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叶娇是被一阵鞭炮声吵醒的。

    她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接着就看到自己眼前蒙住了一片大红色。

    下意识的伸手去抓,可还没碰到脸,叶娇就突然僵住。

    她,有手了?

    这让叶娇格外惊讶,她还没忘记自己不久之前还在为了化形而发愁。

    她的本体是一株人参,修行千年,却迟迟不能化形。

    眼瞧着和她一起修炼的小狐狸已经能去魅惑男人,老虎精在林子里称王称霸,就连最笨的小黑熊都能变成人,偏偏就剩下了她。

    叶娇为此没少发愁,尤其是那个狐狸精总是和自己炫耀人世间有多么繁华,好吃好喝还有俊秀男子,比神仙还快活。

    小人参精不觉得男人有什么好的,她只想要不在土里埋,最好能好吃好喝,享受一把当人的瘾。

    可谁能想到,只是睡了一觉,连渡劫都没有,居然就这么成了人?

    叶娇盯着自己的手发愣,翻来覆去的看,越看越觉得好看。

    瞧瞧这双手,多漂亮多好看,比小狐狸的那双手也差不到哪里去!

    可是还没等她自我欣赏完,就瞧见有另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她的手。

    叶娇这才发现自己坐在轿子里,这会儿窗子上的布帘被拉开,露出了一张陌生的脸。

    叶二嫂瞧着被红盖头罩住脸面的叶娇,脸上哭着,心里却笑开了花。

    这叶娇是叶家的小女儿,父母早亡,好在上面还有两个哥哥。

    叶家大郎有出息,能文能武的,可着整个村子找也没有大郎那么英武的人物。

    偏偏五年前出门之后再也没回来,除了头两年还会给家里捎钱,后面的时候一个铜板都没有,不久前又有人带了信来,说叶大郎参军以后死在了战场上,连尸骨都没有。

    对比叶大郎的本事,叶二郎就是实实在在的废物一个,种地不成,做买卖也赔了个底掉,大郎走了以后,这叶二郎就像是往外撒钱似的,没多久把叶家本就不厚的家底给折腾了个干净。

    家里没了钱,叶二嫂又不是个过苦日子的人,就把主意打到了叶娇身上。

    叶娇生得漂亮,叶二嫂觉得论模样,自己这个小姑子比起城里那些大家小姐也不差什么。

    只是叶娇胆子小,平时基本不出门,叶大郎也怕她的模样招事,就让她留在家里帮着做做家事,农事是一点都不让她做的,明明是个农家女,却被叶大郎宠成了个娇小姐了。

    可在叶二嫂眼里,这就是个白吃干饭的累赘。

    如今叶大郎回不来了,叶二郎又靠不住,偏巧另一个村里的富户祁家一直病怏怏的祁昀眼瞧着就要不好了,祁家在寻人冲喜,叶二嫂就花言巧语糊弄了叶二郎,又去骗了祁家说是叶娇乐意的,收了祁家的银子,准备把自己这个累赘小姑子囫囵嫁了。

    脸上哭,那是哭给街坊们看的。

    可是怀里揣着沉甸甸的银饼子,叶二嫂要用手捂着嘴才能掩饰住上翘的嘴角。

    就算别人都说她是把小姑子卖给病秧子又如何?

    只怕他们心里还在恨自己没有一个如花似玉到能被祁家瞧上的女儿呢!

    她紧紧的抓着叶娇的手,从轿子外面看进来,嘴里低声说着“娇娘,不要怪哥哥嫂嫂,那祁家也算是有钱的人家,你去了只管听话便是,千万不要哭闹。”

    潜台词就是,不管祁昀未来是死是活,叶娇都和叶家没关系了。

    哪怕叶娇未来守寡也别想要再回来白吃饭!

    叶娇没说话,实在是叶二嫂说的话她一句都没听懂……

    可叶二嫂却把叶娇的沉默当成了默认,她在心里得意,想着这叶娇昨天闷在屋里哭了一天又如何?还威胁自己要自尽,结果今天上了花轿,不照样认命了吗?

    于是她又捏着叶娇的手说了句“今天上了花轿,你就是祁家的人了,以后就不要回来了,可知道?”

    叶娇依然没言语,微微用力准备把手收回来。

    偏在这时候,叶娇的嫁衣袖子顺着胳膊滑落下去,叶二嫂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腕子上带着的金镯。

    这镯子叶二嫂认得,是当初叶家老太太的遗物。

    本以为老太太死了以后这东西也入了土,谁知道居然是在叶娇这里!

    叶二嫂自然不会让叶娇带走这家里的任何一个铜板,更何况这金镯子瞧着有些分量,也不知道叶娇是怎么藏着的,居然能藏到现在!

    眼瞧着花轿就要上路,叶二嫂伸手就去抓叶娇的胳膊,声音急切“娇娘,这是娘家的东西,你不能随便往别人家带,给我褪下来!”

    已经换了芯子的叶娇有些嫌弃的看着这个脸色发黄的女人,想要把手抽回来,却发现这女人力气大得很,她挣了一下居然没挣开。

    这让叶娇变了脸色。

    早就听狐狸精说过,人对于精怪一直都带有恶意,若是被发现了,多半是要被烧死的。

    这个女人的胡言乱语她一句都没听懂,可是强大的求生欲却让叶娇更加用力的挣扎,甚至伸手狠狠抓了叶二嫂一把!

    “啊!”叶二嫂尖叫一声,猛地往后退了几步。

    刚才只是装模作样的干嚎现在就成了真嚎,眼泪更是止都止不住。

    只是周围的街坊都当叶二嫂又在做戏,毕竟这女人连夫家的小姑子都能卖去给人冲喜,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叶二嫂气不打一处来,偏偏花轿已经抬起来,鞭炮齐鸣,锣鼓声声,只留下叶二嫂在后面捂着手龇牙咧嘴。

    叶娇原本想要抓了她之后就跑掉,可就在花轿起来的瞬间,她的脑袋里突然多了些属于叶娇的记忆。

    小人参精花了一段时间才终于明白,自己不是化形了,而是进了别人的身子……

    现在,是要被打包嫁给一个要死的人?

    换成别人,多半是要哀叹命运不公。

    可是小人参精却很高兴。

    嫁人是什么,她不太懂,所以未来的便宜相公是死是活她也不在乎。

    她只知道,自己有了一个正当的身份,她终于能做人了!

    不过很快,叶娇就知道,人不是这么好做的。

    为什么要被人背着进门?

    为什么要跨火盆?

    为什么……听到了鸡叫?

    折腾了一番终于站到堂屋里头的叶娇有些茫然的看着身边的大公鸡,看了看大公鸡身上系着的红带子,又看了看牵着红带子另一端的自己,突然觉得做人好难,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么多。

    不过这只鸡倒是挺肥的,不知道好不好吃。

    从没吃过肉的小人参精承认,她馋了。

    而祁家二老看着直挺挺站在那里的叶娇,脸色都不太好看。

    这个叶娇是他们从叶家买来的,看中的却不是她的模样身段,而是因为全村只有叶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们家。

    他们的二儿子祁昀确实是没几年好活了,任谁都不像让女儿过来等着守寡。

    碰到了个愿意冲喜的,祁家二老连看叶娇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就急忙忙的找了个日子,把人娶来了。

    既然是冲喜,就要办的盛大,办的喜庆。

    虽然祁家比不得城里镇里的那些有钱人,可是在村里也算得上是富户,这会儿更是大宴宾客,请了不少人来。

    谁知道,这个叶娇站在这儿半天了,居然一动不动!

    柳氏脸上的笑有些撑不下去,她自然知道一个好好的姑娘嫁过来守活寡,心里气不顺是正常的,可是你要是不乐意早说啊,现在来都来了,甩脸子给谁看?

    可是柳氏的眼睛挪到了那只公鸡身上,火气就有些发作不出。

    她的昀儿啊,怎么就是活不长呢……

    柳氏捂着嘴想哭,又害怕搅合了这良辰吉日,只能憋着,脸都憋红了。

    而村子里常常张罗喜事的老婆子走到了叶娇身边,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压低声音“新娘子,跪下,拜堂了。”

    叶娇的眼睛还在盯着大公鸡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偏巧这时,人群里突然有了些嘈杂。

    柳氏看着来人,猛地站起来,眼睛都瞪圆了。

    叶娇很快就感觉自己的另一只手被人抓住了。

    这个人的手有些冷,冰凉凉的,弄的叶娇下意识的收紧了手指。

    而后,就听耳边响起了个低沉的声音“把鸡抱走,我还没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