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 > 2122 他果然无所不能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王名扬的脸色也在瞬间难看到了极致——他的两手把持着方向盘,脚下缓慢地踩下刹车,尽量让车身的颠簸程度降到最轻……这辆车的轮胎肯定是被动过手脚了!

    现在,螺丝松动,前轮……马上就会脱落!

    “怎么回事?”

    “我的车被人动过手脚!肯定是刚刚停在外面的时候有人做的!”王名扬的脸色已经有些青白,他失控地骂了句脏话,“刚刚那个报警的怎么没告诉我外面也有需要防范的人!”

    该死的!

    这次要被人坑死了!

    “报警的人……”舒沐晚的心中猛然一怔,产生某种极度不好的预感:知道现场还会报警的人,肯定不会是楼下的那些乌合之众,更不可能是那五个倒霉的小姐!

    说明……有人在暗中默默地观看了一切!

    会是谁?

    “碰!”

    舒沐晚还没有想明白,就听到车外传来一声巨响,然后整个车身翻转过去,和地面发出尖锐的摩擦音……电光火石间,她的世界便天旋地转,脑袋被狠狠地撞了一下,她便失去了意识……

    再度恢复神智,舒沐晚也不知道这是几分钟后,还是几小时后?

    她整个人被挤压在副驾驶座上,眼前昏昏沉沉地看不清影像,额头上似有温热的液体流下,在她的眼前印出一片赭红……痛!全身骨头被撞散架般地痛!

    舒沐晚痛吟着,困难地转向旁边的主驾驶位——隐约可见王名扬的轮廓,他的脸上和身上也都是血,但是具体她又看不清,甚至无法分辨他是不是活着的……

    “王名扬!”

    “王名扬!!!”

    舒沐晚常识着叫了他几声,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她不由急了,挣扎着想要用手去够他:“王名扬,你不要有事啊……”生死关头,她紧张了!

    王名扬,出现在她童年的人。

    叫了好多声“名扬叔叔”,或者“名扬哥哥”的人,潜意识里,他早已是她的亲人……亲人可以吵,可以不合,可以不理会,但是……不可以死!

    “王名扬……”沾满鲜血的小手够过去,艰难地抓住他的领子摇晃,半晌才听到他模模糊糊地“恩”了一声。舒沐晚的鼻子酸涩了一下,“王名扬,我们出车祸了……”

    好痛!

    痛得她几乎支撑不下去!

    鼻翼间充斥着血腥和汽油味,舒沐晚难受地闭眼,艰难地问出来:“你带手机了吗?我的手机……被那些人……拿走了……”可是,身旁的人却又没了反应。

    王名扬!

    他不行了吗?

    舒沐晚想要用力再摇他一次,却发现自己似乎……也不行了!眼前一片模糊,就连意识也跟着渐渐混沌,可就在她即将昏睡过去之际,耳边传来金属被揭开的声音。

    有人来救他们了吗?

    舒沐晚心中不由一喜,下一秒就感觉身边一空,她整个人都被拽了出去,抱入一个低凉宽厚的怀抱……冷冽而沉稳的气息,瞬间就给了她无尽的依靠。

    “疼么?”来人低笑着搂紧了怀中的血人,动作温柔地理了理她的长发,姿态诡异而暧昧。

    “南宫墨……”她看不清,只能呜咽着跟随本能,搂住来人的脖子,低声抽噎出来,“你来啦。”

    此时此刻,她多么感激他的出现!

    他像是……给她带来整个世界。

    “我来了。”他低头,附耳低沉地应和着她,颀长的身躯任由她搂着,然后淡淡地补充,“你好,我叫唐尧。”

    “恩?”经历了一场车祸的震荡,舒沐晚听得不是很清楚,但这低悦且戏谑的声音让她瞬间确定:这个人不是南宫墨!他给她的不是南宫墨的感觉!

    舒沐晚在下一刻便仓惶松手,但是身体的虚软和疼痛让她难以自行站立,更何况横在她腰间的长臂猛然一收,制住了她所有的动作,让她根本无处可逃……

    “你是谁?”她拧眉,想睁眼去看,却只能看到一派模糊而鲜红的影像。

    血,好多血!

    她看不见……

    “记性真不是一般的差……”唐尧嗤笑,扬起大掌在她带血的小脸上拍了拍,动作却毫不温柔,“我的名字,记不住……就不用记了!现在,我问你……疼么?”

    说话的同时,圈在她腰间的手臂再度紧了紧,正好勒到舒沐晚被撞疼的地方,让她顿时又是一阵龇牙咧嘴都痛吟。

    “很疼是不是?”唐尧手上的力道不减,始终在加剧着她的疼痛,脸上的笑意也越浓,安抚她的语气越发温柔——截然相反的语言和动作,他像是披着天使光环的恶魔,欣赏她的苦痛和煎熬……

    终于,他似是玩够了,这才想起了她“车祸伤员”的身份,微微扬了扬唇角:“放心,马上就不痛了……”

    说话的同时,他骤然从口袋里掏出某样东西,直接刺入了她的手臂——

    “啊!”

    尖锐的针头刺破手臂的肌肤,针筒里面透明无色的液体瞬间推注入她的身体,酸胀和针刺的痛觉让舒沐晚不由叫出声来,十指掐紧了他的手臂,在他洁白的衬衫上印上十个鲜红的手印……

    可是真的……很快就不痛了!

    他给她注射的是什么?像是一剂强效的止痛剂,瞬间就让她丧失了所有的痛觉反应,甚至整个人还有些飘飘然……只是,意识似乎更加不清楚了!

    “听着,当年舒文背叛了我爸爸。”他猛地一把将手上的空针管扔掉,转而钳住她的下巴,一顿一句地说出目的,尽管是她此刻听不到的目的,“舒沐晚,我正式向你复仇。”

    唇角扬起邪魅冷冽的微笑,唐尧满意地看着此刻鲜血淋漓,满身狼狈的她,直到感觉到她的某处传来的轻微的震动,他的眸光才骤然一凝——是戒指!

    戴在无名指上的那枚……看起来像钻戒的东西,此刻正在微微震动!而显然,钻石是不会自发震动的……唐尧愣了一秒,骤然反应过来这是什么。

    “他可真是疼你……”墨眸微微眯了眯,唐尧别有深意地感叹,“冲破南宫辰这个身份的禁锢,他果然是无所不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