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叶娇听了声音扭头去看,看着男人的脸,照着脑袋里的记忆喊了句“二哥。”

    但她只是喊了一声,小人参并不认识叶二郎,她也不会人在说话时候的客套寒暄,自然没有其他话好说。

    叶二郎却没注意到这些,他的眼睛看着叶娇,瞧了瞧叶娇一身精致衣衫,又看了看一旁的牛车,这让叶二郎有些窘迫。

    尤其是低头瞧着自己身上穿着的还是往常那件有些破旧的衣裳,男人越发觉得尴尬。

    他知道叶娇今天该回门,可却没想到祁家会赶了车来。

    叶家根本没有准备回门要用的酒席。

    一片诡异的静谧中,刘婆子上前一步站到了叶娇身边。

    柳氏叮嘱过刘婆子,她知道这叶家是个不靠谱的,自家儿媳妇看上去是个好脾气,怕她吃亏,这才让刘婆子跟着过来,为的便是能护着叶娇。

    只要祁昀喜欢的,柳氏也会更看重些。

    这会儿刘婆子轻咳一声,板着脸道“我家少奶奶劳累了一路,连口水都没喝呢。”

    叶娇眨眨眼睛,明明他们刚才还吃了红豆饼喝了茶的?

    叶二郎脸上一红,急忙上前推开门,朝着里面喊道“媳妇,娇娘回来了!快出来!”

    “回来就回来,闹腾什么……”叶二嫂从屋里出来,一脸的不耐烦。

    可是瞧见外面的阵仗,叶二嫂突然就住了嘴,眼睛在门外的牛车上转了转,然后又看着叶娇身上的穿戴,一脸的难以置信。

    叶二郎也没时间管她了,赶忙招呼着叶娇进屋。

    而叶娇经过叶二嫂的时候,突然记起来这个人抓过自己的手。

    下意识的把手背到身后,叶娇默默地绕开了她,这让小素和刘婆子都多看了叶二嫂两眼。

    叶二郎见自家媳妇还呆愣着,急忙道“去张罗点饭,家里不是还有蛋吗?做个蛋羹,再去买点酒,快点。”

    可叶娇在屋里听了这话,却道“我不吃饭了,等会儿就走。”

    她爱吃不假,但馋嘴也要分时候。

    叶娇不放心让祁昀一个人待在家里,早上刚刚闹过一通,即使叶娇把自己的头发交到了祁昀手上也不能完全确保祁昀的安全。

    自家相公自己疼,天又这么冷,叶娇自然不想在叶家多留。

    刘婆子立刻接话,帮着叶娇把话圆了“这是怕劳累到娘家人呢,少奶奶真是和善人,最心善不过。”

    叶娇……啊?

    叶家夫妻听了这话却是表情复杂,叶二郎木讷的应了一声,快步进屋想要和自家妹子说说话,叶二嫂则是一直没有回神。

    把叶娇送去祁家这是她的主意,可叶二嫂不是想让叶娇去过好日子的,不然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小姑子嫁给人人都说是将死病鬼的祁昀。

    照叶二嫂想的是,祁昀熬不了几天,这祁家刚办完喜事就要办丧事。

    叶娇这个冲喜娘子不会落好的,多半要被轰出来。

    叶二嫂一直想的都是怎么和她撇清关系,别再到自己家里吃白饭,偏偏叶娇现在居然通身的富贵,日子摆明了过得好。

    ……谁能想到,叶娇居然能过好日子!

    现如今,富户人家和穷苦人家那就是天与地,眼瞅着叶娇在祁家这是站稳脚跟了,叶二嫂可没有胆子张扬跋扈的开罪她。

    说句难听的,要是得罪了叶娇,也就是开罪祁家,叶二嫂这一家子的日子就别想好过了。

    叶二嫂反反复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拿了钱一切好说,叶娇过得如何和自己没关系。

    但是心里头格外难受,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烧得她心口疼。

    屋里,却有些过于安静了些。

    小人参本就和叶二郎没感情,他说的话叶娇也是这耳朵进那耳朵出,没往心里去。

    叶二郎却很快就没话题说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能和叶娇叙什么旧。

    憋了半天,叶二郎才憋出来一句“小妹,你过得好吗?”

    叶娇点了下头“好。”

    有吃有喝,自然是好的。

    叶二郎则是努力让自己笑一下,嘟囔着“好就成,好就成。”

    这时候,有个瞧着六岁上下的孩子跑进了屋,在看到叶娇的时候就皱起脸,扭头跑出门大声嚷嚷“阿娘,我要吃蛋羹,不给别人吃。”

    谁都听得出他说的别人是谁,只有叶娇没有丝毫反应。

    这孩子叫叶宝,是叶二郎和叶二嫂唯一的儿子,平时疼着宠着惯了,也调皮得很。

    可叶娇看都没看叶宝,甚至懒得翻一翻记忆。

    实在是叶二郎一家都对原本的叶娇不够好,她可没有自虐的习惯要一遍遍的看。

    这会儿也是一样,叶宝的话叶娇半个字没进耳朵,满脑子都是等会儿要去药园子的事情,看起来神色平静,实际上早已神游物外。

    刘婆子却瞪了一下眼睛,她本就生的膀大腰圆,冷着脸的时候格外有气势。

    外头的叶二嫂急忙捂住叶宝的嘴,叶二郎则有些无措,不知道要生气叶宝胡乱说话,还是给叶娇赔礼道歉。

    毕竟现在叶娇不再仅仅是自己小妹了,她嫁给了祁家,他们开罪不起。

    叶娇却呆的烦了。

    小人参本就不乐意来,现在瞧着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就对着刘婆子道“刘妈,把东西撂下回吧,我有点担心相公。”

    刘婆子立刻将手上提着的东西放到桌上,这盒子不大,里头是大红纸包着的粽子糖。

    寻常人家回门带鸡带蛋,祁家则是给叶娇包了糖,方便带还显得贵重。

    叶二郎还是想说点什么的“娇娘,刚刚宝儿不是有心的,你不要在意……”

    “好,我原谅他了。”叶娇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叶二郎所有的话都给堵了回去。

    叶娇是真的不在乎。

    她压根儿不认识叶家人,记忆力他们连红薯都不给叶娇吃饱,对小人参精来说,她现在更想看到祁昀,她相公才是真的能让她吃饱喝足的人,还会记着给她带红豆饼。

    从某方面而言,叶娇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小妖精。

    叶二郎没了话说,跟着到了门口,眼睁睁的看着叶娇带着人坐着牛车离开。

    从她进来,到她走,连杯茶都没喝完。

    一直到叶娇坐着的牛车走远,叶二郎才关了院门,也隔绝了外面的议论纷纷。

    可等他回屋,就瞧见桌上的盒子已经被叶宝打开,里面的红纸包也被扯得乱七八糟,叶宝正拿着糖往嘴里塞。

    “阿娘,不是说姑姑卖了以后就不回来了吗?”

    叶宝没瞧见叶二郎进门,嘴里含着糖,说话声音有些呜哝。

    他贯是不怕叶娇的,以前叶娇在家里时,叶宝就总抢她碗里的东西吃,再加上叶二嫂总背地里念叨叶娇的不好,叶宝是个孩子,自然是有样学样。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叶娇坐稳了祁家二媳妇的位置,他们这种小门小户开罪不起的,像是这种话绝对不能说出来!

    叶二嫂这回再想要捂他的嘴已经来不及,叶二郎眼睛瞪着,急走了两步,一把抓住叶宝的脖领子,死盯着他“这话谁告诉你的!”

    叶宝吓傻了,叶二嫂则是抖了一下。

    其实她不只一次想着,叶娇这么好模样,卖给城里去给那些富商当妾总好过百搭一份嫁妆嫁给庄稼汉。

    有些话不能放在台面上,可是私下里,叶二嫂不止一次高兴终于把吃干饭的清出去,还得了一大笔银子呢。

    难道是自己背着人偷偷说的那些小话被叶宝学去了?

    叶宝却没看她,含着糖,缩了下脖子“是我在外头听来的……”

    没等他说完,叶二郎就气的去拿笤帚,举起来就要揍他。

    叶宝立刻吓哭,手一抖,拽着的糖纸被他扯开,粽子糖撒了一地。

    叶二郎却是半分心疼都没有。

    他是叶娇的亲哥,即使他不像是叶大郎那么有本事,可是叶二郎也是一路看着叶娇长大的。

    他知道自己的婆娘霸道,但是他们有叶宝,叶二郎把儿子当个宝贝,也跟着纵容媳妇。以前叶娇吃得亏他多少知道些,只是次次他都劝着叶娇让着些,久而久之叶娇不再说,叶二郎也当无事发生。

    人往往就是如此,为了让自己心安,他们最善于粉饰太平。

    叶娇和祁昀的这门亲事定下时,叶二郎一直告诉自己,他是送叶娇去享福的,人家祁家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富户,又是明媒正娶,无论如何也不会过的差了。

    刚刚叶娇回来时,那一身的富贵更是让叶二郎觉得自己做的没错。

    可现在叶宝的话,直接把遮羞布给扯了下来。

    他们就是把叶娇卖了。

    无论怎么安慰自己,都否认不了这个事实。

    叶二郎气的眼睛泛红,这模样让叶二嫂都怕了,可是她本来就是个霸道性子,护短又小气,见叶二郎要打孩子,立刻跑过去把吓哭了的叶宝抱进怀里,朝着叶二郎哭嚎“你要打他就先打死我!这可是我的宝贝疙瘩,我的命根子,你动他一个试试看!”

    这话叶二郎不是头回听到,只要自己想要教训儿子,叶二嫂就会用这话堵他。

    叶二郎是个嘴笨的,一肚子的话却说不出来。

    憋了半天也只挤出来一句“这孩子不像话,再不教训以后就真的长歪了。大哥以前就说过男娃儿不能宠,你……”

    “大哥大哥,你就知道你大哥,你大哥都不管我们了!”叶二嫂又叫嚷着,抱着叶宝往后躲,不依不饶。

    叶二郎心里发堵,想到自己生死未明的大哥,又想到就差和他断情绝义的小妹,叶二郎扔掉了手上的笤帚,闭着眼睛坐到了椅子上,一脸的疲惫和颓然。

    耳边依然是叶宝似乎要挑破房顶的哭声,刺的人耳朵疼。

    叶二嫂则是偷偷的用手去拢撒在地上的粽子糖,见叶二郎一直不动弹,她冷哼一声,抱起叶宝就去了里屋。

    已经离开的叶娇对于叶家的吵闹一无所知,她坐在牛车上,眼睛朝着外头看。

    远远瞧见祁家药园的院子时,叶娇眨了一下眼睛,扭头对着小素道“我有点饿了。”

    小素闻言,立刻摸向了提着的小篮子。

    不过里面空荡荡的,来的时候里面装着的红豆饼都被叶娇分给他们吃完了。

    刘婆子则是挑了帘子看了看外头,远远地瞧见了祁家药园,便对着叶娇笑道“这里距离药园子不远,少奶奶不如去那里歇歇脚吧。”

    “好。”叶娇本就打着这个主意,闻言立刻点头。

    等下了车,刘婆子问道“少奶奶想吃什么,我去让人准备。”

    叶娇眨了眨眼睛,笑着道“蛋羹。”

    蛋羹并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刘婆子就先下了车,快步往院子后面走,那里面是有小厨房的,做个蛋羹快得很。

    叶娇则是和小素一道去前厅休息,小素年纪小,走起路来一蹦一蹦的,睁着眼睛看着叶娇“少奶奶,蛋羹能分我吃一口吗?”

    “能啊。”叶娇这会儿眼睛正左右瞧着两边晒着的药材,听了这话很随意的点点头。

    她本就不是为了吃东西来的,答应的格外痛快。

    小素笑眯了眼,心想着,二少爷平时那模样能吓死人,可是二少奶奶脾气却好的很,这算不算互补?

    不过叶娇在前厅坐了一阵就站起身来,去了外面的园子里,小素急忙蹦起来跟上。

    她来这里是为了认认这一世的药和上一世有没有什么不同,也找找有没有对祁昀有用处的药材。

    园子里有不少木架,上面摆放着大大的竹匾来晾晒药材。

    叶娇看了一圈,心里有数。

    让她安心的是,这里有的上一世都有,让她不安的是,不少能被祁昀用到的药材这里都没见到。

    如今祁昀的身子用不得力道太足的,想要找滋补根基的药材又不能补的太过,这其中的分寸本就不好拿捏。

    祁昀底子差,补大了有问题,补小了也有问题,叶娇转了好几圈,却没看到能正正好好对症的。

    心里有些失落的时候,叶娇突然闻到了一阵异香。

    这个香气很清幽,特别是在药材味道浓重的院子里,这道异香若不是仔细分辨根本闻不出来。

    叶娇却是眼睛一亮,四下打量,终于在墙根地下看到了个一株脆弱的枝蔓,上面开着小小的红色花朵。

    迎风摇曳,分外动人。

    叶娇立刻走上前,蹲下来,凑过去闻,觉得这个味道格外熟悉。

    可叶娇记得它不该长在土里的……

    这时候,就听身后有个声音传来“二少奶奶,午饭做得了。”

    叶娇回头,就看到了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她站起身来,问道“你是谁?”

    “我是这园子的管事,二少奶奶喊我董大就好了。”董大笑眯眯的对着叶娇拱了拱手,看上去是个和气的人。

    药园子和药铺是一体,账本都是要送给祁昀去管的。

    现在来的是祁昀娶得娘子,而且有柳氏看重的刘婆子跟着,董大便知道这位二少奶奶得了看重,自然不会轻慢,亲自过来接待了。

    叶娇也笑了笑,却没有立刻回前厅,而是指了指拿株红花问道“这是什么时候长在这里的?”

    董大走上前,端详了一下后道“瞧着这应该是石芽草,不太常见,不过也没什么用,应该是园子里的药童见到了以后挖来种到这里的,看个鲜亮罢了。”

    叶娇立刻追问“是不是数九寒天还开花,长在石头缝里的?”

    董大连连点头“二少奶奶说的不错,就是长在石头里,不然也不会叫石芽草了,二少奶奶真是见多识广。”

    叶娇对这个不轻不重的马屁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她只是盯着石芽草瞧。

    这种草在叶娇上辈子的时候见过不少,到了冬天,万物凋零白雪皑皑,在人迹罕至的深山里就只有这些小小的红花盛放,像是在雪地里点燃了星点火焰似的。

    只是到了第二年的春天,红花便会凋谢,这让它就像是普普通通的野花。

    但要是它长在了千年人参的旁边,得了人参滋养,到了第二年春天便会花谢果结,果实剔透雪白,是不可多得的好药。

    寻常之人吃了滋补,垂死之人吃了保命。

    小狐狸叫它白虹果,狐狸精的书生情郎就是靠着白虹果救回来的。

    叶娇低头看着娇弱的小花,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真巧,我不就是个千年人参吗?