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女总裁的战神狂婿 > 第9章 那个世界的人
    看着楚风洒然离去,秦雅一脸怨毒,她嘴唇都要咬破了。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

    之前楚风出手,筷子擦着她的头皮而过,不是失误。

    是有意为之。

    对方有能力轻而易举的杀了她,但偏偏如此。

    她明白,楚风就是故意折磨她。

    而期限,是三个月。

    有时候,死亡不可怕。

    可怕的是,头上随时随地悬着一把刀,最为消磨人的心志。

    这种折磨。

    甚至,能将人逼疯。

    不过秦雅毕竟不是一般人,明白过来之后,她非但没有畏惧,反而满心毒怨,咬牙切齿。

    “楚风,你这次不杀我,将是你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她承认楚风身手很强,但再强,也不过是一个人。

    而她,如今在金州,甚至在江北,已经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她面上有秦家盛世,背后有三大家族支持,一旦风雅商会成立,她将会是金州第一人。

    到时候,就算是封疆大吏,也不敢轻易动她。

    她一句话,能决定很多人生死。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单纯靠武力取胜的。

    这一次,楚风虽然将她搞的很狼狈,但她细细品味,认为对方也只是虚张声势,不敢杀她。

    毕竟到了她这个地步,牵一发而动全身,上层也绝不会不管不问。

    而对方不敢杀他,她却有的是手段对付楚风。

    不,甚至,都不用她动手。

    眼下单单是白家,就够楚风应对的了。

    秦雅看了看一旁惨叫的白飞扬,嘴角扬起一道弧度。

    白家是从戎世家。

    这一下,楚风废了白飞扬双腿,等于打了白家的脸,对方能善罢甘休才怪。

    想到这里,秦雅深吸一口气,一张俏脸又恢复了以往的高冷。

    她缓缓起身,将头发衣服顺平,这才抬眸一扫众人,冷冰冰的道。

    “今日之事,谁若是敢咬一句舌根,我割了他的舌头。”

    此刻,她神色冷漠,目光锐利,仿佛女王一般。

    此事对秦家来说,实在是影响太大,她不得不封锁消息。

    在场之人闻言,噤若寒蝉,无人敢与之对视。

    半岛酒店之外,楚风身影从中走出的时候,魅影已经将一辆国产麒麟停在了门口。

    车子不算好车。

    在大夏国,顶配的麒麟,也不过四五十万,在这豪车林立的酒店门口,反而有点扎眼。

    门口保安,一脸的不屑。

    他之前被楚风气势吓住,虽不敢找其麻烦,但此刻见其只是一辆国产麒麟,神色很是轻蔑。

    只不过他没留意的是,此车的车牌。

    这车,车牌只有六个四。

    而在前面,则是一个甲字。

    甲,乃是从戎之士的最高评定。

    数字一样,乃是分量。

    在大夏国,拥有这种车牌的,一只手掌绝对能数的过来。

    而能拥有此车之人。

    王侯将相,雍容华贵。

    等到楚风上车,魅影将车开到主道,她才一脸不解的回头看向眼睛休息的楚风,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疑惑,我怎么没杀了秦雅?”

    楚风虽然没睁开眼睛,但仿佛猜出了魅影的想法,淡淡的道。

    魅影没有开口,知道楚风想说就会说,不想说,谁也没资格问。

    好在楚风只是顿了一下,就再度道。

    “秦雅或许是那个世界的人。”

    “什么?”

    一听这话,魅影脸色一变,下意识的身子都抖一下。

    “怎么可能?”

    别人可能不清楚,但魅影可知道楚风说的是什么。

    要知道北境成立的目的,也就是要将那个世界的人,阻挡在国门之外。

    三年来,北境与其不断交锋,可谓是损失惨重。

    直到上个月,才摸到他们的老巢,双方展开了巅峰一战。

    北境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才将其完全消灭。

    那一战,被称为弑神之战。

    北境伤亡惨重。

    甚至连他们心中的神,楚风。

    也在那一战中身受重伤,不得不退役。

    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魅影万万没想到,楚风竟然说那个世界的人又出现了。

    “别激动,我只是怀疑,到底是不是,这段时间,试试就知道了。”

    楚风想到秦雅的眼睛,深吸一口气,淡淡的道。

    狡兔三窟。

    真正跟那个世界的人交手,才会明白那些人的恐怖。

    这些人那能轻易被消灭。

    楚风倒是一点也不惊讶。

    不过此刻他眼中却流露出一抹杀机,思绪飘远。

    魅影张张嘴,还要开口,然而楚风却摇头道。

    “一切我自会处理,开车吧。”

    纵然魅影心中还有疑惑,但楚风不说,她也只能压在心中,此刻开口道。

    “去哪儿。”

    “回楚家。”

    少小离家老大回。

    他已经三年未归,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半个小时后。

    青丘山下,青丘街。

    乃是金州比较有名的小吃一条街。

    楚风在一处远远伫立,他目光盯着一处小夜市摊。

    摊位的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妻。

    男人一条腿似乎不方便,走路一瘸一拐的,来来往往的招呼着客人。

    看到这两个人,楚风眼睛有些湿润。

    眼前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周悦的父亲与母亲。

    周悦的父亲与他父亲楚国轩乃是生死之交,后来一起干事,楚风也算是对方看着长大的。

    两人也算是情同父子。

    只是三年未见,周叔衰老了许多。

    片刻后,楚风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去。

    来到近前,楚风看着忙碌的周叔开口。

    “周叔,来十串羊肉串。”

    “好嘞,您稍……。”

    周凯旋一个等字还没说出口,只是当他一抬头,看到楚风时,神色一滞,整个人满是激动。

    “小风,你真的回来了?”

    “周叔,是我,我回来了!”

    楚风看着周凯旋,点头微笑。

    “回来就好,快进屋。”

    周凯旋伸手拍了拍楚风肩膀,一脸喜色。

    “刚才小悦说你回来了,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

    说着他就要将楚风让进屋,转头冲着招呼客人的媳妇道。

    “海霞,快来看看,谁回来了。”

    中年妇女名叫陈海霞,周悦的母亲。

    此刻她正一脸笑容的招呼客人,闻言回头看到楚风,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陈姨!”

    楚风来到陈海霞面前,微微鞠躬,这才带着一丝恭敬道。

    然而,陈海霞闻言却冷哼一声。

    “哼,你还知道回来,我听小悦说,你一回来就惹祸了?”

    对于楚风,陈海霞是有很大的意见的。

    三年前,楚风回来探亲,只是一面之缘,说走就走,从此杳无音讯。

    就连楚家发生这大的事情,对方都没回来。

    如今,周凯旋是因为楚风,才护着楚家别墅,被人打断了腿。

    楚风闻言低头无言。

    “老婆子,你说什么呢,楚风肯定有他自己的苦衷,快进来。”

    周凯旋见状脸色一沉,就要招呼楚风进屋。

    “爸,他能有什么苦衷。”

    周悦这时从房子里出来,她一脸冰冷的冲着楚风道。

    “楚风,我们家不欢迎你,你还不赶紧走。”

    周凯旋神色有些不悦,就要发火。

    然而,就在此时,几辆面包车突然从远处疾驰而来。

    伴随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几辆车停在了夜市摊门口。

    哗啦啦…

    紧接着,从面包车上就下来几十号人,就直奔夜市摊而来。

    这些人,一个个手中都带着家伙。

    明显来者不善。

    楚风见状眉头微不可查的一挑。

    不过,当他目光一闪,看到一人时,神色不由一凛,喃喃道。

    “还真是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