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叶娇的眼睛终于舍得从大公鸡身上挪开了,隔着红色的盖头,瞧着身边的男人。

    他比叶娇高了一头,因为盖头把一切都变成了鲜红的颜色,叶娇有些看不清楚他长得如何。

    可是男人的手确实是有些太冷了,叶娇不自觉的又紧了紧指尖。

    祁昀感觉到了女人微小的动作,他的眼神黯了黯。

    他自小身子不好,先天不足,哪怕是好好的养着,他也一直病怏怏的,早就习惯把药当水喝的日子。

    郎中说他活不过二十,但他如今已经二十有四,却依然在顽强坚持着。

    只是几天前,一场寻常的风寒差点夺走他的命,哪怕是后来缓过来,祁昀自己也知道,他这幅身子抗不了多久了。

    想来他娘柳氏也知道这点,这才给他找了一门亲事冲喜。

    祁昀原本是不同意的,他的身子他自己知道,娶了谁就是耽误谁,偏偏柳氏的效率极高,又碰上叶二嫂这个巴不得卖了小姑子的,一拍即合之下就把婚事定了。

    可到了拜堂的日子,祁昀勉强撑着病体,远远就瞧着一身嫁衣的女人身边居然是一只鸡!

    祁昀本来就觉得叶家娘子嫁给自己是亏待了她,如果真的让她和公鸡拜堂,只怕自己以后死了也没人瞧得起她。

    只是这些心思祁昀只是放在了心里,说出来的话有些冷硬“拿着红绸,跪好。”

    叶娇感觉到这人松开了自己,转而把红绸子重新放进自己手上。

    可他带着叶娇跪下来的动作却很轻缓,这让被拽来拽去好一阵子的叶娇对这个人的好感蹭蹭上升。

    她抓紧了红绸,眼睛看着祁昀,跟着他跪下。

    拜天地,拜高堂,叶娇都是微微侧着脸,有些生涩的学着祁昀的动作。

    一直到对拜的时候,叶娇才终于看清楚了祁昀的脸。

    红盖头让也叫看不清他的脸色,但是单论眉眼模样,叶娇觉得他是很好看的。

    比小狐狸最喜欢的那个书生还要好看。

    于是,在对拜的时候,祁昀听到了女人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你真好看。”

    这声,轻轻的,软软的,听得祁昀微微一愣。

    可他却是没有时间多想,只觉得身上猛的一凉,额头上就有冷汗冒出。

    他这幅身子实在是病入膏肓,能过来和叶娇拜堂已经让他筋疲力尽,这会儿跪下去想要站起来都不太容易。

    祁昀却没有让人过来扶自己,因为这是他的喜堂,这辈子只有一次的成亲时刻,祁昀不想让人看了笑话。

    谁知道,叶娇就这么陪着他跪着,背脊挺直的跪在祁昀对面,一动不动。

    她刚刚做人,甚至她还搞不清楚什么是成亲的时候就被推上了花轿。

    刚才做的事情她都是跟着祁昀做的,现在祁昀不动,她就不动。

    一时间,喜堂里有了一丝丝的尴尬。

    一旁的喜婆见状赶忙上前,伸手扶着叶娇,嘴里笑呵呵的道“新娘子这是欢喜坏了,该起来了。”

    叶娇眨眨眼睛,站起来后就看向祁昀,发觉这个人似乎有些发抖,她索性伸出手,直接拉住了祁昀。

    男人的指尖依然是冰凉凉的,叶娇攥紧,往前走了两步扶住了祁昀,就像是刚刚男人扶着她那样。

    而一旁看着的人终于反应过来,上来接住了祁昀,柳氏更是看出了祁昀的脸色不对,也顾不上什么吉利不吉利了,喊着“郎中!快让郎中过来!”

    祁昀感觉自己头上都是虚汗,可他的眼睛却固执的在女人和自己交握的手上转了转。

    很暖,也很软,像是上好的锦缎。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刚刚被叶娇攥住手的时候,他身上的冷意突然轻了不少……

    不过叶娇却没有时间去看祁昀,随着一声“进洞房”的高喊,她被几个婆子围着去了另一间房,这次热热闹闹的拜堂冲喜也算是落下了帷幕。

    在她端端正正的坐到床边后,喜婆们就离开了,屋子里空荡荡的,只留下了叶娇一人。

    外面热热闹闹的,能听到喧闹的声音,还有鞭炮烟花的动静,可以说为了这次冲喜,祁家办的足够盛大。

    越发显得屋子里的安静。

    叶娇在床边坐了一阵,见还没人理自己,索性伸手把盖头给拽了下来。

    刚才人多,她生怕被人发现自己不是原本的叶娇,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现在既然没人在,叶娇也就不再装着。

    将红盖头扔到一旁,小人参精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溜达了两圈,而后眼睛就被桌上的糕点吸引了过去。

    刚才的一通折腾早就消耗光了叶娇的力气,她也感觉到了作为人后第一个迫切的渴望——

    她,饿了。

    当祁昀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拿着糕点往嘴巴里面塞的叶娇。

    祁昀先是一愣,而后反手关上房门,隔绝了所有视线,这才沉默的打量自己的……娘子。

    他还记得,叶娇刚刚说他好看,不过这会儿祁昀瞧着叶娇,特别想把这句话还给她。

    她,很漂亮,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段都挑不出一点毛病,特别是一双眼睛,水润晶亮,让人挪不开视线。

    对于叶娇自己把盖头掀了的事情,祁昀没有追究。

    就算此刻叶娇吃的腮帮子鼓鼓囊囊,祁昀也没多说什么。

    他甚至去倒了杯茶,递给了叶娇“慢些吃,别噎到。”

    叶娇似乎这才注意到有人进来了,她昂头看着祁昀,却没有接过茶杯,而是就着祁昀的手把里面的茶水喝了。

    祁昀微微惊讶,但是看到这人一手一个点心有些忙不开的模样,就放缓了表情。

    继而眼中露出了些许心疼。

    这是个很可爱的姑娘,嫁给他这个半死的人,真是耽误了。

    虽然刚刚郎中说自己无事,只是虚惊一场,可祁昀知道,早晚有一天自己会倒下后再也起不来。

    祁昀不能久站,扶着桌子坐到了叶娇对面,耐心的等着叶娇把嘴巴里的点心咽进去,这才轻声道“让你嫁过来,苦了你了。”

    这时候祁昀甚至想着,要是叶娇说一句自己不乐意,他立刻就能跟叶娇和离。

    事实上他怀里已经踹了一张薄薄的和离书。

    虽然和离后的女子可能过得不会太好,可总要比先守活寡再真的守寡来得强。

    可叶娇却没有跟他抱怨,反倒是笑的眉眼弯弯,对着祁昀道“刚才谢谢你。”要是没有那杯茶,她恐怕就要被噎死了。

    这东西真好吃,就是有点干。

    祁昀却以为他在谢自己把公鸡抱走亲自拜堂的事“不谢,这本来就是我的分内之事。”

    叶娇眨眨眼睛,突然恍然。

    怪不得人都喜欢成亲,成亲以后喝水都有人喂,真好。

    不过叶娇这会儿没了盖头拦着,也能把祁昀的脸色看真切了。

    这人的五官是好看的,可是脸色实在是有点与众不同。

    面色格外苍白,眼底有些暗色,嘴唇也透着不健康的淡色,若是夜里突然见了怕是能止小儿夜啼的。

    祁昀感觉到叶娇在看他,表情也不由得僵硬了一瞬,脸上的细微柔和也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他用来伪装自己的冷硬。

    是啊,他这副模样,又有谁会想要亲近?

    本来就是个将死之人,不拖累人家就已经很好了,还指望什么欢喜?

    倒不如早点把和离书给她,也算做了件善事。

    可不等祁昀说什么,就听叶娇的声音响起“你吃不吃?”说着,把点心盘子往他面前推了推。

    祁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盯着叶娇看了一会,才摇头“我不饿,你吃吧。”

    叶娇就等着他这句话呢,笑眯眯的拿心放进嘴里,腮帮子又鼓起来了一块。

    祁昀莫名的觉得她这样子有点可爱,又有点可怜。

    又给叶娇倒了杯茶,祁昀不由得问道“你以前在娘家的时候吃不饱吗?”

    叶娇想了想,努力回忆了一下原本的叶娇的记忆,而后摇摇头,声音有些呜哝“以前吃得饱,后来吃不饱。”

    叶大郎走之前叶娇还有的吃,可是叶大郎走之后,叶二嫂不喜欢她,加上家里的情况越来越糟,平时除了红薯就是稀粥,哥哥嫂嫂吃饱了,她却很少能吃饱。

    不过叶娇还是笑呵呵的说道“有的吃就很好了。”

    毕竟她上辈子是人参精,埋在地里的,美其名曰修炼是吸天地之灵气,其实说白了就是吃土……

    小人参精不由得嘟囔“真好,以后不用吃土了。”

    祁昀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让他惯常有气无力的心脏也猛地多跳了几下。

    她以前,吃过土?

    那自己要是真的给了她和离书,她回了娘家还活不活的下去?

    一时间,祁昀觉得怀里的那张薄薄的纸似乎有千钧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