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是叶娇第一次看到祁昀的脸上染上绯色,总是苍白的脸颊上有了血色,即使祁昀此刻闭着眼睛也让人觉得俊朗惊人。

    但男人这一刻的好看,却让叶娇慌了神。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昨天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让这个人本就不好的身子更糟糕了?

    一想到这里,叶娇就觉得喉咙里有些堵,眼睛涨涨的。

    原本女人的力气不大,可是这会儿也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劲儿,居然硬生生的扶着祁昀从桌旁一路到了床边。

    把男人放躺到了床上,把他的外衣和鞋子褪了,叶娇用被子把祁昀裹得严严实实。

    因着叶娇听到声音就赤脚跑下床,被褥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把祁昀裹起来的时候,被子里面还有着女人柔软的桂花香气,以及被身体温热了的暖暖的温度。

    祁昀依然是脑袋昏沉,可他却没有闹,也没有挣扎,看起来格外和顺。

    从小时候开始,这身子就是如此,冷了热了都有,时不时的晕倒祁昀都觉得习以为常。

    只是这次略微有些不同。

    身上觉得热,但是五脏六腑并没有刺痛,脑袋虽然昏沉沉的,可没有恶心想呕的感觉。

    就像是被沉入到了温热的水里,说不上舒服,但也不算难受。

    不过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人扶着他,把他拉起来,又把他拖到了床上。

    这是祁昀自己的床,自小睡的,哪怕现在闭上眼睛他也能认得出来。

    ……不,不对,最近他不睡这里了。

    不等祁昀想明白,就闻到了桂花味,感觉到了真切的暖意。

    他身上冷,被子里也总是没有太多热乎气儿,可现在却是温温热热,让他有些困。

    这是头一遭觉得身子不舒服的时候还可以悠闲的感觉到困意,祁昀依然没力气睁眼,只是半睡半醒的躺在那里,表情平和。

    叶娇可不知道男人的感受,转世小人参没有探听人内心的本事,只能摸到祁昀滚烫的体温。

    坐在床边,叶娇头一次觉得这个身体不听她的使唤。

    分明是想要摸他的脸,但是手却总是抖,尤其是手指尖,颤颤的,止都止不住。

    张嘴想要说话喊他,偏偏嘴巴里出来的是一声呜哝,小人参精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她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脖颈和鼻子。

    堵堵的,还有些酸,一想到这个人可能要不好了,就越来越酸。

    刚刚成人的小人参精满打满算只当了三天的人,而在这短短三天里,祁昀是对她最好的那个。

    给她倒茶,喂她点心,还会拉着她的手告诉她什么都不用怕,一切有他在。

    土里埋了上千年的小人参固执的觉得,能吃能喝就是当人最大的好处了。

    祁昀都满足了她,那祁昀就是世间顶好顶好的人。

    叶娇在还不懂得什么是成亲的时候,就得到了个关心她的相公。

    小人参不想让他死。

    若是之前是因为这个身体里的记忆告诉她,寡妇不好当,所以她必须要保住祁昀的命。但是到了现在,叶娇是真的不想让他死。

    祁昀对她好,很好很好,叶娇不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再找到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人。

    现在瞧着祁昀这个样子,叶娇脑袋里乱糟糟的。

    顾不上自己有没有穿鞋,也管不了砰砰跳的心,叶娇咬着嘴唇,把手伸到了被子里,摸到了男人的手腕。

    以前在还是人参的时候,她没有身子,偶尔周围和她相熟的精怪害了病,她都只能用叶子去摸脉,每次都要耗费好久。

    现在她有了手,号脉方便,叶娇却没有时间高兴。

    她用左手抓住了右手手腕,控制着自己不要抖,闭着眼睛感觉着祁昀的脉搏,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叶娇终于松了口气。

    她一直提着的那口气也松了下来,紧绷绷的身子轻松下来后感觉有些脱力,软软的依靠着床架,手却依然没有松开男人的手腕。

    却不是号他的脉,而是软软的攥着,似乎这样能让心里舒坦些。

    见祁昀还没醒,叶娇轻轻地说道“还好,还好……”

    她的精魄能养人,和祁昀拉拉手不过两天就能让这人缓和不少,虽说没有大好,脸色也是一如往常的能止小儿夜啼,可是叶娇能感觉得到,比起新婚那晚风吹就倒的人,祁昀已经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这给了叶娇动力,她昨晚偷偷挤到了男人怀里,让他抱着自己,看看是不是能有效果。

    结果,效果是有的,就是效果太过刺激。

    祁昀身子虚,她又是大补,直接导致祁昀虚不受补,再加上早上被清晨的冷意冲撞,才闹了这么一场。

    好在状况不严重,只要把这股子热劲儿消化掉也就好了,不仅不会落下什么病根,反倒会让祁昀的身子更好一些。

    可这么折腾任谁也受不住,看起来以后只能循序渐进,牵手行动要持续发展了。

    知道祁昀没有大事,叶娇的心里也不像是刚刚那样慌乱,可是刚一静下心,她突然感觉脸上有些凉。

    叶娇有些茫然的用手背擦了擦脸,就看到手背上湿漉漉的,好奇的舔了一口,有些咸。

    这是……什么?

    “娇娘,莫哭。”

    男人的声音响起来,叶娇不由得把眼睛望向了他。

    这一眼,却让刚刚醒来的祁昀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叶娇长得漂亮,这是祁昀第一次见她就知道的事情,她的脸上从没有穷苦的怨气,也没有对未来的担忧,反倒总是朝气蓬勃的,笑起来的时候尤其可爱。

    女人最漂亮的便是那双眼睛。

    大而晶亮,眼神清澈,就像是一汪澄澈的泉水。

    现在叶娇的眼睛被泪水打湿了,雾蒙蒙的,脸上的泪痕被她抹了,但那双眼睛被冲刷过后干净的不像话。

    祁昀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声音越发轻缓“莫哭,天渐渐凉了,哭多了仔细伤了眼睛。”

    叶娇却是安静的看着自己手背上的湿润。

    自己哭了?

    这就是眼泪吗……

    小人参似乎有了什么新的人生感悟似的,刚刚的担忧全然不见,她有些新鲜的摸了摸眼睛,还想舔一舔手背继续尝尝味道。

    祁昀有些哭笑不得的拉住了她。

    觉得脑袋清楚了不少,祁昀半撑起身子,靠在枕头上,反握住叶娇的手,叮嘱道“去让小素喊郎中来,不要惊动我娘,免得她担忧。”

    叶娇心里知道祁昀没事,也就不多问什么,乖乖点头“好。”

    穿了鞋子披了外衣,叶娇出门去喊了外头扫地的小素,让她去叫郎中。

    小素立刻扔掉扫帚就跑了,快的像是兔子一样。

    刚刚折腾了一通,但是现在的时间还早,天刚亮起,外面还是安静着。

    趁着郎中没来,叶娇去倒热水绞了帕子擦脸,把发髻梳起,又去给祁昀擦,还端了加了些盐的水给他“漱口。”

    之前叶娇从来没有主动做过,事实上这些都是她跟着祁昀一件件学来的,祁家不差钱,漱口也舍得用盐水,只是这一套工序他怕叶娇不懂,都手把手的教过她。

    现在瞧见叶娇主动端着盐水过来给自己,祁昀不由得弯起嘴角。

    许是体内的燥气还没散,祁昀的脸上透着些红晕,倒比平时苍白如鬼的模样鲜活不少。

    端着水漱了口,祁昀轻声道“这算是生病后难得的好处吗?”

    叶娇轻咳一声,没好意思说自己好心办坏事,不然他也不至于在这里躺着。

    不过叶娇还是有些担心祁昀的状况,在祁家请的郎中来之前,她又把手伸进了被子里。

    祁昀愣了一下,感觉到女人纤细的指尖在自己的胳膊上摸来摸去,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娇娘,你找什么呢?”

    叶娇没抬头“我摸摸。”

    ……哦,摸吧。

    祁昀很坦然的靠在枕头上,任由叶娇把自己的胳膊摸了个遍。

    她柔软的手在男人的手腕处来来回回的摸了好几遍,又捏了捏祁昀的小臂,而后就松了手。

    祁昀还觉得有些可惜,其实多摸摸也是可以的。

    而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祁昀给摁了下去,再次为了自己的糟糕念头开始自我嫌弃。

    郎中来的时候果然没有惊动任何人,哪怕有人看到也不觉得奇怪。

    祁昀请郎中过来诊病已经成了常事,就算没有什么难受,柳氏也会请人过来看看,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

    郎中号脉后掉了一串书袋,最终的结论是“二少爷脉象平稳,只是有些火气不散,静养便好。”

    此话一出,两个人心思各异。

    叶娇都怪我,以后可不能这么着急了。

    祁昀都怪我,昨天做梦的时候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送走了郎中,叶娇就听祁昀道“今儿是你回门的日子,等会儿准备一下我们就走。”

    “不行!”从不和祁昀说不字的叶娇这回却是坚决的对着祁昀摇头。

    如今天气渐凉,祁昀又是体内虚火旺盛,就应该好好养着,若是这么直接跟自己出门,被冷风一吹,怕是又要倒了。

    叶娇也不和他瞒着,一边给祁昀压着被叫一边道“你不能乱动,不是说要静养吗?静养就不能出门。”

    祁昀却是盯着她看,微微皱眉“可你自己回去我有些担心。”

    叶娇浑然不在意“那我也不回去了。”

    这次,摇头的换成了祁昀“今天你得回去看看。”

    并不是祁昀有多重视叶家这个亲家,说实在的,叶家那个家底,比起祁家差了十万八千里。

    祁家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富户,叶家则是穷得叮当响,两边要不是因为这个误打误撞的姻缘,根本碰不到一起去。

    更别提他们居然能把叶娇往火坑里推,这更让祁昀瞧不上。

    显然祁昀对自己是个火坑的事实认知十分准确。

    不过祁昀却知道,以后和叶家没有联系不碍事,可现在面子上要过得去。

    叶家是收下了厚重的礼金才把叶娇嫁来的,祁家也只是为了找到女人来给自家儿子冲喜,这是两家心照不宣的事情,但是明面上,他们却不能漏掉任何一环。

    一个不愿意被人戳脊梁骨说他卖妹妹,一个不愿意让人背后说儿子病痨鬼,那么该做的事情必须要做全。

    祁昀倒不怕被人说,反正被说了这么多年,不习惯的也习惯了。

    可他不想让人总是说叶娇的长短,娇娘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娘子,现在是他心里的宝,那就更不能给别人说闲话的由头。

    只是这些祁昀并不会告诉叶娇知道,他也看得出,叶娇不懂,他也不想让叶娇懂。

    握着叶娇的手,祁昀轻轻的咳两声,而后才道“不用担心,等会儿我会和娘说,让家里帮忙的婆子陪你一起回去,小素也跟着你。路上要是累了就去咱们家的药园子里歇一歇,要是不乐意在你哥哥家里多呆,打一晃就回来就好。”

    叶娇倒不在意去哪里,她虽然不知道祁昀到底想了什么,可是她知道这人说了这么多都是为她想,去一趟也不碍事。

    真的让叶娇好奇的,是祁昀说起的那个药园子。

    叶娇能慢慢给祁昀补身子,但这是个长久的过程,刚才的经历告诉她绝对不能急。

    不过祁昀体虚,大病小灾都说不准,叶娇还是想要了解一下这一世的药材和上一世的有什么不同,要早早为了自家相公准备着。

    她摇了摇祁昀的手指“相公,那个药园子在哪里啊?”

    祁昀只当她好奇,温声道“你路上应该能瞧见的,咱家有个药铺,里面的药材大多在这个药园子里处理好再送去铺子上。”

    叶娇眼睛亮亮的,连连点头,突然对这趟回门充满了期待。

    但是很快,叶娇又有了些担心。

    祁昀今早就是虚火旺盛又早起吹了冷风,这才倒下了。

    自己要是不在他身边,就祁昀自己在,万一又出了事情怎么办?

    思来想去,叶娇有了个主意。

    她起身去了外间屋,拿了柜子里的剪子,从发髻上抽出了一缕发丝剪下。

    虽然这比不上自己在旁边守着管用,不过是从自己身上取下来的,留在祁昀身边,若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也能感觉到一些。

    随手拿了个锦袋把头发塞进去,系好,叶娇重新拢好了发髻后这才走进了内室。

    祁昀是看不清楚叶娇在做什么的,看到叶娇拿着的袋子,认出来,这是自己平时放护身符的袋子。

    柳氏为了他没少求神告佛,这种袋子他有不少。

    不过被叶娇塞进手里的时候,祁昀却觉得里面轻飘飘的,像是什么都没有似的。

    叶娇难得郑重的告诉他“好好带着。”

    祁昀以为她也知道这是护身符,他心里觉得没用,可对着女人清澈的眼睛,他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正巧这时候柳氏让人过来喊叶娇过去,祁昀估摸着柳氏应该说的也是这件事,随手把袋子塞进怀里,而后拍拍她的手“去吧,和娘好好说话,要我陪你吗?”

    叶娇很坚持的让他好好休息,自己去了柳氏的院子。

    而在她走后,祁昀才没压抑自己,突然咳嗽了起来。

    他虽然不觉得晕了,可是从刚才开始喉咙就痒痒的,尤其是和叶娇说了不少话之后越发觉得嗓子难受。

    可他不想让叶娇担忧,就一直忍着,现在突然咳嗽起来难免显得撕心裂肺。

    外面打扫的小素吓了一跳,她虽然害怕总是阴沉沉的祁二郎,但小姑娘知道若是祁昀出了事,柳氏有本事让谁都别想好过。

    一听咳嗽声,小素立刻小跑到了门口,扒着窗子问“二……二少爷,要不要再把郎中喊回来?”

    祁昀拿了叶娇放在床头的茶杯喝了,温热的茶水让嗓子舒服了不少。

    听到小素的声音,祁昀呼吸了几口气,而后哑着嗓子道“我没事,不要惊动旁人了。”

    这声音有些嘶哑,再加上小素本就怕他,脑袋里把这个沙哑低沉的声音搭配上苍白的面孔,小姑娘居然被吓得抖了一下。

    这时候,就听祁昀的声音又从窗子里传来“对了,等会儿你陪着娇娘回门的时候,仔细些,出了什么事情回来告诉我。”

    小素缩着脑袋小声回答“我知道了。”

    “不要怕得罪人,护着娇娘,知道吗?”

    “知……知道。”

    见祁昀不说话了,小素立刻松开窗子,小跑着离开。

    路过那个黑羽毛毽子的时候,她跑得更快了点。

    二少爷果然最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