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宫墨!!

    好过分!!!

    “不许看!”舒沐晚蛮横地出声,抬起小手直接去遮住他的眼睛,“南宫墨,我不吻了!!!”

    她还好心想安慰他,这人……居然嘲笑他?

    越想越不解气,舒沐晚忿忿地又在他脚上跺了一脚,在他锃亮的皮鞋上留下明显的脚印,这才红着小脸,恨恨地松手转身:“走了,回家!”

    谁知她一动,手腕便被他抓住,他拽着她的手腕往旁边一横,便再度制住了她的动作,让彼此贴得更近。

    “干嘛?”

    “下脚真狠!”南宫墨夸张地痛呼了一句,俯身和她额头相抵,看着她的窘促,心情不由大好,他状似无奈地喟叹,“舒沐晚,你那么笨,怎么办?”

    “哪里笨了!”

    像是当年初恋一样,被质疑智商,她当场炸毛。

    “南宫墨,哪里笨了,你给我说清楚,你……唔!”他笑而不语,舒沐晚不由更恼,瞪着他便想拳打脚踢,只是这次还没来得及动手,他的吻已封住了她的唇。

    她只能在迷糊中听到他感叹的低语——

    “都那么久了,连个吻都学不会……哪里聪明了?”……

    由他主导,一切都会截然不同。

    昏黄的路灯下,纷飞的枯叶中,他将她紧紧地抵在车门,俯身一点点地细致吻着她……颀长和纤细的两道人影,被路灯的灯光拉长,唯美而静谧。

    这像极了青涩时光追求的两个字,纯粹而简单的——幸福。

    他的大掌扶住了她的后脑,舌头侵袭了她口腔的每一个角落,舌尖点吮着她的小舌,引领着她陪他一起纠缠……直到她的唇被吮得红肿,直到耗尽她肺部的最后一丝空气。

    狂烈的深吻!

    舒沐晚的大脑一片空白,双颊烫得几乎爆炸,只能无助地抓着南宫墨的衬衫,仰头承受他主导的一切……直到她感觉到身-下……

    她懵了!

    这里是学校!!他想干嘛呀?

    “我们回家。”南宫墨终于低喘着放开她,一个他负责“示教”的吻,最后却让他自己口干舌燥,欲、火焚身!深邃的双眸中此刻透着明显的赭红,南宫墨放开她主动开了车门,按着她就想往车里塞!

    他真不该在这里吻她,这里离床那么远!

    现在他只想快点回家,将她拖到卧室好好爱一场……

    “别……别!”舒沐晚紧张地出声,小手扒在车门外才止住了他关门的动作,她同样是呼吸微喘,唇上还残留着诱人的水泽,却提出突兀的要求,“南宫墨,你能不能陪我走走?”

    她害怕亢奋状态下的南宫墨!

    昨天晚上他就折腾得她几乎一夜未眠,现在如果跟他回去……她明天肯定爬不起来了!那边真的……到现在还酸的!

    “不能。”他直截了当地拒绝,扒开她的小手就想关门。

    欲\望做主,他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

    “我不想做。”情急之下,舒沐晚只能冲下车,可怜兮兮地抱住了他的腰恳求,“那边有点难受……今晚不要好不好?你就陪我走走吧……”

    细细软软的恳求传入他的耳膜,他高大的身形难受地紧绷着——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这样的恳求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是多么大的煎熬!特别是已经“来了感觉”的男人!!!

    可是她说那边不舒服,南宫墨又于心不忍……总不能拉着她强上吧?

    于是,沉默了再沉默,南宫墨终于颓然地点头:“……好。”……

    入夜后的校园,人声寂静。

    狭长幽邃的林荫小道上,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并不说话——因为一个害羞,另外一个“憋着难受”!踩着脚下的枯叶,听着细碎的轻响,舒沐晚看到林荫道旁的小亭,忍不住喃喃出声:“以前我喜欢坐在那边看书。”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我们要不要过去坐坐?”

    南宫墨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并不答话,脸色却非常难看:怎么坐?他身下已经失态……怎么坐得下来!

    “抱……抱歉!”视线不小心瞥见那边鼓起来的一大块,舒沐晚快速地收身回头,尴尬着干笑了两声,试图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南宫墨,你有没有什么喜欢去的地方?”

    分享点无关痛痒的小事,他应该……会好一点吧?

    “没有。”依旧是闷闷不乐的语气。

    “你就没个特定去的地方?”这样的回答,让舒沐晚不由诧异了。

    “特定的地方……有。”南宫墨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眼底闪烁着复杂和深沉,像是把最大的秘密,分享给了她,“我只在不开心的时候去……一个墓地。”

    墓地?!

    多么清新脱俗的散心地啊!!

    舒沐晚听得一愣,脸上的笑容明显地抽了抽。

    “这样啊……”她明显意识到自己没选对话题,干笑了几声,又想起别的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对了,我记得那边有家小店,我们去那边买点东西!”

    买东西,应该是完全无害的吧?……

    虽说是寒假,位于北校门的小店还是照常营业,只是店里的人寥寥无几,他们进去的时候,几个留宿的学生正好买完了夜宵出来。

    “进来!请你喝全A市最棒的奶茶!”舒沐晚拽着南宫墨进去,一如当年上学时,她也这般活力地拽着某人进去。只是南宫墨衬衫、西裤、皮鞋……和这校园氛围有些格格不入。

    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其他人眼中的帅气和英俊,坐在角落吸奶茶的留宿生,便大胆地朝他招手,扬起小女生纯真自然的笑意:“欧巴,你好帅!”

    舒沐晚不由失笑,回头看向南宫墨,却发现他眉头微蹙。

    “被人夸还不好吗?”

    “买完回家。”南宫墨冷冷地催促,这种朴实又单纯的画面,让他封存的记忆开始涌动,呆在这里,他的大脑有点莫名的紊乱……

    “老板,有爆爆蛋奶茶吗?”懒得理会他,舒沐晚索性转向老板。四年未光顾,小卖部的承包店家早就换了人,收银员是个胖胖的阿姨,脸上带着讨好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