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2099 神秘之地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溅的浪花时不时拍打在木质的船身,让船体更加震荡不安,舒沐晚的脸色煞白难看,随着渔船的沉浮,终于忍不住趴在栏杆上干呕起来……好难受!

    这样的飘荡,想不晕船都难!

    南宫墨无声地揽过她,他紧搂着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怀里,高大的身形成了她最稳固的屏障,而他面色自然,仿佛丝毫没有受晕船的影响……

    “……谢谢。”她虚弱地靠在他怀中道谢,身体这才稍稍好受了几分。

    南宫墨无声地拍着她的脊背安抚,低头在她的眼角亲了又亲,看着她煞白的脸色,他很想抱住她深吻,驱散她所有的不适,但是……想到这里,他不禁狠狠瞪了眼船头的中年人。

    正回头偷看他们的中年男人被逮了个正着,他一愣,继而哈哈大笑着先出了声:“这位老板,你‘运货’还要带个女人么?莫非是要把她给运了?”

    反正他们那里运什么的都有!

    只要给钱。

    “少罗嗦。快点!”南宫墨没好气的催促,舒沐晚难受,他连和他虚与委蛇的心情都没有,直接狠狠地瞪他一眼,“十分钟内再不到,你就别到了!”

    简洁的语气,浓烈的杀意。

    “诶诶诶!好,开个玩笑嘛……”中年人一震,立马回身,这回没有用手动划,而是直接开了马达——他很清楚!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他只是个小小的“接送人员”,惹不起他们那号大人物!……

    渔船很快靠了岸,抵达所谓的“小岛”。

    这的确是个很小的“岛”,一眼望去也不过是几百平米的地方,只是上面的景象和码头比起来,可以说是焕然一新——这里有着高科技建成的房屋,上面配备有价值不菲的电子金属门。

    可见,这里绝对不是一般的地方。

    另外一侧,有艘船正靠在岸边,船工正上上下下地搬运着货品,在高科技的今天,不用机器搬运……委实怪异!

    “金属容易被探测器发现,所以这里都用人工。做得很隐秘!”南宫墨低声在她耳畔解释,带着她缓步向前,“这里,应该就是政\府的三不管地带……”

    舒沐晚的瞳孔紧缩了几分,瞬间了然。

    “三不管”地带,她之前在A市的时候就听说过!因为地带位于几个市的边界,管理起来都很麻烦,所以索性都没人管理,成了肆意而神秘的地方……

    之前,她一直不知道,竟然就是这里。

    “你怎么知道?”好奇之余,舒沐晚不禁拉了拉南宫墨的衣服。

    “一直知道。”他的回答一如既往地倨傲,唇角扬起清浅的微笑,“以前没兴趣,所以也从没来过。”……

    中年男人很快带他们进了房子,厚重的金属门打开,屋子里的嘈杂声也传了出来——

    酒杯的碰撞声、杂乱的喝彩声……

    舒沐晚不知道:这个地方,应该算是酒吧,还是算赌场?

    “老斧头,又带了谁过来?”正摇骰子的男人朝着大门口看过来,当看到中年男子身后两个陌生的面孔时,脸色略微沉了沉,“死斧头,你还真是什么人都敢往这里带啊!他们是干嘛的?”

    “嘿,最近不是生意清闲么,赚点外快也好!”被称为老斧头的中年男人熟稔地和他聊起来,说话也一点都不避讳,“他们运货的!放心,如果不是运货的,咱们的地盘上,还怕解决不了他……”

    这里可是三不管小岛!

    杀人放火是家常便饭,既然进来了……就只有听从的权利。

    舒沐晚的十指不由紧了紧,她的秀眉微蹙,已经默默地摸向口袋中的手机——现在应该先报个警,一会儿才会安全一点……目前只要拖着时间,不触怒眼前这伙人就好。

    可南宫墨偏偏——

    “真不巧。”他浅笑着上前一步,态度比那伙人更为倨傲,他的表情从容而淡然,却能在举手投足间给人无形的压力,“我们还真不是来运货的。”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这话实在太挑衅了!原本喧嚣的屋子里,以他们为圆心,一点点地沉默下来,众人脸上的笑容凝固,纷纷紧张地看向南宫墨,甚至有人暗暗握住了腰间的枪……

    “妈的!连个话都问不清楚,要你有什么用?”摇骰子的男人突然大骂一声,抬腿就把那个老斧头踹在了地上,然后再度看向南宫墨,冷冷地哼了哼,“兄弟,你干嘛来的?”

    “找人。”他开门见山,从舒沐晚手里拿过那张照片,随手就丢在了他们的牌桌上,“我要这个人的资料,信息……以及你们知道的一切。”

    “这个人……”对方捻起照片的一角,淡淡地扫了一眼,然后目光重新转移到南宫墨身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们这里成信息通讯中心了么?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你要什么条件,才会说?”舒沐晚蹙眉,冷冷地问了一声。

    她和南宫墨不一样,她会退步,会选择交易;而南宫墨习惯强势,他要的,他只会和别人提出要求。当然,今天,舒沐晚也即将领教到真正的南宫墨个性……

    “条件?”听到舒沐晚说话,对方立马就笑了,玩味地哼了哼,然后用手指叩了叩赌桌的桌面,“不如按照道上的规矩来,我们赌一盘,你们赢了,我就把消息给你们,反正也没损失。”

    “好!”舒沐晚一口应下,抬脚便想往赌桌走。

    赌博的事情她不擅长,但不代表她不会!实在不行,她就作作弊,只要换到父亲的消息就好。

    “等一等!”

    “等一等!”

    异口同声的两个声音,南宫墨拉住冲动的她,冷声提醒:“不要随便答应别人事情。”

    而那个男人也是冷笑着看着舒沐晚,手里把玩着那颗骰子,笑嘻嘻地补充:“小姑娘,你别急啊!还没有说你输了怎么样呢……赌注还没说完!”

    他一下又一下地轻松抛动着骰子,目光却又慢悠悠地转移到南宫墨身上:“赌博这种事,还是让我们男人之间来!和你一个女孩子赌博,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