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霸天龙帝 > 第1995章 詹力
    第1995章 詹力

    “太好啦!”

    如此一来,姜天就彻底放心了。

    哪怕他再怎么施为,就算出现某些小小的意外,也不至于引发太严重的后果。

    姜天收回右手,悠然一笑,沉声开口。

    “吞灵鼠!”

    嗖!

    “吱吱吱!”

    伴着一声厉啸,一道白光在虚空略一盘旋,迅速落在了他的肩头上。

    两只米粒大的小眼直直望向前方,小小的瞳孔中有银光绽放!

    “给我破开这道禁制!”

    “吱!”

    姜天一声令下,吞灵鼠当即精神一振,兴奋向扑了出去。

    白光一闪,吞灵鼠停在了禁制光幕之前,小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尖嘴一张蓦然喷出一团银色光波。

    噗!

    银光骤然一荡,直接扑在了金色光幕之上,转眼之间便悄无声息将其融开了一道半丈大的缺口。

    隆隆!

    缺口一现,滚滚灵力当即便从第二道灵脉之中倒灌而来,除了肉眼可见的白色浓雾之外,还有一道颇为粘稠的精华灵液,仿佛小河决堤一般喷涌而来。

    “嘶!”姜天眼角一跳,不由大为兴奋。

    单从这倒灌而来的灵雾和灵液来看,第二道灵脉中的灵力比这边可是高出不止一筹!

    “吱吱吱!”

    吞灵鼠摇晃着脑袋,似乎在向姜天炫耀自己的本事。

    姜天点头一笑不再迟疑,身形一晃便从缺口处一掠而过,进入了第二道灵脉。

    嗡!

    吞灵鼠也随之掠过,失去了银光支撑之后,禁制缺口迅速弥合如初,从始至终没有出现任何异动。

    来到第二道灵脉之后,姜天方才明白,皇族之人为何要刻意将几道灵脉分隔开来。

    他所立足之处,已经被灵液直接淹没。

    精华的灵液直接没到了他的大腿处,甚至他只要盘膝坐下,整个人便能浸泡在灵液之中了。

    “果然不简单!”

    姜天深深呼吸,随手捞起一把略作观察,便发现其精纯程度,比之第一道灵脉至少高出三层以上。

    “第二道灵脉就如此了得,第三道恐怕会更加惊人吧?”

    姜天眼角一跳,下意识地想道,目光深深地望向前方。

    在层层浓雾的尽头,有一团金光若隐若现,想必就是第三道灵脉的禁制了。

    好在这片空间里的确没有其他人闭关,姜天心头一松,收回视线踏步前行,很快找了一块相对平坦之地,盘膝坐下。

    整个身体从脖子以下全都浸泡在灵液之中,只露出头部在外呼吸。

    这里浓雾笼罩,只要他不弄出太大动静,想必就算有人进来,也未必会发现这偏僻的角落里还有一个陌生的武者在修炼。

    姜天悠然一笑,立即抛开杂念全力修炼起来。

    不得不说,灵脉品阶不同,效果就是不一样。

    在这第二道灵脉之中,姜天发现修炼速度提高了至少三层。

    接下来的七天时间如果能顺利渡过,他甚至有可能直接向前迈进三步,到时候距离玄月境巅峰便只剩最后一步之遥。

    当然这“一步之遥”也并非可以轻易跨过,离开灵脉之后,很可能需要大量的准圣品丹药才能弥补。

    但那毕竟是以后的事情,眼下他可管不了那么多,只有尽全力提升血脉灵力再说了。

    “如此灵脉闲着不用简直暴殄天物,这次就算我欠皇族一个小小人情吧。”

    姜天神色古怪,“恬不知耻”地嘿嘿一笑,自我安慰了一句,接着抛开杂念凝神修炼起来。

    不过真要说起来,就算他在这里闭关再久,也不可能将所有灵液全部吸纳一空,所以他的小小举动,实际上对灵脉并没有任何影响。

    ……

    “来人止步!”

    灵脉入口之外,傅将军沉声冷喝,和众卫士站成一排,将一个身穿蓝甲的中年武者拦了下来。

    “傅将军,好久不见啊!”

    这个蓝甲武者修为达到玄阳境巅峰,气息异常深沉,面对同等境界的傅将军却显得淡定从容,甚至傲气十足,眉宇间甚至还夹杂着几分轻蔑。

    “是你……詹力!”傅将军略一打量此人,不由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来人身份有些特殊,并非什么皇族贵胄,也不是什么文官武将,而是皇族豢养的高手之一。

    这些人的身份,类似于武道家族和宗门里的客卿,但在身份尊崇的皇族面前,他们的地位显然还达不到客卿的层次。

    真正能让皇族视之为客卿或者供奉的,无一不是修为深不可测的老者,而那等存在也并不太多,更不会轻易地人前抛头露面。

    眼前这个蓝甲武者虽然只是这些高手中的一员,但傅将军却知道,这人颇有些来头。

    “正是詹某!”蓝甲武者淡淡一笑,将一块金银相间的令牌抛给了傅将军。

    傅将军接下一看,不由眉头一紧!

    这块令牌他自然认得,乃是国主亲自赐下的令牌,只是他有些奇怪,这块令牌原本另有主人,怎么到了詹力的手上?

    虽然有些奇怪,但他却知道皇族之中势力盘根错节,很多时候只认令牌不认人,所以有些事情他并无权力过问。

    “傅将军,如果令牌没问题的话,是不是能让我进去了?”

    守将只是片刻的迟疑,詹力便有些不耐烦了。

    傅将军将令牌还给了对方,微微皱眉道“詹力,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

    詹力冷冷一笑“怎么,有何不妥吗?”

    傅将军凝神道“你可知这条灵脉中,现在正有一个人在闭关修炼?”

    “你说的是武道大会头名的姜天吧?”詹力摇头冷笑,毫不迟疑地说道。

    傅将军眉梢一挑,心中有禁有些犯嘀咕。

    看样子,詹力早就知道姜天在这里,既然知道还这么急着来此,这件事情可就有些古怪了。

    “开门!”詹力不再理会面色深沉的傅将军,冷哼一声示意守卫开门。

    “给他打开吧。”傅将军摆了摆手,眉头却是始终微微皱着,心中总是有些几分疑惑。

    隆隆!

    石门一开,詹力便迫不及待大步踏了进去。

    而随着石门的重新闭合,一群卫士纷纷涌上来围住傅将军,一脸好奇的追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