起去!”舒沐晚想也没想,直接脱口而出。

    她望着那苍茫的大海,望着身边高大的男人,突然就觉得过意不去,将他硬扯入这场混乱战局:“南宫墨……还是我去吧!你……不应该来的。”

    谁知道所谓的小岛上是什么?

    她为了父亲不得不去,他……却是无辜的。

    “来都来了……”他慵懒一笑,散漫地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眼底掠过一派冷然和孤傲,“况且……我本来就喜欢冒险。”

    他沉寂了四年的嗜血因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已经迫不及待……

    窄长的渔船在大海上飘荡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