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成亲后的第三天是要回娘家的,这是人的习俗,叶娇觉得自己是个善于学习的小人参,既然决定做人,那就要好好做人。

    不过在回门前的晚上,祁昀说会陪她一起回去。

    叶娇听了这话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乖乖点头,却没有立刻去睡。

    “怎么了?”两人还是分床,祁昀在软榻上已经盖了被子躺下,见叶娇依然站在旁边,他便想要坐起来。

    叶娇却是侧身坐在塌边,伸手抓着他的袖口轻轻摇了摇。

    女人的脸端正秀美,一双眼睛尤其晶亮好看,现在不施粉黛也是漂亮的。

    以前总是吃不饱,把小姑娘生生给饿出了小尖下巴,可人参精的精魄却滋养着这幅身子,让她的脸色瞧上去白里透红,哪怕是瘦,也让人觉得她气色极好。

    大概是晚饭的时候她格外青睐那道桂花藕,这会儿祁昀似乎还能闻到女人身上淡淡的桂花味。

    两个人此刻的姿势,让祁昀的耳尖微微一红。

    他自小体弱多病,这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即使柳氏这么多年寻医问药都不见好转,熬到现在,柳氏都开始迷信神佛了,祁昀的身子还是老样子。

    这让祁昀从小不爱见人,寻常就是闷头看书,柳氏也疼他,给他置办了不少。

    在那其中,祁昀也读到过男女欢好的话本。

    夫妻之间,本就有着些需要完成的特定环节。

    可……他现在多走两步都要喘,旁的却是什么都做不得的。

    祁昀不由得看向了叶娇,嘴巴动了动,低声道“娇娘,怎么不去睡?”

    叶娇犹豫了一下,抬起眼睛看了看祁昀,而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定“相公,我有件事想问你,你也先别睡,成吗?”

    祁昀心里一沉,想着果然是这事儿。

    他心里别扭,脸上不自觉的带了出来。

    烛光摇曳下,那张原本俊秀的面孔此刻阴沉沉的,苍白面目在夜里瞧着有些吓人。

    叶娇不怕他的模样,以前当妖精的时候,奇形怪状的东西见的多了,光是小狐狸化形的时候,顶着狐狸脑袋抬着狐狸爪子却配了个人的身子,叶娇都不带怕的。

    更何况自家相公的模样在叶娇看来顶顶好看,脸白了些也没什么,她只有喜欢,没有怕。

    可相处了这段时日,叶娇也分辨得出祁昀什么时候欢喜,什么时候难受。

    见他这样,叶娇急忙攥住了祁昀的手,用另一只手在他胸口拍了拍,说话的语速都比平时快了不少“你别急啊,要是你不乐意我就不吃了,没事儿,我饿着的时候也能睡觉的。”

    ……啊?

    祁昀抬起眼睛盯着她瞧,呆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家娇娘子是肚子饿了。

    想到这里,祁昀有些哭笑不得。

    他怎么还没看清楚呢,叶娇寻常不是想吃就是想睡,多的什么都没在乎过,自己刚刚想的事情恐怕叶娇压根儿不知道。

    突然对自己刚才的糟糕念头自我嫌弃了一下,祁昀立刻反握住了叶娇的手,对着她道“吃点心还是吃饭?吃饭的话,去喊厨娘起来做。”

    叶娇也知道入夜以后,阖家的人都睡了,她也不想麻烦谁,只说“我吃点心。”

    祁昀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红木柜子“里头有个盒子,你要是饿了从里头拿就行。”

    叶娇立刻松开了祁昀的手,小跑过去打开柜门,把里面唯一的一个食盒拿出来,坐到桌边,瞧着里头的点心笑盈盈的,拿起一个就塞进嘴里。

    今天的点心有红豆馅,比成亲那晚的还要好吃一些。

    叶娇开心的眯起眼睛,可她的视线总是时不时的从祁昀身上飘过。

    现在吃,并不是因为她馋,而是要为了今晚想要做的事情好好准备。

    祁昀的身子不好并不算是病,而是先天不足,体虚。

    体虚不死人,但是因着他体质弱的吓人,哪怕是寻常人熬一熬就能过去的风寒,放到祁昀身上也能要他的命!

    他能活到现在,也是霉运中有着好运了。

    叶娇知道自己是人参精,她能做的只有滋补,并不是包治百病的神药。

    现如今在不了解这个世界的医药之前,叶娇准备用自己的办法给祁昀好好补一补。

    这两天牵牵手的效果不错,今天叶娇就准备趁着祁昀睡觉再试一试别的。

    治疗也是体力活,自然要吃饱才行。

    祁昀则是侧着身子看着她。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看人吃东西也能看得这么舒心,都说月下看美人最为动人,可他却觉得,那个烛光笼罩中吃的腮帮子鼓鼓的娇娘子是他眼里最好看的了。

    看着看着,祁昀就合上眼睛,进了梦乡。

    在他半梦半醒之间,却感觉到有人攥住了他的手。

    绸缎一样滑。

    而后,就有个柔软的身体挤到了他的两臂之间,有着香香的桂花味。

    模糊的能听到一个软糯的声音“相公,你可要健健康康的,活的长长久久才好。”

    祁昀想,这大概是梦吧,毕竟到现在,哪怕是柳氏都不指望他活得长久了。

    可他还是开心,因为这声音是叶娇的。

    就算知道梦里的话不当真,但祁昀还是窝心的暖。

    祁昀一夜好梦。

    似乎在叶娇来了之后,他就很少做噩梦。

    早上按时起了,男人并没有叫还在睡得香甜的叶娇,而是披了外衣,轻手轻脚的去拿了前两天送过来的账本。

    祁家是有些闲钱的,只是他们前几辈都是靠着土地为生,纵然是做到了周围最大的地主,庄子也不少,可是对于经商还是一窍不通。

    到了他们这一辈,朝廷彻底开放了百姓经商的限制,不管是官绅富户还是贩夫走卒,哪怕是庙里的和尚也乐意做点营生。

    祁家也想要分一杯羹,可是大郎祁昭对数字不敏感,三郎祁明要读书考功名,最后看账的活儿就落到了祁昀手上。

    对祁昀来说,这事儿不麻烦,甚至格外简单。

    他自小聪慧,过目不忘,大概是有了个不好的身子就补偿了他一个聪明的脑袋,祁昀几乎不用耗费什么精神就能把家里的酒铺药铺管理的妥妥帖帖,每年也有些进项,不算多,也不算少。

    可他实在是提不出什么进取心,要指望一个每天等着死的人还能有心情把酒铺药铺经营红火未免过于为难他了。

    现在不同了,祁昀知道自己不仅仅有自己,还有个贪吃贪睡的小娘子等着他养,以前不在意的事情现在都变得在意起来。

    就像是一直在黑暗里前行的人突然看到了一道光,哪怕很微弱,也能让他生出了一些对于生活的渴望。

    祁昀就把自己之前粗略看过的账本又拿了出来,准备再仔细瞧瞧。

    不过翻着翻着,他就翻出了一笔旧账。

    祁家的酒馆有一笔烂账,约么半年前有人和他们的酒馆做生意,赔了钱,欠了一笔银子。

    而这个人,就是叶二郎。

    祁昀是听说过的,这叶家原来是有些家底的,只是叶大郎离开后,叶家二郎总被家里催着出来闯荡,偏偏自己没大本事,做什么什么不成,欠的钱恐怕也是不少,不然也不至于拿妹子换钱。

    这笔账按理说应该不追的,恐怕叶二郎欠的钱多,也不记得这笔也正常,再说两家结了亲,这点钱在祁昀看来也不算什么,勾掉就勾掉了。

    可他却迟迟没有把这笔账抹掉,也没有把夹着的欠条撕毁。

    抬眼看了看叶娇,祁昀低头不知想了什么,撂了笔,把欠条重新放回到了本子里夹着,他则是拢了一下外衣就准备站起来。

    可一起身,他突然觉得脑袋有些晕。

    扶着桌子晃了一下,最终还是撑不住,眼前一黑,跌坐回了椅子上!

    桌上的笔架倒了,动静不小,叶娇也立刻睁开眼睛,有些惊讶的拉开了床上的帘子。

    她昨晚为了帮他多滋补一些,抱着这人睡了一整晚,等到鸡叫的时候才悄悄地离开软塌,去了床上睡。

    结果刚一睁眼便瞧见祁昀脸色发白的坐在那儿,叶娇根本顾不上穿鞋,下了床赤着脚跑到他旁边,一把把男人抱住。

    祁昀闭着眼皱着眉,任由女人把自己抱进怀里,恍恍惚惚的像是醒着,却连眼睛都睁不开。

    “相公,相公?”叶娇有些急,想要摸他,可手刚碰到男人的脸,就感觉到指尖有些灼热。

    祁昀,发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