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簪头凤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婆媳(二)
    一秒记住【74文学网 www.74w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乔皇后终于张口说起了蔡公公一事:“……当年,蔡公公在椒房殿里伺候。本宫见他行事伶俐,为人忠心,便令他去了阿景的皇子府。”

    “谁曾想,他竟敢吃里扒外,私下收受重礼,往外传递消息。”

    “这等混账,死不足惜。”

    乔皇后虽然气恼儿媳手段厉害。不过,她更恼怒自己当年看走了眼。提起蔡公公,更是愤怒至极:“本宫自问待他不薄。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丝毫不念恩情。本宫和阿景说了,这个祸害,不要再留了。”

    陆明玉张口安慰乔皇后:“母后在宫中忙于宫务,无暇留意一个奴才的言行举动。这等小事,儿媳自会处置得妥妥当当,母后不必忧心。”

    儿媳厉害,也有厉害的好处。

    这一席话,可谓是说进了乔皇后的心坎里。

    乔皇后目中露出欣然之色:“你办事,本宫自是放心。”

    陆明玉歉然一笑:“说起来,儿媳也有不是之处。蔡公公行事不端,儿媳本应该先禀明母后,再行处置。”

    乔皇后只得继续宽容大度:“对付这种狗奴才,何须姑息。便是本宫知道了,也饶不得他!”

    陆明玉一脸感动,起身行了一礼:“母后心胸宽广,儿媳感激不尽。”

    乔皇后继续呵呵一笑:“你和阿景夫妻恩爱,早日有子嗣,这就是对本宫最大的孝顺了。”

    提起子嗣,陆明玉也不忸怩,颇为大方地笑道:“儿媳也盼着早些有喜。”

    乔皇后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

    她喜不喜欢没什么要紧。只要儿子喜欢就好。儿媳厉害些也不是坏事,将内宅打理好,做儿子的贤内助,她还能省些心。

    这件事? 是在婆媳间划出了一条线。线内的事? 是小夫妻两人的。她这个做婆婆的,不能越过这条线。

    无需挑明说破,彼此心中有数就是了。

    宫女彩兰笑着来禀报:“启禀皇后娘娘,宫中各处管事前来请安。”

    处理宫务的时候到了。

    乔皇后略一点头? 瞥了陆明玉一眼。

    陆明玉笑着说道:“母后一切如常便是? 儿媳闲着无事,金日陪着母后。顺便向母后学习宫务如何处置。”

    这话乔皇后爱听。

    她的儿子是嫡子,太子之位? 非他莫属。她的儿媳,日后就是太子妃? 是要做皇后的。现在学一学宫务,日后能快些上手。

    乔皇后笑着点点头。

    陆明玉微微扬起唇角。

    前世? 她为了李昊母子? 和乔皇后没少起过冲突。她对乔皇后的脾气? 也很熟悉。

    乔皇后是大家闺秀出身? 自幼饱读诗书? 矜持文雅? 也有几分清高。因为多年被丈夫冷落? 乔皇后一忍再忍? 棱角早就被磨平了。

    说有几分窝囊也好,说不够心狠手辣也罢。总之? 乔皇后不是难缠厉害的人。以前? 她没怎么将乔皇后放在眼底。

    现在身份转变? 她发现? 自己很乐意有这样一个婆婆。

    有学识? 有涵养,有心胸。

    恼怒也不会撕破脸? 彼此留几分余地。

    为了儿子? 愿意忍一忍厉害的儿媳。

    她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这一回合,她占了上风,婆媳相处之际,她也要给足婆婆体面。

    ……

    宫中管事进椒房殿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乔皇后坐在上首,新过门的二皇子妃笑吟吟地坐在一旁,气氛轻松又和谐。

    听闻二皇子妃神力惊人身手出众十分厉害。只看面相,好像也没传闻中那么可怕嘛!

    众管事心里嘀咕一回,纷纷上前行李:“奴才(奴婢)见过皇后娘娘,见过二皇子妃娘娘。”

    乔皇后略一点头。

    陆明玉微笑着说道:“众管事免礼。你们有事向母后禀报,我闲着无事,听着解闷,你们不必顾虑。”

    众管事恭声应是。

    其实,处理宫务和打理内宅琐事也没太大差别。就是宫中人更多,事情也更繁多。

    乔皇后坐了数年的中宫皇后,将宫务打理得有条不紊。平心而论,乔皇后是一个合格的正妻,便是以皇后的标准来看,乔皇后也很有胸襟气度。

    陆明玉默默坐在一旁,听了小半日。

    从头至尾,都未出声。

    如此老实安分,令乔皇后心里的不快又散了些。

    ……

    很快到了正午,朝会散了,李景来了椒房殿。

    出人意料的是,永嘉帝竟也驾临椒房殿。

    乔皇后有些意外,更多的却是喜悦。她笑着起身相迎。陆明玉也含笑起身,随着乔皇后一同行礼:“儿媳陆氏,见过父皇。”

    永嘉帝不是个好丈夫,却是个不错的父亲。从儿媳的角度来看,更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公公。

    永嘉帝和颜悦色地说道:“平身。朕知道你们夫妻金日都在椒房殿用午膳,索性来凑个热闹。”

    乔皇后笑道:“皇上肯来,臣妾求之不得!”

    李景走到陆明玉面前,目光一掠,语气中满是关切:“你这半日在椒房殿还好吧!”

    陆明玉笑着应道:“一切都好,母后待我和蔼又关心呢!”

    陆明玉笑意盈盈,乔皇后神色温和。

    看来,这半日没起过冲突。

    李景暗暗松口气。

    陆明玉似是窥出了他在想什么,目中露出一丝揶揄。

    她是脾气冲了些。不过,也不至于好赖不分。难道他以为她会当众和乔皇后闹口角甚至动手不成?

    李景眨眨眼,想伸手去握她的手。

    永嘉帝不轻不重地咳嗽一声。

    小夫妻私下怎么亲昵都无妨。当着他和乔皇后的面,也收敛一二。

    李景不怎么情愿地缩回手。

    乔皇后也是一笑,转头吩咐传膳。

    这一顿午膳后,永嘉帝对乔皇后说道:“以后,朕再也不和他们夫妻两个一同用膳了。”

    瞧瞧李景对媳妇殷勤细致的样子,真是肉麻得全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乔皇后心里也有些酸溜溜的,不过,听到这等话又不乐意了:“新婚夫妻情意正浓,亲热些也是难免。当年臣妾倒是盼着皇上也对臣妾殷勤些,可惜臣妾没这个福气。”。

    永嘉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