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霸天龙帝 > 第4140章 风柱
    第4140章 风柱

    现在的他,单以肉身之力便能抗衡轮回境六层的武者。

    正是因为这等底气,他才会毫无顾忌地正面压制三位轮回境六层强者。

    放在数日之前,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壮举!

    感受着体内奔腾不息的强大力量,苏云心潮澎湃,热血涌动不止。

    自从在灵原山脉被天仪宗和玄炎宗联手压制之时起,他便一路往东而行,隐忍至此。

    几经波折之后,现在的他终于拥有了足够的实力,去挑战那两个曾经难地撼动的势力!

    隆隆隆!

    “宿命之力”缓缓收敛,尽归体内。

    苏云的的气息渐趋平稳,他果断收起飞舟,脚下紫光狂闪,幻化出一座紫光大阵!

    嗡隆隆!

    紫光骤敛,苏云瞬间消失在这片虚空,只留下一股股强横的空间灵力当空弥漫。

    刺目灵光闪烁虚空,异样的灵力波动同样引人注目。

    没过多久,几艘颜色各异的飞舟便狂遁而来,汇聚在这片虚空之中。

    领头的几人,皆是天刃峰的内门天骄,几艘飞舟的甲板上分别站着数十名同样,个个气息不凡。

    “紫色遁光、空间灵力……没错,应该就是他了!”

    “咱们反应已经够快了,竟然还是没能截住他!”

    “没办法,他的遁术实在是太强了!”

    “空间遁术的确强悍,但只要提前做出应对,并不难破解。”

    “说得简单,可真要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是啊!他这遁术直接超出咱们的目力范围,至少也是一遁数百里,甚至有可能上千里,跨度如此之大,想要拦他谈何容易?”

    几位天骄默默感受着虚空中的灵力残留,脸色异常复杂。

    论实力,他们几人都能压制苏云,但论遁术,他们还真难以跟对方相提并论。

    哪怕对方修为远逊,但在逃跑遁行这项本领上,却早已傲视同门。

    众人极尽目力扫视虚空,想要找出苏云可能逃往的方向,但这显然只是徒劳。

    “他会去哪里呢?”

    “这谁知道?”

    “实在不行,咱们分散开来,继续追踪!”

    “哼!‘落剑山’这么大,周边更是广阔如海,他若执意逃跑,别说咱们这点人,你就是发动所有的内门弟子又如何能找到他?”

    “难道他为了保住‘降尘果’,就彻底放弃宗门的前途了?”

    众人面面相觑,气氛沉闷而压抑。

    “咱们甚至连他的来历都还不清楚,如果他就此一走了之,宗门长老千余年的苦心简直血本无归呀!”

    “这人的来历……我想起来了,他不是外门执事闻钟举荐来的吗?”

    “咦,对呀,我听一个外门弟子说起过这件事情!”

    众人忽然眼前一亮,想到了苏云的来历,面面相觑之下,一个个心思顿时活络起来。

    “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既然他是闻执事举荐来的,想必关系不浅!”

    “据我所知,还有一个人跟他同时进入外门,举荐人也是闻执事!”

    “哼,那咱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回宗门吧!”

    “说不定,从那人身上真能想到重要的线索!”

    “走!”

    隆隆隆!

    众人眼看找不到苏云,也不再盲目去找,决定返回宗门去找与之相关的人查问。

    一艘艘飞舟争先恐后朝着天刃峰方向狂遁而去。

    ……

    三方城南部方向,灵原山脉以西的某片奇峰之中,有一道白色风柱连接天地,盘旋掠动,经年不息。

    这风柱直通云霄,搅动风云异象,引发雷鸣电闪撼动四方,仿佛一座巨大日晷耸立于天地之间,武道界称之为“天脉”!

    久远的岁月之前,一个宗门以此为中心,依托“天脉”之名招揽各方武者,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方宗门势力。

    这个宗门不是别家,正是天仪宗!

    此刻,一众长老汇聚在宗门大殿中,天仪宗宗主古辰高踞宝座之上,面色深沉,虎视全场。

    “那个人,还是没找到吗?”

    “杀我弟子、伤我长老,夺走‘三生道木’,你们竟然告诉我,他只是一个宿命境小辈?”

    随着古辰的开口,长老们的视线全都望向左侧坐席上的二人。

    那二人不是别人,正是此前追踪姜天,意图夺取“三生道木”的白长老和富宗玉。

    前者两次伤及姜天,一度险些将其镇压,但最终还是让对方携宝遁走。

    后者更是眼睁睁看着十几位同门弟子接连陨落,就连自己引以为傲的风属性“领域”都被对方强行吞噬。

    这件事情,已然被天仪宗上下不断热议,引为奇耻大辱!

    富宗玉脸色铁青,沉默不语。

    他很想为自己开脱,只是无颜争辩。

    白长老摇头一叹:“宗主息怒!这件事情我白若慎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有些事实我必须跟大家讲清楚,毕竟,这并不只关系到我个人的荣辱,还涉及到整个宗门的利益!”

    白长老面色肃然,拱手说道。

    话声传开,古辰尚无反应,在场的长老们却都忍不住嗤笑起来。

    “哼,跑了人丢了宝,还有这么多说辞,白长老,你的修为停滞了几年,口才倒是越发精进啊!”

    “呵呵,不知白长老几年来,是不是停止了武道修行,专门磨砺机辩之术了?”

    “各位不要低估了白长老,我看他这几年不只在打磨辩才,就连脸面工夫,也越发浑厚了!”

    众人嗤笑不止,大殿中气氛一片古怪。

    这番话,分明是在嘲讽白若慎脸皮太厚啊!

    “各位少说这些风凉话,当时的情况我已经跟说过不止一次,那人的资质天赋大大超出老夫预料,实乃老夫生平仅见之妖孽,若是换成你们,多半也是一样的结果!”

    白若慎脸色铁青,冷冷回击。

    “哼!白长老说得轻巧,可他真有那么厉害吗?”

    “区区一个宿命境四层小辈,我就不信他真有那么逆天!”

    “如果真有机会,老夫定要让他知道轮回境强者的厉害!”

    众人咬牙冷斥,对白长老大为鄙夷,至于富宗玉,众人甚至都懒得针对他了。

    “哼哼!那人已经消失将近两个月之久,你就是把他吹上天,我们也无从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