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科幻灵异 > 好好活着它不香吗 > 第49章——偏执暴君×痴心皇后 47
    吃完了这一顿午饭,潘月竹就回到了自己的皇后寝宫之中去。她这顿午饭,可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做成了很多事情,让她有了一种完成了自己的特工任务的荣誉感。

    一来,她让那装老不死的顺利地吃了下了芙清散的江扁鱼,估计再过一段时间,那装老不死的就没命活了。

    二来,她也算是明里暗里的警告了许安玫一次,让许安玫自己注意着点儿,别总是拿她这个皇后不当回事。相信这一次,许安玫心里一定会有点数了,就算许安玫心里仍然没什么数,相信太后那装老不死的也一定会提醒她的。

    三来,潘月竹感觉自己和狗皇帝之间也有了一些进展,无论狗皇帝是因为什么样的外界因素才产生了这样大的变化,但是对于潘月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狗皇帝比以前温柔的话,那一定对潘月竹之后要做的一些事情是有好处的,如果他还是像之前那样油盐不进,每天冷着一张脸动不动就要杀了谁的话,那潘月竹估计自己要是想打动狗皇帝的心的话,得等到海枯石烂了。

    御书房里,贺辰坐在桌案前,手中拿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玉制印章把玩着,眸子微微低垂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松子在一旁站着,时不时的偷偷瞥一眼万岁爷,他不知道万岁爷今天这是怎么了,突然之间就和之前不一样了,好像是被谁给调包了似的。

    不过他一个当奴才的可不敢妄加猜测,就算是主子突然改了性子,他也要好生伺候着,皇上已经拿着那块印章看了半天了,也没有像每天一样都埋头在各种卷宗里。

    莫非皇上是有什么心事

    小松子想问,但又不敢,只得老老实实的在原地站着,随时等待着万岁爷的召唤。

    贺辰想起中午在永慈宫用膳时候的场景,心里觉得很是好笑。

    那道红烧桂鱼里明明就没有毒,可太后和许安玫却不让他吃,可那道江扁鱼里面却是洒了满满的芙清散的,许安玫却给太后夹了好几块儿,太后还吃得喷喷香。

    贺辰轻轻挑了挑眉头,这毒怕不是被那小丫头给掉了包了,毕竟她今天可是用了一次“改头换面”的属性加成呢。

    贺辰作为一个快穿空间以外的人,来到快穿空间里面亲自扮演其中的角色,他自然是能够洞悉这剧情当中的很多玄机,也能知道接下来的剧情可能走向的。

    贺辰看着印章,他为什么要亲自来扮演皇帝的这个角色呢

    答案当然很简单,那就是因为那小丫头在这个快穿空间里面的任务,就是要得到皇上的爱。

    得到皇上的爱,那肯定就是要和这个皇帝有感情线。贺辰努了努嘴,他觉得自己看到那个场景肯定不会开心,于是,就亲自过来演了。

    那小丫头和他有感情线没什么问题,要是和别人有感情线,那肯定不行。

    他可是会不高兴的。

    贺辰将印章放在桌面上,没错,他就是要帮着小丫头赶紧完成快穿空间的任务,好进入下一个快穿空间去。如果小丫头能够早一点复活的话,那他还能早一点和小丫头见面。

    虽然依照现在这样,他们每天都能见面,但是他不是真正的自己,小丫头也不是真正的她,小丫头一定要有属于她自己的身体才行。

    贺辰想了一下,发现1号,根据宿主的智力等级和上一个快穿空间任务的完成程度,随机在所有的快穿空间之中选出那么一个,来作为下一个任务点。

    就连他自己,也不能确定下一个快穿空间会是哪一个啊

    贺辰微微叹了口气,他如果当时在设定1号顶级复活系统的时候没有懒那么一下子的话,那么他现在一定能控制下一个快穿空间了。

    不过就这样随机分配也挺好的,让那小丫头多经历一些,总归是没错。他以后是要回空间神殿的,如果那小丫头还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就跟着他一起回去了,那估计会吃些亏。

    贺辰的视线依然盯着桌面,心里微微感到好笑,他今天怎么想的这么多,不仅多而且想得很远。估计再想下去,他和那小丫头孩子的名字都能取好了。

    不过他们两个要是真的有孩子的话,应该叫什么才好呢

    未来空间神殿的继承人,叫的名字应该霸气一些吧

    但那孩子,会是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要是女孩子的话,太霸气好像也不好听

    贺辰忽然之间反应了过来,他想的可真是够远的了,说想孩子的名字,就真想孩子的名字,小丫头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还是两说呢,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他怎么想的这么远呢

    潘月竹回到了皇后寝宫之后,就让子玉去小厨房,又给自己做了几道菜回来。

    她在永慈宫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吃好,那太后和许安玫也实在太不下饭了,看着她们坐在自己对面,潘月竹感觉她恶心的就连昨天晚上吃的东西都快要吐出去了。

    吃完饭,也就该睡觉了。

    潘月竹感觉自己现在活的是真的没心没肺,除了吃就是睡一天天的,什么也不想。

    要是在她活着的时候啊,她吃完了怎么有胆量上床上去躺着,那简直就是异想天开的事情,肯定要消化消化运动运动的,不然就会胖。

    然而现在,潘月竹可不管那么多。她早晚都需要通过快穿空间任务前往下一个快穿空间的,她就算是在这个快穿空间里吃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猪,到了下一个空间的时候,她依然是一个已经固定了的形象。

    等潘月竹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她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觉得她今天这前半宿,估计是睡不着了。

    潘月竹下地穿上了鞋子,披上了一件外衫,然后来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

    她上午的时候化的妆已经掉的差不多了,胭脂水粉只能是给她的脸色提亮,并不能像她活着的时候,那些化妆品一样有变脸换头的神奇功效。。

    潘月竹拿起了胭脂盒,又给自己小小的补了一下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