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这个明星在深山种田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惊喜是一浪高过一浪

第五百二十六章 惊喜是一浪高过一浪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之所有说颜怀天最是神秘。

    是因为颜怀天从来没在任何媒体上露过面。

    外界对颜怀天的信息也知之甚少。

    就连具体年龄是多大都不清楚。只能推算到现在应该差不多有六十岁了。

    外界只知道颜怀天在绘画上的造诣,已经非常高。

    比同为登峰造极之境的宋易、古意、谢意等人更高。

    虽然都是登峰造极,但每一个人层次也是有差别的。

    颜怀天的层次最高,仅在独一档的徐文长之下。

    甚至有传言说,颜怀天现在的造诣,已经不在徐文长之下了。

    不过,只是传言,还没有被证实。

    因为已经有好多年,都没颜怀天的画作问世了。

    很多人都不免在猜测,颜怀天是不是和徐文长一样,已经封笔了?

    但这也同样只是猜测,没有证实。

    颜怀天,绝对是绘画领域的传奇人物。

    其传奇性不在徐文长之下。

    不仅每一个绘画领域的人都知道他。

    即便是很多对绘画没有任何兴趣的人,也同样知道。

    说是家喻户晓,这有些夸张。但不会夸张得太多。

    神秘性的传奇人物的故事,总是最容易传播。

    现在,眼前这位在这里摆下擂台,脸上带着和煦笑容的老者,就是颜怀天?

    包括苏小墨在内的所有人,彻底的感到震惊和难以置信。

    其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程度,比刚才知道李悠然身份的时候,还要更大。

    震惊之后,当然就是前所未有的惊喜、兴奋,还有激动了。

    今天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幸运啊!才会遇到如此让人惊喜和激动的事情。

    一开始,是长得极为漂亮的苏小墨出手,用一只在船头敛羽休息的小鸟,巧妙的表现出“无人”的意境,让老者非常满意。

    这本来就已经让人非常惊喜了。

    然后,更厉害的小哥再出手,画出了最终的答案。让所有人都相当惊喜和舒坦。

    而这位小哥,赫然竟是李悠然。

    这简直让人前所未有的惊喜、兴奋和激动。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大家已经说不出的惊喜和激动了。

    却谁知还有更加让人震惊的事情。

    这位老者,赫然竟是绘画界最为神秘的传奇人物,颜怀天。

    这一波高过一波的惊喜,一浪高过一浪的激动,叠加起来,让人完全不敢相信是会发生的事情。

    但偏偏,真的发生了。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巧合?感觉用言语都已经难以描述了。

    只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被传为佳话。

    每一个人都彻底的兴奋和激动。

    尤其是最开始出手作画的小伙子,以及后面几幅画的作者。

    不知道在这一出佳话里,他们的名字会不会被提及?

    他们绝对可以说是这一出佳话的参与者。

    感觉有可能会被提及吧?

    如果真的被提及了,那该是怎样的兴奋和激动啊?

    那可是新生代人气最高,也很是神秘的李悠然,以及最神秘的传奇人物颜怀天啊!

    而他们竟然可以在这样一出佳话里,被提及名字,简直就是让人难以想象的激动。

    苏小墨同样很激动。

    小伙子和后面几幅画的作者,会不会被提及名字?她不知道。

    但她的名字,大概率是会被提及的。

    她今天真的太幸运了!

    李悠然也很激动,说道:“能够在这里,并且以这样的方式见到颜大师,真的是太幸运,也太激动了!”

    颜怀天哈哈一笑,说道:“我不过是一闲云野鹤罢了。能够以这样的方式见到悠然小哥,我也是相当的惊喜和高兴。”

    李悠然连连表示这是自己的荣幸。

    这个时候,苏小墨、最开始作画的小伙子、后面几幅画的作者,以及现场其余人,也纷纷上前向颜怀天问好。

    颜怀天一一回应。

    好一番热闹之后,颜怀天对李悠然说道:“悠然小哥这幅画我非常喜欢。不知小哥可否将其赠送给我?”

    “攻擂”人画的作品,在现场展示过后,会由“攻擂”人自己取回。

    颜怀天并不会带走“攻擂”人的作品。

    一则,作品本来就不属于他。

    二则,他带走也没什么意义。

    不过现在,李悠然这幅作品,在颜怀天看来很有意义。

    所以开口向李悠然讨要。

    李悠然一听,很是惊喜和激动,连忙说道:“这是我的荣幸。非常荣幸!”

    而苏小墨、小伙子,还有后面几幅画的作者,则是万分的羡慕。

    颜怀天愿意带走自己的画,绝对是一种天大的荣幸。

    颜怀天哈哈一笑,又说道:“多谢悠然小哥。这样吧,为了礼尚往来。我也现场画一幅画,赠送给小哥吧。小哥意下如何?”

    话一出,李悠然前所未有的惊喜。

    而现场其余人,包括苏小墨在内,更是前所未有的震惊和羡慕。

    颜怀天竟然要在现场,亲手画一幅画送给李悠然?

    颜怀天的新画作即将问世?

    这消息传出去,一定会引起轰动的。

    因为颜怀天已经有好多年,都没有新作品问世了。

    都已经有传言说他已经封笔了。

    那么,颜怀天这一幅作品的意义可想而知。

    而这一幅作品要送给李悠然。

    这简直让人前所未有的羡慕啊!

    所有人都极为羡慕。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羡慕。

    在羡慕之余,当然又非常的兴奋和激动。

    因为他们虽然无缘得到颜怀天的这一幅画,但至少可以在现场,亲眼看着颜怀天完成这一幅画。

    这同样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

    等到消息传开之后,也定然会让很多人羡慕。

    每一个人都极为期待。

    而李悠然在惊喜之余,连连表示自己前所未有的荣幸。

    他也同样极为期待。

    有传言说,颜怀天在绘画上的造诣,已经不在徐文长之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过,答案或许很快就会有了。

    真的让人非常期待。

    颜怀天哈哈一笑,然后不再犹豫,走到长桌前,提笔就开画。

    李悠然、苏小墨等所有人,全都伸长着脖子,目不转睛的看着。

    颜怀天的速度很快。

    几分钟时间,场景的雏形就有了。

    场景内容让所有人都更加的惊喜和激动。

    因为颜怀天画的就是当前的场景。

    远处的状元门,由远及近的状元古街。

    画的中心是这一个广场,以及他们这一群人。

    一根桅杆上,写着一个“擂”字。

    一位老者面带笑意,正在看着眼前一个年轻小哥作画。

    小哥旁边不远,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然后还有一大群人。

    当前的场景活灵活现。

    每一个人都更是惊喜和激动。

    因为这样一来,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说,算是参与到了这幅画作当中。

    画作中的那一群人,就是他们。

    虽然不是主角,但已经是一种天大的荣幸了。

    原来在最后,竟然还有一个如此巨大的惊喜在等着他们。

    他们今天是何等的幸运?

    每一个人此时心里的激动,都难以用言语描述。

    而且,这样亲眼看着颜怀天作画,也是一种视觉上的极致享受。

    颜怀天的画,意境太高了!

    他们先前看李悠然作画,感觉李悠然的画意境非常高,他们看得很兴奋。

    但是现在,看颜怀天作画才知道,原来小哥想要成为大师,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差距真的非常大!

    如果没有对比,他们看不出来。

    事实上,很多人刚才都认为,李悠然的画已经达到大师的水平了。

    而现在这一对比,那些人才知道,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大师水平。

    李悠然的水平还差得很远。

    当然,这十分正常。李悠然还太年轻了。

    而且,刚刚颜怀天说过,李悠然在绘画上的天赋,是他生平仅见。

    这就是说,李悠然只要继续努力,达到颜怀天这样的水平,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每一个人都前所未有的满足和感慨。

    怪不得颜怀天的名气那么大,这实力真的是太恐怖了!

    李悠然也同样看得非常享受。

    同时,刚刚那个问题有了答案。

    颜怀天的造诣,比之徐文长,还是要差上一筹。

    李悠然不久前,也得徐文长赠送了一幅,徐文长的最新画作。

    再加上他使用了初级绘画技能书之后的专业眼力。

    所以,他看得出来。

    颜怀天比徐文长要差上一筹,但比之宋易、古意两个人,又要高了一个层次。

    虽然都是登峰造极,但依然存在层次差异。

    看来,外界关于颜怀天的造诣,已经不在徐文长之下的传言,并不准确。

    当然,即便是比不上徐文长,颜怀天也依然是天花板级别的存在。

    宋易、古意等人想在今后达到黄怀天的高度,很难,非常难。

    因为越是到后面,想要往上升的难度就越大。

    很多时候,哪怕只是小小的一点差距,想要追上都会相当困难。

    而李悠然想要达到黄怀天的高度,估计只有等到系统掉落高级,甚至特级绘画技能书之后,才有可能。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掉落?

    李悠然非常期待。

    慢慢的,颜怀天一幅画作完成,停笔收工。

    之后笑呵呵的说道:“好长时间没画了。感觉还行。”

    现场众人听后,心里都说道:“这哪是什么还行?这是天花板级别的存在好不好?”

    每一个人看着画,都是抑制不住的各种感慨。

    他们虽然不太懂画,但他们看得出来,这幅画极好极好。

    有人激动说道:“我听到有传言说,颜大师在绘画上的造诣,已经不在徐文长大师之下了。现在看来,的确应该是真的啊!”

    “我也感觉应该是真的。这画应该完全不在徐文长大师的画之下。”

    “……”

    这些话被颜怀天听在耳中。

    颜怀天哈哈一笑,说道:“其实我很希望你们说的是其实。但结果比较遗憾,我的画依然还是比不上徐老的。虽然差距不大,但想要追上,却是犹如有一条鸿沟横亘在中间一般。难啊!几乎是没有追上的可能了。”

    只差一点,却几乎没有了追上的可能。

    按理说,颜怀天应该非常遗憾和沮丧才对。

    但李悠然看颜怀天,却没有丝毫遗憾和沮丧的情绪。

    不禁在心里感慨,这或许就是顶级大师的心里境界吧?

    而这,或许也是颜怀天的造诣,能够达到如此之高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