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是,我是想问问舒沐晚的意见。”Jack转变得很快,欢快的声音让人听不出任何异样,“她在你那边么?”

    “不在。”他直接否认,准备挂电\话时,对面的Jack却又不确定地试探了一句——

    “真的?难道也不在到你那边的路上?”Jack没有忘,上次,舒沐晚就是被他强行带走的!难保这一次,不是南宫墨的人再度强行带走了她……

    “不在。”

    依旧是冷冰冰的一句回应,说完他便直接扣下了话筒。

    办公室里很安静,南宫墨身前的电脑屏幕上依旧是芜杂枯燥的K曲线——上面错综复杂的趋势昭示着唐氏制药的惨淡结局:破产、负债千万!资本主义的市场,他用一天的时间,彻底搞完了这个公司!

    “墨少,我查到那个地方住的人了!”翌雷在这个时候进来,手里还带着几张A4的纸张,兴奋地汇报自己整个上午的成果,“那边住的是舒小姐的一个同事,从美国来的!恩……应该是个单亲爸爸。”

    美国那边的资料还没有这么快拿到,翌雷只能根据他早上看到的汇报。

    住在那个房子里的一大一小,穿着亲子装,都是黄色的头发,俨然是父子的模样……

    “……知道了。”翌雷说完了好久,南宫墨才淡淡的应声,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他彻夜未眠的眼中布满了血丝,眼神却依旧锐利无比,眼底闪烁着一片暗沉。

    “墨少?”翌雷不禁觉得有些奇怪,出声提醒了一句,“您怎么了?”

    “没事,你出去吧!”揉了揉发痛的眉心,南宫墨挥了挥手命令。翌雷说的话,他其实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的意识还停留在适才的那个电、话上——敏锐如他,瞬间就嗅出了其中的不正常!

    他们……找不到舒沐晚了?

    单手捞起手边的话机,他快速地按下她的手机号,却等到机械的提示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眉峰一紧,扣了话筒再度按下别墅的号码,这次是管家接的,当被问及舒沐晚的讯息时,管家的回答更为无辜:“舒小姐早上就出去了啊!怎么,她没有去找你吗?”

    她去了哪里?

    南宫墨的心瞬间收紧,下一秒直接站了起来,头脑中的眩晕让他的身体微微摇了摇,但是下一秒他已捞起车钥匙走了出去……急促的步伐,暗沉的脸色。

    他丝毫不记得,自己还发着低烧。

    “墨少?”坐在外面的秘书一惊,反射性地站起来,“半个小时后还有个会议……”

    “取消。”他直接丢下两个字,然后随意地指向翌雷示意他跟上,“把追踪设备都打开!”

    他的直觉,让他去找她……

    私人会所中,一派狼藉。

    第一个女人早已昏死在了沙发上;第二个女人哭喊着被拉起来,顶替了第一个女人的位置,只是战场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沙发上……

    唐平清用惨烈刺激着舒沐晚的神经,只想她能早点崩溃,交出属于舒文的遗物。

    “想清楚了么?”他的手伸入自己外套的口袋,一下又一下状似无意地晃动着,“再不交出遗物,你想过她的结局是什么吗?她的结局,就是你本来的结局……”

    旁边的女人一颤,不敢置信地看向唐平清:“唐总?”

    “乒!”

    一声巨响,唐平清却更快地拔枪,对准她直接扣下了扳机——一枪爆头!那个女人连尖叫都来不及,就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嫣红的血从她的头部蔓延出来,很快就浸染到了舒沐晚脚下……

    气氛瞬间压抑至冰点。

    舒沐晚的脸色有些发白,拳头握紧了又放松,终于冷冷地抬头看向他:“你先告诉我,爸爸的遗物里有什么?”

    “你先把东西给我!”唐平清有些沉不住气了,猛地冲着她吼出来,他不相信,舒沐晚见了死亡的场面还能淡定,“否则,你信不信,马上老子也毙了你!”

    楼上,有人不动声色地挂断了手机,靠在椅背上,悠然地欣赏着楼下的战局。

    原来……比他想象得有趣!

    这个女人,就这么杀了,似乎有些可惜了。

    “唐少,您突然过来,要不要我去向唐平清知会一声?”下属压低了声音询问,态度恭谨而慎重。

    “不用。”唐尧摆了摆手,俊脸上一派妖娆而深意的笑,“他急着想造反,我给他玩玩的时间……只是,这么多年,他的手段还是这么庸俗可笑。”

    “是。”下属反射性地应声,并不敢多言,只在心中纳闷:唐尧不是说不插手的么?

    “唐平清真是老了,找不到好玩的点……”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得一脸惋惜,“在海洋馆的时候,居然只带她来了!他的人就没发现,她有个儿子么……”

    “唐少,”下属蹙眉,似懂非懂地打探,“您的意思是……?”

    “我什么意思……也是你能随便揣测的么?”他好整以暇地转过身去,明明嘴角还噙着淡然的微笑,但下属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当即再度垂头,一言不发。

    唐尧阴晴不定是出了名的!

    他们下属能做的,就是少说话,多做事,不惹他……

    “找个机会,做掉唐平清。”终于看戏看得差不多了,唐尧朝外面望了一眼,淡淡地下了命令,“这样没用的人,我身边不能留……”

    “啊?在这里?”下属请示,目光跟着唐尧一起望向门口——

    “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你!”楼下,唐平清还在歇斯底里地吼着,脸色早已在僵持中变成一派狰狞,他捏着手里的枪,枪口对准了舒沐晚,仿佛下一秒就真的会开枪。

    “你……”

    “碰!”

    舒沐晚还没有开口,大门上陡然传来一声巨响,厚重的门扉被人大力撞开。荷枪实弹的刑警们在下一刻冲了进来,将楼下的人团团围住——

    “不许动!”

    “蹲下,把手放头上!”

    变化来得太快,唐平清瞬间从行凶者转变为弱势群体,被几管长枪指着,被逼迫着放枪蹲下,几个刑警冲上来,直接摁倒了他,将他的手拷在了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