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这会儿家里就只有祁昀的母亲柳氏,和祁家的大儿媳妇方氏。

    柳氏让人去喊了叶娇过来,她自己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可方氏却是一边哄着儿子一边往外头看,看起来似乎比柳氏这个当娘的还上心。

    瞧着她这模样,柳氏不由得开口“你看什么呢?”

    方氏立刻转向了柳氏,圆圆的脸上有着笑意“娘,我等二弟和弟妹。”

    柳氏看了她一眼,把手上的茶杯放下,嘴里道“昀儿要静养,别念叨他了。”

    即使祁昀想要让郎中避开柳氏,可是这家里的事情,哪件能真的瞒过柳氏。

    在郎中离开前,柳氏还专门把他叫过来问了问。

    结果就听那郎中说,祁昀身子在好转,这次只是因为虚火烧得旺了些,没有大事。

    以往祁昀不是寒了就是冷了,现在虽然虚火旺也不是太好的事情,可是柳氏却听得出,自家儿子已经不用在生死边缘试探。

    这足够让柳氏开心,可她不说,怕说出口了破掉祁昀好不容易得来的福运。

    她强行安定着精神,对着方氏道“今儿个二郎留在家里。如今我就想着二郎的身子,那些虚礼省了就省了,我们这又不是什么高门大户,没那么多规矩讲究,找人陪着娇娘就是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方氏听得出,自家婆婆很满意叶娇。

    她也顺着柳氏的意思笑道“弟妹是个好福气的,不仅仅二弟的身子越来越好,瞧瞧,前阵子还阴天,今儿个这太阳就放晴了。”

    柳氏听了这话,脸上有了笑容。

    人心里总有点迷信的,柳氏在叶娇过门前不太瞧得上她,只想着以后无论如何不过是多了张吃饭的嘴,可现在瞅着祁昀的身子一直没有犯过病,柳氏就觉得叶娇福气好。

    今天赶上了她回门的日子,这太阳多好。

    就算知道方氏故意说好话哄自己高兴,柳氏也爱听。

    只要祁昀好,柳氏也乐得好好善待叶娇。

    方氏看她笑了,知道柳氏现在心情好,趁机说道“娘,石头长得快,这衣服又该做新的了。”说着,颠了颠自己怀里不到两岁的儿子石头。

    柳氏看了看她,却不接话,只是伸手摸了摸石头的发顶。

    这孩子出生的时候身子弱,就没起大名,怕薄了福气,只起了个小名让自家人叫着。

    一贯都是受宠的,可这次柳氏却没有立刻应下来。

    方氏也不敢催,安静的坐着。

    过了会儿,柳氏才道“总不会短了石头的吃穿,你想要什么找人去做便是,不用特意告诉我。”

    方氏听了这话,立刻笑起来,圆圆的脸上毫不掩饰的欢喜。

    柳氏也不说方氏什么,只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大儿媳妇本是秀才的女儿,现如今虽说朝廷里捐官的多,花钱买个举人名头的也大有人在,可是人家方家的秀才可是实实在在考出来的,哪怕得了秀才名头后再也没中,这能识文断字家的女儿总是要吃香一些的。

    当初为了给祁家大郎说上方家这门亲戚,柳氏可是花钱请了个顶顶好的媒人,总算是把人娶来了。

    谁知道这方氏半点机灵劲儿都没有,还格外抠门。

    石头是柳氏目前唯一的孙子,平时从来不曾短了什么,可是方氏就是什么都要跟柳氏开口讨要,半点都不想要自己出。

    好在柳氏看她往常还算老实,对待家人也上心,就由她去了,只当是宠着孙子。

    方氏得了好处,脸上重新有了笑,乐呵呵的抱着儿子,拿着桌上的苹果逗他“石头,来,笑一个。”

    小石头也很给面子,抱着苹果咯咯地笑,大眼睛乌溜溜的转,格外讨喜。

    柳氏疼孙子,看到石头笑了,刚刚对方氏的一点小意见立刻烟消云散。

    就在这时,叶娇挑了帘子走进来。

    瞧见她们,叶娇柔柔笑道“娘,大嫂。”

    方氏怕祁昀,毕竟寻常人瞧见那张病恹恹又阴沉沉的祁二郎都会怕的。

    可是方氏却对叶娇格外和善,甚至还有些同情。

    越怕祁昀就越同情叶娇。

    不过除了同情,方氏心底还有些细碎的得意,他家大郎祁昭可是好端端的人,对比叶娇,方氏觉得自己格外好命。

    这让方氏在看到叶娇的时候主动过来,面容和善的拉她的手“眼瞅着就入秋了,外头冷,弟妹你怎么不多穿些?”

    叶娇对着柳氏和方氏的时候没了在祁昀面前的活泼,格外谨慎乖巧的回道“我记着了,下次肯定穿。”

    桌上摆了简单的早饭,三人吃饭的时候大多是方氏和柳氏说话,叶娇只管捧着碗喝粥。

    这粥里磕了蛋,还有肉味,叶娇吃的眼睛都眯起来。

    等到吃完了早饭,自有婆子把碗碟收拾好,擦了桌子上了茶。

    柳氏上下打量着叶娇,招手让她过来,而后对着一旁的婆子道“刘妈,把东西给娇娘。”

    刘婆子立刻送上了一个鼓囊囊的布包,打开来,里头是几套衣裳,还有一根水头不错的玉钗。

    小人参瞧不出好坏,只是摸起来感觉这衣服比自己穿着的精致,抱在怀里却很轻。

    方氏看着眼热,想说话,却被柳氏截住了话头“你刚过门,衣裳准备的不多,等过阵子天凉了再去找人裁衣服,今儿就先穿这个吧。”

    此话一出,方氏也明白,柳氏这是给叶娇回门准备的衣服首饰,告诉叶家,祁家对叶娇很看重,恐怕也有警告的意思,让他们以后不要没事儿过来招惹叶娇。

    叶娇并不懂得其中的弯弯绕,可她记得祁昀的叮嘱。

    相公让她当着柳氏要好好说话,她就不会随便在柳氏面前问问题,而是笑着道“谢谢娘。”

    这声娘喊得甜,让柳氏听着舒坦。

    方氏则是摸了摸嗓子,憋着嘴想着,这二弟妹长得好看,说话声音也好听,自己平时喊了那么多声娘也没见柳氏高兴啊。

    不过她又想到叶娇嫁的是祁昀,以后日子不知道有多苦,方氏立马舒坦了。

    柳氏不知道自己这个大儿媳妇在想什么有的没的,也不问,只管伸手把小石头抱进怀里哄,小孩子的娇憨模样也让屋子里的气氛鲜活起来。

    叶娇是坐着牛车离开祁家的,祁家买得起骡马,可是在村子里,牛车往往比马车好使的多。

    陪着叶娇回去的除了外面赶车的,便是柳氏身边的刘婆子,和祁昀派来的小素。

    小素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东西,生怕牛车颠簸的时候磕碰了。

    不仅仅有回门带的礼,还有一个食盒。

    叶娇瞧着那食盒眨眨眼睛,好奇道“这也是要拿去送人的吗?”

    小素本就是个活泼脾气,只是平时见到祁昀就吓成了鹌鹑,现在出了府,说话都清脆了不少“不是的,这是二少爷让我拿来,说怕少奶奶饿了。”

    刘婆子听了这话眼睛里露出了些许惊讶,她跟着柳氏,也算是看着三个少爷长大的,这二少爷平时对谁都冷冷淡淡,现如今居然想的起来给媳妇带吃食?

    叶娇则是眼睛一亮“点心?”

    小素点点头,就打开了食盒。

    里面是六个红豆饼,和昨晚上叶娇吃的一样,只是这次的摸上去还热着。

    叶娇早上吃得饱,本来不饿,但是看到以后就觉得嘴巴里干干的,想吃点什么。

    不过她忍着没伸手,而是让小素把食盒重新盖上,她则挑开了窗子上的布帘往外看。

    小人参并不在乎回不回娘家,要不是祁昀坚持,她多半都不会走这一趟。

    不过叶娇却很在意路上可能会经过的祁家药园子。

    小人参现在是个准文盲,不认字,人类的字和妖精们用的不一样,只有些许相似,她能认识的两只手数的出来,多得是她不认识的。

    出门的时候,叶娇专门扭头看了祁家的牌匾,把上面的字当成图画,使劲儿的记在脑袋里,为的就是等会儿路过祁家药园的时候,自己不至于认不出。

    坐着牛车走了没多久,叶娇就看到了一处院子。

    就在路边不远处,围墙很高,里头似乎在煮着什么,袅袅的冒着白烟。

    外面挂着的牌子上是“祁家药园”,叶娇不认识,可前两个字叶娇对上了,又能隐约闻到药材的味道,便认准了地方。

    不再去看,她落了帘子,眼睛就盯上了食盒。

    不等叶娇说话,小素就把食盒打开,伸手递给了叶娇。

    叶娇从里头拿起一个热乎乎的红豆饼咬了一口,觉得满嘴甜香,小人参不由得眯起眼睛。

    好吃。

    还是相公念着我。

    成亲真好!

    只是六个红豆饼有些多,她不由得想了想,她本想着等下说自己饿了,去药园子里歇歇脚,若是这红豆饼吃不完,等下回去路上想要去药园看看用什么借口呢?

    而后看向了刘婆子和小素“你们饿了吗?”

    刘婆子还没说话,小素就连连点头。

    不过小素不是饿了,她是馋了。

    祁家是富户,好吃好喝的不假,但是小素只是过来帮工的,平时吃的饱,可没这么精致,甜的东西更是很少吃得到。

    如今,盐都是朝廷管着的,糖的价格昂贵,寻常人家根本多吃不得。

    叶娇瞧出了小素眼睛里的渴望,直接把食盒往她们那里推了推“分分吃了吧,不要剩下了。”

    小素立刻伸手拿了一个,像是怕叶娇反悔似的。

    刘婆子也拿起来,心里却觉得叶娇会做人,她也记着叶娇的好处。

    没多一会儿,这六个红豆饼就被三个人分着吃完了。

    甜的东西总会让人心情好起来,一直到牛车到地方停下来的时候,叶娇脸上都是笑盈盈的。

    她生的端正,加上体内的人参精魄调理的好,脸色白里透红,笑起来时尤其漂亮。

    牛车就停在叶家的院门外,小素蹦下了车,搬了个垫脚的矮凳,先扶了刘婆子下来,而后两个人一起在下面扶着叶娇下车。

    而叶娇撩开帘子的时候,就发现在一旁围观的人不少。

    其实从牛车进村开始,就有人在后面跟着看了。

    叶家在的村子并没有大户,家里能有牛的也只有村长家,现在瞧见用牛拉车的自然好奇。

    结果就看到牛车停在了叶家院门外,他们自然就想起了几天前祁家派来的热热闹闹的迎亲队伍。

    算算,也该是叶家娘子回门的日子了。

    叶娇以前不常出门,认识她的人不多,即使见过,也只记得是个总是低着头的姑娘,说话声音都是小小的,根本没法看清楚模样。

    可是这会儿小人参下车的时候,却不再是低眉顺眼的样子。

    她前世是小人参,自在惯了,这一世成了人,又有祁昀处处照顾,人参精心里压根儿就不懂得“自卑”两个字是什么。

    反正她刚刚成人,什么都不懂,万事听相公的。

    相公说过,她只需要在祁家二老面前小心,至于其他人她谁都不用怕。

    这会儿下车的时候,叶娇扶着小素和刘婆子的手,看起来格外自在。

    柳氏给她做的衣服比不得城里贵女的华丽,却也是精致的,料子用的好,叶娇又生得漂亮,看起来富贵非常。

    这般模样先把围观的村民们吓了一跳,不由得面面相觑。

    她就是那个总是胆小的叶家娘子?

    瞧着也太好看了些,要是早知道叶家娘子有这般的好模样,叶家的提亲门槛不早就被媒人踩破了!

    正巧叶二郎提着菜回来,见到叶娇的时候,一时间都不太敢认,直到走近了才愣愣开口“小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