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叶娇对吃饭这个环节十分期待,可她没想到,吃饭之前还有不少事情。

    看着屋子里坐了一圈的人,挨个敬茶认人算是让小人参精的腰又吃了苦头。

    好在祁家人口简单,并没有耗费太久时间。

    除开祁昀的父母外,祁昀还有一兄一弟。

    大郎祁昭,有妻方氏,三郎祁明年幼还在读书,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亲戚。

    祁昀的解释是“我家祖上原本在北方,后来迁居到这里,并没有太多宗亲。”

    这也就意味着祁家不太能借到宗族势力,万事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可叶娇一点都不在意。

    能少跪几次是几次,要那么多亲戚有什么用……

    偷偷地揉着膝盖,叶娇想着,当人可真不容易,从昨天到今天,她觉得自己做的最多的就是跪下起来,起来跪下。

    不过在认人的时候,叶娇抽空看了一眼自己这位便宜相公。

    祁昀没看她,而是默默的站在一旁,眼睛直直的看向前方,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这才是祁昀的常态,他不爱说,不爱笑,本来就脸色苍白,这么板着一张脸站在那里的时候,要不是还在喘气儿,怕是都要怀疑这是不是个活人。

    和昨天给自己喂水喝的温和模样派若两人。

    到了吃饭的时候,就只剩下祁昀的母亲柳氏和小两口。

    叶娇看着桌上摆着的菜,眼里亮晶晶的,刚刚因为跪来跪去而积攒下来的些许郁闷伴着饭菜的香气一扫而空。

    祁昀却在她想要伸手的时候轻轻拉住了女人的手,捏了捏又松开,低声道“等娘动筷子你才能吃。”

    虽说祁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规矩也不算严苛,可是该受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祁昀不嫌弃叶娇规矩不好,把所有的锅都扔给了叶家。

    不给吃不给喝还不好好教规矩,要是换个人家,自家娇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

    人心都黑了。

    幸好娇娘遇到了自己,以后慢慢教就好。

    想到这里,祁昀脸色一暗,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护着她多久。

    叶娇虽然馋,可她很听话,努力学做人的小人参精乖巧的坐好,也学着祁昀的模样小声对他说“挺舒服的,你多捏捏。”

    祁昀原本还有些低落,这会儿听了叶娇的话微微一愣“捏什么?”

    叶娇晃了晃手,声音软乎乎的“刚才举着茶杯举累了,你捏捏,刚才那样就行。”说完,又把手塞进了男人的掌心。

    这话半真半假。

    敬茶时候确实是有点酸,可是叶娇更想和这人多牵牵手,也好给他多补补。

    祁昀则是没多问,又拢住了手指尖,轻轻地捏着她的手,表情格外认真。

    叶娇微微眯了眯眼睛。

    确实是挺舒服的,啊,成亲真好。

    柳氏见他们说悄悄话,脸上露出了些许满意。

    其实叶娇的娘家和祁家绝对算不上是门当户对,可柳氏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儿媳妇,她只是想要想办法给自家儿子冲喜续命。

    叶二嫂说叶娇乐意,柳氏自然毫不怀疑。

    偏偏祁昀不乐意,总是说不能耽误人家,柳氏昨天晚上辗转反侧好一阵子,生怕祁昀闹起来,或者是气坏了身子,结果却听人说两个人相安无事的睡了一整晚。

    虽然耽误了早上敬茶的时辰,可瞧瞧祁昀比平时好了不少的脸色,柳氏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就算叶家这个亲家不算是什么好依靠,可只要儿子能好好的,对柳氏而言就足够了。

    她也不准备给这个儿媳妇立什么规矩,等她动了筷子,叶娇立刻兴奋地看着祁昀,见祁昀点头,这才跟着拿起筷子,自顾自的摆弄了一下,很快就顺利的夹起了一块肉。

    感谢原本的记忆,不然叶娇真的能伸手去抓。

    可下一秒,她就看到祁昀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放进碗里。

    “是不是捏疼了?”祁昀觉得叶娇筷子用的生涩是因为自己刚才使劲儿使大了。

    叶娇立刻摇摇头,一双眼睛亮亮的,对着祁昀笑“不疼。”

    换来的就是祁昀一脸“明明疼的筷子都拿不稳还要说不疼”的心疼,觉得心里莫名的有点暖,又给她夹了筷子肉。

    叶娇不太明白祁昀脑补了什么,可对于祁昀这种投喂的行为,叶娇来者不拒。

    这些菜叫什么名字叶娇一无所知,可她知道,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都好吃!

    比昨天的点心好吃多了!

    成亲真好!

    大概是叶娇吃的太香,祁昀也比平时多吃了半碗饭,让柳氏满面笑容。

    而在两人走后,柳氏就站起身来,去了菩萨像前跪下,虔诚的给自家二儿子祈福。

    祁昀则是和叶娇回房,大概是刚才比寻常多吃了点,祁昀觉得有些撑,就带着叶娇到院子里多转了两圈,顺便也给她介绍了下祁家。

    “这里是爹娘的院子,那边是大哥大嫂的,后边是三弟,再往北就是佃户们住的地方。”祁昀走得很慢,声音也是缓缓的,“往常除了晚饭,我们三兄弟都是各吃各的。”

    叶娇眨眨眼睛“为什么?”

    祁昀看了看她,低垂眼帘道“爹和大哥要去庄子上,三弟要去读书,各有各的事情做。”说到这里,祁昀别开了眼神,“我也就能在家帮着看看账本,其他的什么都做不成。”

    说到这里,祁昀低低的咳了几声,刚刚还有的细碎温柔,这会儿都消失无踪。

    如今朝廷并不像是前朝那样重农抑商,商人虽然地位依然比不得读书士子,可是朝廷废除了对于商人的种种禁锢,商人子女照样可以考科举,甚至还有商人用钱捐官,这让不少手有闲钱的人下海经商。

    祁家就有一件酒铺一件药铺,寻常都有请人看顾,祁家作为东家只是寻常查账收账。

    祁昀身子不好不能去庄子,也因为身体不成挨不住科举重重,纵然博览群书,最终也就能留在家中帮忙看看账本。

    若是以前,祁昀并不觉得有什么,将死之人本就没什么指望,文不成武不就又如何?左右也没几年活头了。

    可如今,手里拽着一个万事指望他的小娘子,祁昀就觉得自己没用。

    就在这时,祁昀听到了叶娇惊讶的声音“相公,你不仅识文断字,还能算账?”

    祁昀抬眼看她,不太明白叶娇的这个感慨哪儿来的,嘴里却是回道“嗯。”

    叶娇眨眨眼睛,突然挽住了祁昀的胳膊,笑的眉眼弯弯“相公真厉害。”

    这句话说得祁昀有点哭笑不得“有什么厉害的?”

    叶娇想了想“我不会的相公都会,相公就厉害。”

    祁昀听出了这句话里面的真诚,纵然祁昀觉得这是叶娇见的人少,心思单纯,可是这份纯然的赞扬依然让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

    刚刚大概是在人前,祁昀一直没什么表情,这会儿突然笑起来让叶娇看呆了眼。

    他真好看,笑起来尤其好看。

    祁昀却是没注意叶娇的视线,又缓缓的走起来,语气和缓“人还是认些字的好,左右这几天无事,我教你认字吧。”

    叶娇立刻点头,攥紧了祁昀的指尖“好,我学东西可快了。”

    祁昀看了她一眼“哦,知道了。”

    叶娇歪了一下头,怎么觉得这个人满脸写着不信呢?

    就在这时,他们转到了后院的一处园子里。

    祁家是周围村镇里最富庶的人家,家里的园子大多是种花种草,不过也有拿来养鸡养鸭的地方。

    寻常祁昀是不会过来的,今天说着说着话就走到了这里,他并不准备进去。

    可是叶娇却是眼尖的往那边指了指“啊,是它。”

    祁昀顺着叶娇的眼睛看过去,只看到一群溜溜达达的鸡,微微挑眉“什么?”

    叶娇语调清脆“就是昨天的那只大公鸡啊,它的尾巴上的毛特别长,可漂亮了。”

    祁昀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只尾羽格外好看的大公鸡,正雄赳赳气昂昂的溜达来溜达去,分外威风。

    感觉到声音,它扭过头来,瞧见他们的时候只管抬了抬脑袋,而后就扭过头,用屁股对着他们,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祁昀……呵。

    他可没忘记,昨天自己的娇娘子,差点就和这只鸡拜堂了!

    祁昀立刻就改了路线,迈步进了园子。

    本该在园子里给鸡喂食的小素躲了个懒,拿着一个毽子自顾自的踢着,在听到动静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们,十岁出头的小姑娘吓得一抖,尤其是在看到祁昀的时候,恨不得掉头就跑。

    偏偏这会儿身边没有铁子给她壮胆,小素只能直愣愣的站在那里,毽子掉在地上,她只来得及拿起装着鸡食的盆子,戳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祁昀瞥了她一眼,语气淡淡“做你的事情,不用管我们。”

    “我知道了二少爷。”小素使劲儿的把脑袋往下低,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叶娇则是走到了栅栏旁边,眼睛往里头看,只觉得得意。

    以前她还是个小人参的时候,为了躲开那些飞禽走兽没少费功夫,现在好了,不用躲,反倒要它们躲着她了。

    叶娇胆子大了,也就多了玩心,捏了一些小素手上的鸡食小心的撒了进去。

    祁昀见状,过去拉住了她的手,拿了帕子给她擦手,声音低沉却温和“别随便乱抓这些,仔细手脏。”

    叶娇笑着让他给自己擦手,眼睛却是看着小素“这只大公鸡多大了?”

    小素虽然怕祁昀,可是对这个总是笑眯眯的漂亮新娘子却是不怕的。

    虽然依然不敢抬头,可是说话的声音已经没了颤抖“小黑是去年养的,一岁了。”

    叶娇有些惊讶“你还给它起了名字?”

    小素脸上一红,没说话,只是有着孩子的童真。

    祁昀也看着那只有着漂亮尾羽的大公鸡,突然对着叶娇问道“娇娘,你想不想吃鸡?”

    此话一出,小素就吓得一抖,她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冷言寡语又吓人的二少爷,想要吃了她的小黑!

    叶娇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刚才吃饱了,现在不想吃东西。”

    祁昀点点头,眼睛看向了小素掉在地上的毽子,淡淡道“好玩吗?”

    小素又是一抖,想说好玩儿,可是自己偷懒被抓个正着,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祁昀也不想追究什么,瞧着时间他也该回去喝药了,遍不看小素,牵着叶娇的手,眉眼有着细碎的温柔“回吧。”

    “好。”叶娇收回目光,就准备跟他离开。

    可在出园子的时候,祁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扭头对着小素淡淡吩咐“等会儿绑个毽子送过来,”而后他对着叶娇偏偏头,“你可以玩一玩。”

    叶娇不会踢毽子,可是她什么都愿意尝试,立刻笑着答应了。

    祁昀也跟着翘起嘴角,眼角瞥向一个方向“用它的毛,就要尾巴上的那几根。”

    叶娇没看清祁昀说的是什么,就被祁昀拉着走了。

    小素则是瞧着自家小黑,欲哭无泪。

    当晚,一个漂亮的黑色羽毛毽子送到了叶娇手上,祁昀也打消了喝鸡汤的念头。

    一夜好梦,转眼就到了叶娇回门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